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真是个天才〕〔王牌宠婚:顾少,〕〔巴顿奇幻事件录〕〔宝中宝〕〔北宋振兴攻略〕〔文物守护神〕〔创造游戏世界〕〔死亡之地一百天〕〔一往情深,傅少的〕〔天帝分身〕〔逍遥在初唐〕〔修仙我有强化炉〕〔瓦罗兰传说〕〔我是一名魂修〕〔老婆,求领证!〕〔医士无双〕〔满级导演〕〔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没有谁,我惹不起〕〔我在木叶冲会员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五至尊 第二百四十四章:不是亲生的。
    叶晨没有想到,自己挣扎来挣扎去,最后还是被带去了贝宁王府。

    不过这次与上次有些不同的是这次叶晨进贝宁王府的时候是清醒着的。

    当然,这种清醒状态并不能改变叶晨的处境。

    贝宁王出现的太过于突兀,以至于让叶晨甚至怀疑这贝宁王其实就是与那大长老二长老一块儿来的,然后一路尾随自己,方才在半路上将自己截获。

    很荣幸,不只是叶晨,连同路上想要逃走的絮儿公主,也是被贝宁王给拎了回来,与叶晨关在了一间小院落之中。

    院落很普通,但是院落外边,被布置了一层禁制,还有大长老二长老守护,要逃出去,基本是没有什么可能。

    叶晨坐在院子中心的石桌上,盯着坐在远处石墩上生闷气的絮儿公主道:“絮儿妹妹,你想要让我娶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让你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和你有那啥关系,你让我以后出去怎么见人?”

    絮儿公主冷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你这女人心机也太深了,为了达到目的简直是不择手段啊。”见到絮儿公主不言语,叶晨又是接着道。

    现在身陷这里,要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闯出去显然是没有可能了,所以叶晨很想将絮儿公主激怒,要是絮儿公主以死亡相要挟,不怕那大长老二长老不撤销禁制吧?

    “你闭嘴!”

    絮儿公主本就心头火大,此刻更是心烦意乱,听到叶晨的话语后,当即忍不住冷喝道。

    “怎么?你都敢做,就不能让我说了?”见到絮儿公主似乎有爆发的迹象,叶晨装出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道。

    “我做什么了?你告诉我我做什么了?”

    絮儿公主死死的瞪着叶晨问道。

    她真的是不能理解父亲为什么会想出这么一个烂招来对付叶晨,这下可好,连自己的清白也是丢了,以后怎么见人?

    “你还好意思问?你告诉我楚天方说的那些话不是和你商量过的?还有你父亲的言论,不是你们密谋的么?你别以为我叶晨笨,你们不就是想用这种手段,让郡主不好意思再伸手问你们贝宁王府要人么?你们不就是看上了我身上的七星剑么?”

    叶晨抬头,将目光扫向一边,似乎是不屑去看絮儿公主的表情。

    但是他的感知力却已经缓缓摊开,极为仔细的打量絮儿公主的表情与反应。

    虽然与絮儿公主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对这个少女的心思他自认为还是了解一些的。

    刚刚遇见絮儿公主的时候,絮儿公主做事有条不絮,不骄不躁,心思比一些成人还要稳重。

    她能以一个侍女的身份为自己的敌人端茶送水,她能为了了解敌人的真实实力而不惜以身犯险,投怀送抱。

    似乎

    ,为了将叶晨拉入贝宁王府她这样做也很是容易理解。

    但是随着絮儿公主那层处变不惊下的少女心思逐渐显露,叶晨便是慢慢发现,用自己的感情清白来做这种事情,应该是絮儿公主在心底所深深排斥的。

    而且这短时间絮儿公主恶毒反应也是证明了这一点,她根本就不知情。

    叶晨观察她,不是怀疑她这件事情是她引起的,叶晨只是想知道她对这件事持有什么态度。

    如果絮儿公主抵死不从的话还好,倘若这女人逆来顺受,为了贝宁王的未来而不反抗的话,自己就完蛋了。

    君长老还等着自己去救呢。

    对于时间,叶晨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拖延,一点儿都不想浪费。

    君长老以前虽然没有对他和哥哥有十分明显的好意,但是比起陈天林旭那些人已经好了太多,而且这次哥哥得以成功离开狂武宗,也完全是依仗了君长老,对君不悔,叶晨还是欠了一些恩情的。

    可是现在被这天玄机给软禁在这里,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的,怎么去救君长老?

    叶晨有些羞愧,自己应该在刚遇见君漩儿的时候就带着君漩儿赶回狂武宗,要是这样的话,怎么会延误时间?

    一想到君漩儿,叶晨心底又是一惊,自己虽然将君漩儿留在了外边,但是天玄机若是真的跟踪自己的话,君漩儿一定也会被捉进贝宁王府,成为天玄机要挟自己的有利把柄。

    絮儿公主想反驳,可事情虽然不是自己弄出来的,却是自己的父亲招惹出来的。

    怎么说都是他们天家理亏,恨得絮儿公主又是拿着脑袋一阵撞墙。

    叶晨急忙上前一把将絮儿公主给拽开,这絮儿公主这几天也真的是受的折磨太多了,说话一个不注意,就要将自己撞晕过去。

    现在叶晨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就指望着絮儿公主能不能想出点儿什么办法帮助自己离开这里,絮儿公主要是撞晕过去了,自己找谁想办法去?

    “滚开!”

    絮儿公主一把甩开叶晨,瞪着叶晨愤愤道。

    叶晨好生郁闷的坐了回去,看着絮儿公主郁闷道:“这件事情无论和你有没有关系,最后都是要我和你有关系”

    “住口!谁和你有关系!呸!”

    絮儿公主急忙将叶晨的话语打断,今天一天,她已经被屡次折磨,都快崩溃了。

    “这件事情怎么说责任都在你们贝宁王府,父错子扛,你得将我这个受害者毫发无损得送出去,否则”叶晨看着絮儿公主欲言又止。

    “否则怎么样?你在我们贝宁王府还想威胁我?”絮儿公主俏脸之上的神色十分不好看,有一抹抓狂的味道。

    “威胁自然是不敢,但是我却可以配合你父亲演一场戏,演一场

    好戏,我不介意让他得偿所愿,早早的抱上外孙。”叶晨虽然口中连说不敢,但是言语之中,威胁之意却是溢于言表。

    “你敢!混账!”

    絮儿公主闻言如玉石般温润透亮的耳根不由一红,下意识的向着远处退开了几步。

    她与突破之后的叶晨已经交过手了,知道自己现在远远不是叶晨的对手。

    加之叶晨现在恢复了本来肉身,个头比她已经高上许多,假若再次将她拽上床去,紧紧簇拥,绝对不会像是上次那样了。

    上次虽然尬尴,但是叶晨毕竟看上去只是一个孩童,并不怪异,可是现在---

    “呸呸呸!”

    念一及此,絮儿公主便是俏脸羞红,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手心。

    反正不管怎样,絮儿公主现在绝对是没有之前初次见到叶晨时候又抱又摸的那种胆量了,一想到那种事情,絮儿公主就是一阵恶寒,忍不住连连打着哆嗦。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我是孤家寡人一个,就算是出点儿绯闻什么的对我也没有太大影响,加之你父亲现在就将你我锁在一处院落之中,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其他心思?我现在要是就动了邪念,谁又能阻拦得了?”

    叶晨冷笑道。

    絮儿公主又是感觉肉皮一阵紧绷,身体都是有些僵硬了。

    听起来好吓人的样子。

    就是她现在都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将自己与叶晨关在一起,就算是要利用自己来将叶晨俘获进贝宁王府,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吧?

    要不然父亲真的就是想假戏真做,以期让这件事情看起来无懈可击,郡主无话可说?

    想到这里,絮儿公主都不敢接着向下想了,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只想在出去后问父亲一句话。

    她只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贝宁王亲生的。

    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想法暂时的抛到脑后,絮儿公主深吸了几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下来后看着叶晨道:“倘若能送你离开,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你别太过自恋,以为是我想要接近你,我对此事完全是一概不知。”

    “你没试,怎么又知道不能送我离开?”叶晨见到絮儿公主终于算是给了正面回答,心中便是放下心来。

    “这还用试么?这层禁制,名为百里禁,可笼罩方圆百里,其中如同新生天地,自成一界,万法不侵,没有武王境界的修为实力,根本不能强行破开,就是父亲进来了,也不能横着走出去,你认为我有办法送你出去?”

    絮儿公主一脸的绝望之色道。

    “唔,虽然我觉得这层禁制很厉害,但是没有想到会有你说的这样厉害。”

    “你认为我在骗你?”絮儿公主冷哼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既然这禁制这么厉害,那你父亲是

    怎么布置出来的?你别告诉我你父亲在禁制这一方面的造诣有这么深,可以布置出来囚困武君级高手的禁制。”叶晨道。

    “这层禁制不是我父亲布置的,这个是我们天家先祖流传下来的,父亲只是知道它的启动方法而已,一旦这层禁制崩毁,自然将不复存在。”絮儿公主解释着说道。

    “你爹既然知道启动方法,你不是也应该知道么?你可是他女儿啊,体内流的是天家的血脉,又不是外人,他没有必要在你面前藏拙吧?”叶晨说道。

    顿时,絮儿公主真的有一种感觉,似乎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

    否则,为什么父亲偏偏就没有告诉自己这个阵法的启动方法?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