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真是个天才〕〔王牌宠婚:顾少,〕〔巴顿奇幻事件录〕〔宝中宝〕〔北宋振兴攻略〕〔文物守护神〕〔创造游戏世界〕〔死亡之地一百天〕〔一往情深,傅少的〕〔天帝分身〕〔逍遥在初唐〕〔修仙我有强化炉〕〔瓦罗兰传说〕〔我是一名魂修〕〔老婆,求领证!〕〔医士无双〕〔满级导演〕〔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没有谁,我惹不起〕〔我在木叶冲会员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五至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灰飞烟灭才是报仇。
    叶晨觉得贪狼说的极对,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他们与天莫邪相处都极为融洽。

    直到第四天来临,天渊郡已经大乱的局势,再度因为一股势力强行插入而更加絮乱。

    一股没有名号的外来势力,长驱直入,直接插进东川王府与贝宁王府中间,将东川王与贝宁王的势力强行分开。

    天渊郡郡主府顿时四面环敌。

    “叶晨,过来坐。”

    郡主府郡主大殿,分为三层,在第三层,几乎已经是一个天台。

    叶晨刚走上去,便是听到了天莫邪的招呼。

    叶晨与贪狼两人同时走了过去,在天莫邪身前的石桌上坐下。

    天莫邪的脸上噙着一抹淡笑之色,拎着小茶壶给叶晨与贪狼各自倒了一杯茶水之中,自己端着茶杯抿了口茶水,“贪狼,叶晨,你们两人现在的实力都可以比拟武君初期的高手,对于昨天出现,便已经将东川王与贝宁王的联军强势拆散的势力,你们怎么看?”

    叶晨笑道:“你杀了人家八川郡郡主宝贝儿子与郡主二弟,定然是八川郡的人来复仇,否则那里能够有隐藏的这般强横势力出现,敢撄东川王与贝宁王锋芒?”

    “我也这样看,八川郡郡主府怎么说都是与您同为東皇帝国效力,明面上是一家人,他们现在只是知道这两个人死了,但是不知道是谁的错,所以也不敢直接以八川郡的名义向天渊郡开战。”

    “这样一来,以一些隐藏势力为幌子崛起,或者杀了您给竹大贤竹青报仇,亦或者杀不了您,但是掌握了某种证据,有利于他们八川郡的话,想必他们都会毫不迟疑的开战,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上边知道了,也不会让你好过。”

    天莫邪一脸的风轻云淡之色,捏着茶杯起身,凭栏而立,一口饮尽杯中茶,看着围在郡主府外边的几股势力,眸光不断变化。

    或轻蔑,或不屑,亦或者杀机腾腾。

    叶晨也是起身,与天莫邪并排而立,微风拂动长发,那两个月前还带着一抹青涩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坚毅与冷酷的味道,“在一个半月之前,我还在狂武宗受人排挤,谁又能想到只是短短的一个半月时间,我就经历了很多人注定一辈子都不能完成的蜕变?”

    “因为我的缘故,哥哥被人废了,也是因为我的原因,师傅也自爆了。”

    “我曾经在御天宗后山禁地埋下一截指骨,直到现在,我的右手还缺半根指头。”

    “我想过有一天杀回御天宗,杀回狂武宗,尤其是当初百般刁难我与哥哥的陈家父子,我直到现在都不能一笑置之,梦想有那么一段时间,可以将他们剔除。”

    “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杀他们。”

    “你知道为什么么?”

    叶晨说道最后,

    侧脸看着天莫邪问道。

    “给于自己成长的人,往往扮演着自己崛起时候不可或缺的因素,你恨他,却不杀他,因为你知道现在杀了他们太便宜他们了,毕竟,让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着,要远远比直接杀了他们,要让自己痛快,也更加有复仇的快感。”

    天莫邪没有转头,却是极为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

    “不是。”

    叶晨笑着道。

    “嗯?”天莫邪忍不住回头,看着叶晨,道:“莫非你已经修炼到了某种境界,可以无视当年的屈辱,所以是故意想要放过他们?”

    “我可没有那么仁慈,原谅别人的事情,应该交给禅师来做,我只想当一个刽子手,血债血偿。”

    叶晨自嘲般的笑着,脸上带着一抹苦涩道:“因为,有人因为他们死了,他们就必须付出代价。”

    天莫邪重新转回头去,看着远处,沉默不语。

    “我不杀他们,是因为他们现在都还在炼体境界,也但愿他们终生不要突破炼体境界,也只有这样,才会让我杀他们变得没有意义,杀了他们让他们现在去投胎转世,远比现在每天提心吊胆的或者幸福多了,我认为报仇,不是简单的杀人,而是让他们痛苦,以百倍,千倍的偿还他们曾经带给我的痛苦。”

    天莫邪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眼眸之中的,似乎是带着一抹惊诧之色。

    “叶晨,这个世界虽然是要杀戮,但是你的杀心太重了。”

    没错!

    就是杀心!

    天莫邪说的就是杀心!

    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他现在算是听明白了,他终于是明白叶晨为何现在有能力击杀那些人,却始终不愿意动手了。

    他在等!

    不是因为他觉得这些仇人现在不配做他的敌人,没有资格被他亲手处罚。

    而且因为这些人现在都没有突破到炼神境界!

    修炼世界,只又突破到了炼神境界,死了才会彻底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叶晨是为了等待机会将这些人彻底抹除!

    而不是从这个世界抹除,给他们机会再次投胎!

    藉此,天莫邪闻之都是感觉一阵唏嘘,纵然就是他现在,都没有这样的心性啊。

    有仇当场就报了,那里会管他们会不会投胎转世?

    叶晨没有会带天莫邪的话,而是接着道:“我在师傅坟前说过,不报仇,我便不取回那根指骨,终生残废。”

    “唉。”

    天莫邪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突然叹了口气。

    饱含沧桑无奈之感。

    “你在为静宁担心?”叶晨盯着天莫邪,“也是,你有担心再平常不过,静宁这样的女孩子,真的不适合经历这些啊。”

    “你什么意思?”天莫邪的眉头微皱,盯着叶晨道

    。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带着她经历这些,你,还是想办法另找他选吧,她更适合哪种平淡之中带着一些小幸福的生活,安逸,舒适,2不是像我过的这种日子,腥风血雨,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叶晨头也不回的道。

    “叶晨!你这是觉得将握女儿嫁给你委屈你了是不是?”天莫邪第一次出现了懊恼之色,盯着叶晨道:“既然你起初就没有这个心思,你就该远远的离开静宁,而不是等到她喜欢上你的时候才说这些,你现在告诉我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能抹除我女儿这段时间的记忆么?”

    “假若不能,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做男人,要有担当。”

    嘭!

    天莫邪说着,手掌忍不住拍在石头栏杆上,将其直接拍爆开来。

    “你不是也不希望我娶静宁么?你应该高兴才是。”叶晨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能高兴起来么?这般情况,你让我去给静宁怎么说?”天莫邪懊恼的道。

    “没什么不能说的,你就说我配不上她,她纯洁如白莲,我却早已双手沾满鲜血,我与她在一起,终究是会害了她,这般情况,你也应该是不乐意见到的吧?”

    “加之,你自己也清楚,她的体内孕育有一口先天洞天,可能在十五岁之前,就能圆满获得洞天,一跃成为武王境界的高手,笑傲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那个时候,想要谁还不是自己挑么?”

    天莫邪还想说什么,叶晨转身,眼神真挚的盯着天莫邪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天莫邪沉默不语。

    他是在因为叶晨的手段而担心什么,但是说出来的这些东西,还是让他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他难以接受的并非是觉得叶晨说出来这些话有些丢面子,而是没有想到叶晨在这些东西上的考虑思量,竟然不比自己逊色上多少。

    贪狼起身,也是缓步走过来,三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但是眼眸之中神光涣散,任谁都能看出来三人严重走神。

    至于各自心里在想什么东西,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轰!

    远处,血魔宗与东川王府的方向,传来一阵爆鸣。

    叶晨几人同时向着那边看去,便是发现血魔宗与东川王府之间爆发剧烈冲突,有三万人推翻房屋,展开厮杀。

    常人根本就难以想象,上万人大战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而且这些人还都是修炼者!

    灵器,宝器,武徒,武师……

    上万名修炼者强势碰撞在一起,将方圆五十里都囊括了进去,杀的昏天暗地,暗无天日。

    郡主府,也是在这个时候收到冲击。

    天莫邪没有言语,直接是凌空飞跃,闪电般扑飞出去,抬手,一柄宝蓝色的长刀撕裂

    长空,带着千米长的巨大刀气席卷而下,直接在郡主府前劈出一道宽逾百米的巨大沟壑,将郡主府与那战场强行分裂开来。

    当然,也有几个不长眼的非要打进郡主府,被天莫邪释放气势直接碾爆开来。

    天莫邪走后,贪狼才走到叶晨身前,苦笑着道:“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都被你这般推托开来,人比人,果然是气死人啊。”

    “你这人果然是人老心不老。”叶晨没好气的道。

    “不过说实话,我挺钦佩你的,做出这个决定,已经不容易吧?起码我觉得将自己喜欢的人推出去送给别人,我自己是做不到的。”

    “我是不是很自私?”

    “你是为她好,怎么能说是自私?”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