刚刚更新: 〔千魔录〕〔灭世霸尊〕〔西游之金乌大圣〕〔诡神冢〕〔百花大帝〕〔都市超级医仙〕〔官运红途〕〔我欲断天〕〔酥春眠之熙月无双〕〔魂帝武神〕〔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我的高维游戏机〕〔极品透视小仙医〕〔网游之骷髅也疯狂〕〔后卫之王〕〔白夜猎凶〕〔无敌辣条系统〕〔医妃逆天:废柴大〕〔上帝使用手册〕〔星囚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五至尊 第三百六十九章:底线何在
    “灵妹妹,我这么抱着你你可喜欢?”

    叶晨坐在湖泊边,怀中紧抱着灵思雨,灵思雨虽然有万般不情愿,可是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敢真的惹恼了叶晨。

    叶晨的感知力虽然在这里没有用处,完全被隔绝,但是叶晨体内可是还有龙种的。

    龙种早就看见了灵思雨指尖窜动的能量,并且告知叶晨。

    叶晨也曾故意挑战灵思雨能够忍耐的极限,只是令叶晨有些失望的是这灵思雨的忍耐力真的太强悍了,放在别的女性身上,被自己这么亲昵的抱着,挣扎不出来恐怕早就哇哇大叫,极力抗争了,可是这灵思雨居然是既来之则安之,这会儿趴在自己的怀中居然神态慵懒,差点儿睡着。

    这让叶晨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自己看起来就这么安全么?

    “我说不喜欢你是不是会松开我?”

    灵思雨没好气的道。

    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被一个才见了一面的陌生男子抱着,打不得骂不得,还不能过度反抗,有可能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不过令灵思雨多多少少有些诧异的是自己似乎总能从这个项城身上嗅到一丝似曾相识的味道,

    虽然她体内的洞天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是她却已经拥有了相应的潜力,感官敏锐,要分辨出那一丝味道很是容易。

    只不过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都是记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应该是我记错了吧?”灵思雨心道。

    “不会,我喜欢就好,管你是不是喜欢。”叶晨右手环在灵思雨腰际,一脸不在乎的模样道。

    灵思雨咬了咬牙,道:“那里可否放我下来?料想你也是为了大罗剑胎才来赵家的,我想,我们可以做一笔生意。”

    叶晨随手松开搂着灵思雨纤细腰肢的手掌,笑道:“说来听听,若我不满意,你会后悔的。”

    “你一定会满意。”

    灵思雨站起来后,脸上重新恢复了那种大势在握的模样,抬头,示意叶晨过去那边的亭子商议。

    “不过去,就在这里说。”

    叶晨摇了摇头道。

    接二连三的在叶晨手底吃瘪,灵思雨显然也是有所心理准备,脸色丝毫不变,直接坐在了湖边。

    不过这次她还是向着旁边稍微挪开了几步,免得叶晨又顺手动手动脚。

    “可以说了。”叶晨直接躺了下来,脑袋枕着双手,眯着眼睛道。

    哗……哗……

    他的膝盖位置以下,全部都放入了湖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抬起,放下,溅起一朵朵水花,层层叠叠的涟漪便是向着外边扩散出去。

    “你们项家有好几个武君去争夺大罗剑胎,不过在叶晨手中吃了大亏,最后甚至是死了三个武君,还有一个被叶晨吸走了大量精血,一蹶不

    振,而我们赵家却是从叶晨手中得到了大罗剑胎,你感觉不公平,丢了项家的脸是不是?”

    灵思雨双眸注视着远方,脸上带着一抹思索之色说道。

    这些事情,早在天都渊就传遍了。

    项家死掉好几个武君俊杰,却还没有得到大罗剑胎,项家怎么能善罢甘休?

    若是叶晨没有死亡的话,项家一定会将矛头主要针对着叶晨,毕竟一切事情都是因为叶晨才发生的,叶晨才是真正的元凶。

    可是叶晨死了,项家要讨回面子,就要另想办法了。

    他们都调查过,叶晨似乎是一个孤儿,与哥哥叶皓相依为命,可是自从叶皓离开狂武宗之后就下落不明,杳无音讯,压迫诛灭叶晨九族来捍卫项家无人敢欺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杀光叶晨曾经修炼的宗门内弟子也是有些可笑。

    叶晨在狂武宗最为亲近的便是那个师傅,可是却是为了叶晨死了,整个狂武宗都是叶晨的敌人,杀了狂武宗那些人,相当于杀了叶晨的仇人,这也起不到什么威慑作用。

    还有,那御天宗也是,叶晨在御天宗不受待见,在进入御天宗没几天功夫就是与长老动手,逃离御天宗。

    甚至与叶晨玩的比较好的那个牧羊呈,也是与叶晨半路决裂,设计坑害叶晨,差点儿让叶晨死在北兲城。

    想一想,这些人都有些无语。

    是个孤儿无亲无故也就算了,可是糟到连一个朋友之类的都没有,这混的也太惨了。

    况且,就算是杀了那些小宗门小家族能有什么威慑力?

    能起到什么杀鸡儆猴,怎么挽回项家的颜面?

    倘若这些家族都极为庞大的话,杀了或许还能让别人忌惮项家,可是堂堂通天川的大型世家巨擘,对一个天火城的世家或者宗门出手,就像是一个大人给自家孩子找场子,将对方家里的小孩给胖揍了一顿,不但是不能挽回颜面,传出去反而会更加将项家的颜面败坏的一败涂地。

    在这个时候,抢了项家风头的赵家,自然就成了项家树立自己强大不容侵犯的最佳目标。

    你说我们项家死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得到大罗剑胎,你们赵家却是没有什么伤亡就将大罗剑胎夺走了,这不是抢风头是什么?

    在别人的眼里,岂不是说我们项家不如你们赵家?

    而恰恰赵家也是一方霸主,在帝国内多多少少是有些名气的,灭了赵家,绝对能有不错的震慑作用。

    灵思雨能想到这些,并不难。

    稍微有些头脑,懂得分析的人都能分析出来项家一定会对赵家有敌意。

    只是,一想到叶晨,灵思雨的感觉就是有些复杂。

    对于叶晨,或许她要比现在外边的这些人了解的多得多。

    她与叶晨一通在狂武

    宗修炼了那么多年,从狂武宗出来的几个人之中,除了那君漩儿,也就只有她最了解叶晨了。

    她甚至有时候会想,倘若自己与叶晨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自己不与陈晓走的太近的话,现在的叶晨和自己会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叶晨的潜力无可置疑,在离开狂武宗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修为一路飙升,完成了别人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修炼蜕变。

    从一个炼体境界的修炼废渣,一路狂飙,抵达武徒境界,武师境界……

    肉身强度,也是从石器级别,抵达宝器级别,再突破到灵器级别,抵达王品仙器级别……

    从一个无名无分的炼体境界修炼者,成为了名动天都渊的人物!

    能与武君高手争锋!

    尤其是几日前的那场大罗剑胎之争,因为他,席卷进去几百名武君境界的青年才俊进入天罗森林,死伤过半!

    活着出来的武君,数目绝对不过一百名!

    而且在进入天罗森林之前,他就斩杀了项家三名武君高手,还有一个被差点儿抽干精血。

    可以料想,要是叶晨活着,一定会急速崛起,成为时代天骄!

    甚至有可能会在至尊殿堂的这场海选之中,取得不错的名次,名动東皇帝国!

    想到这里,灵思雨微微叹了口气,人都死了,还有必要想这些么?

    叶晨崛起的快,陨落的也快,一路从狂武宗到御天宗天火城,北兲城开元城,再到天渊郡,留下了一路的战火硝烟,令无数人震撼。

    可是可能几个月后,又会出现另外一个天骄人物,以比叶晨更加狂妄的速度,一路逆袭,披荆斩棘,将叶晨比较的一无是处。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会缺少天才!

    天才很多,可是成长起来的却并不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能活下来的天才,才算是这个时代的王者,霸主!

    中途夭折的,用不了多久就都会被遗忘。

    或许这两天因为叶晨引起的风波还没有平息,会有不少人提到叶晨,可是再过一段时间,谁能知道叶晨是谁?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在你消亡之后,不会给别人留下任何影响。

    该怎样的,还是怎样。

    “继续。”

    叶晨点了点头道。

    “你来这里,还是为了大罗剑胎是不是?倘若我能帮助你得到大罗剑胎,这件事情是不是就能结束了?”灵思雨道。

    说完后灵思雨似乎又是记起了什么,接着补充道:“还有,不能再对我动手如何?”

    “这样啊,还真的难以选择,要是只让我离开赵家的话容易,可是却不能对你有心思,真的有些残酷了,你要不要再想想?我觉得你手感不错。”

    叶晨依旧是眯着眼睛道。

    看似随意,可

    是那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灵思雨有种忍不住将其一脚踹进湖水中的冲动。

    这人,好欠的嘴!

    “你可要想仔细了,这个世界,尤其是对你们这种人来说,可从来都不会缺少女人,尤其是国色天香的女人,但是至尊仙器却是不然,它承载了太多因素,可以让一个人崛起,可以让一个家族崛起,孰轻孰重,你应该明白。”

    灵思雨最后还是看着叶晨一脸认真之色的说道。

    “可是我不这样想,为什么拿回大罗剑胎就一定不能得到你呢?两个同时得到,不是很好么?”

    叶晨依旧是那副纨绔模样,也多亏是灵思雨现在先天洞天没有成熟,不然一定会控制不住的对叶晨出手!

    将其痛扁一顿,才能解心头之恨!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