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轮回之岛 第813章 狄德波外传(5)
    (前言)

    奉献一生,至死方休。

    (正文)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阿瑟开心地从门把手上取下了钥匙,将她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她走到了穿防护服的房间,刚想换上防护服,却见阿塔靠在门后,低头给她递来了一把长枪,“这是我新研制的长枪,威力比之前的更为强,还有你的包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那里。”阿塔用眼神示意阿瑟看向脚下,阿瑟发现了一个黑包,上面贴着阿瑟的名字,“里面有闪光弹、手榴弹、还有催泪瓦斯等等,都是加强版的。

    狄德波这个人口硬心软,你别和他计较,其实他只是担心你而已。你要知道你是我们全部的心血,所以我们不想让你发生意外。但你也有你自己的想法,有你想要和必须要做的事,这一点我们无法阻止,其实也阻止不了,便只能消极地支持你了。

    下午我和狄德波还有重要的东西要研究,就不陪你一起去了。虽说白天你只要走在大路上不刻意流血去引诱他们就不会有大问题。但你自己还是要当心一点以防万一。”

    “我明白,我都明白。谢谢你,阿塔。”阿瑟感谢地抱了一下阿塔,阿塔嘴角微扬慢慢地走了出去。

    在阿塔离开后阿瑟仔细认真地穿上了防护服,检查有没有哪里漏气,在确认一切无误后她拿起了阿塔为她准备的黑包,握着钥匙走了出去。

    2038年2月5日15点50分

    “耿直狄,你休息一会儿吧?我一个人也完全ok的。你这样的身体实在是……”阿塔看了一眼狄德波,突然停了下来,把想要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又给吞了回去。

    狄德波用手擦了一擦额头上的汗水,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安慰着阿塔道:“阿塔,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在我没找到治疗方法之前,我是不会倒下的。”

    阿塔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又肯定地说道:“那好,我们再加把劲,争取把剩下的这几个解药试剂全都测试一遍。”

    “好。”狄德波微笑着点了点头,双眼紧紧注视着医疗仪器的画面,不时地按着上面的按钮为女性level e注射液体,而阿塔则站在女性level e的面前,检查着她的身体的反应。

    他们的表情认真而又严肃,汗滴自他们的额上滴了下来,湿了他们的白大褂。可他们却无暇去擦拭额上的汗水,只是一个劲儿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20号的疗效如何?“

    “不行,完全没有效果。”

    ”21号的疗效如何?“

    “不行,只有短暂的效果。”

    ……

    ”26号的疗效如何?“

    ”不行!还是只有短暂的效果,很快又会变回去的。“

    ”可恶!还是失败了吗?!“狄德波一拳捶在了实验室的桌子上,把上面的瓶瓶罐罐震的直响。

    ”耿直狄,你不要着急,只要我们坚持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成功的。“阿塔走到了狄德波的身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肩旁,试图去安慰他。

    这时狄德波的余光无意望到了隐秘实验室门口的阿瑟,他吃惊地看向了阿瑟,而阿瑟却疑惑地望着他。

    因着狄德波的动作,阿塔也转过了头来,望向了站在门口的阿瑟。

    ”我没有找到你们,所以……“阿瑟试图去解释什么,从而掩盖自己的好奇心。

    ”哦……其实你不用去特意解释什么,我们躲在这下面做实验,并不是为了不让你知道,而是为了防范这具女性level e被其他的变异者夺走。“

    ”被其他的变异者夺走?难道他们还能互相感应不成?“阿瑟担忧地问道。

    狄德波沉默了一会儿,一丝恐惧浮在了他的脸上,虽然他极力试图将它压下,可表情却还是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接着说道:”按理说他们应该是没有互相感应的能力才对,但有一次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某个level d突然闯进了我们的屋里,掳走了那具level e。“

    ”掳走了那具level e?那你们……是怎么逃过一劫的?“阿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

    ”那全都多亏了‘他’,是‘他’救了我们。“

    ”‘他’?‘他’是谁?我记得你们上次也是说到了一个‘他’,然后就开始打岔。“

    狄德波看向了阿塔,阿塔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了狄德波的肩上,”我说耿直狄,既然我们都决定支持她了,那就不要再瞒她了,把一切都告诉她吧?“

    狄德波点了点头,开始向阿瑟解释:”‘他’是最初的level a,一个以一己之力试图消灭所有变异者的变异者。我们谁都不知道‘他’最为真实的名字,只知道‘他’曾经是一名水手,遨游在广阔的大海,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最终却是以悲剧收场。

    ‘他’总爱身背一把长枪穿着一席黑衣,明明用爪子就可以撕裂别人,却还是用着最像人类的办法,用枪去解决敌人。

    ‘他’时常徘徊在废弃停车场的附近,像是在缅怀着什么人,又像是在守护着什么。‘他’的眼神总是无比的忧伤,深邃地就如夜一般的漫长。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行。

    因此我们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他‘黑夜长枪’,希望的就是‘他’像黑夜中的一柄长枪一样一鸣枪响点亮希望。“

    阿瑟仔细地听着狄德波的解释,心中想道:他说的那个人不就是我在废弃停车场遇到的那个神秘男子吗?难怪他们之前一直不愿意告诉我,原来是怕我通过他这一条线索找到船长船员等,从而出海离开这里。

    ”阿瑟,我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们之所以不想告诉你有关’他‘的一切,就是怕你通过’他‘而得到出海的信息。那是一条九死一生的不归路,更葬送了我们心底的……希望。“

    ”葬送了你们心底的希望?“狄德波的最后一句话,阿瑟有些糊涂。她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这希望指的又是什么。

    ”阿瑟,你就是我们的希望,是我和狄德波最后的救命稻草,所以我们才不想失去你。“阿塔表情凝重地说道。

    ”你以为一直以来我们为什么要将你创造出来?这个世界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们再探索亚特兰蒂斯的秘密又有什么意义?“狄德波看着阿瑟,阿瑟一脸茫然。

    的确,在最初的时候,阿瑟确也怀疑过,质疑过,然而那质疑却只如昙花一现的泡影,因为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出海,而根本没有时间与精力去琢磨这些与之无关的事情。

    狄德波继续说道:”其实在发生这场灾难时,我们本来打算放弃你的,然后就将还是半成品的你丢弃在了路旁。可是,你却坚强地活着,活了一周的时间。当我们发现你还活着并且十分健康时我们很吃惊。因为在当时那种环境下,丝毫不受毒气的入侵,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我和阿塔设想,是不是拥有亚特兰蒂斯基因的人有特殊的抗体,能抵抗这种剧毒?怀揣着这丝希望我和阿塔将你扛了回去,并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

    ”然而虽然我们进行了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研究,这结果总是如此的雷同——你的身上的确存在抗体,但是却只适用你自己而已。如果强硬注入别人体内,短时间内虽然可以痊愈,但很快便会产生排斥反应,让变异变得更为严重……“狄德波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可转瞬之间却又消失不见。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微笑着说道:”科学家不就是这样子嘛,历经一千万次的失败,只为了那一次的成功。我们不会放弃的,不管还要过多少年,我们都会一直研究直到找出解救全人类的方法为止。“

    在狄德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塔的眼中却露出了一丝黯然。

    ”对不起,我从来不知道我对你们竟然如此重要。“阿瑟真诚地鞠了一个躬,由心地道歉。

    “嗨~你向我们道歉什么?这根本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再说了,你可以在出海之前多给我捐献些血液样本,这样就算你不在了,我们也可以继续我们的研究。”

    “嗯。”阿瑟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要继续做实验了,就先不陪你聊天了。”狄德波微微一笑,转身开始捣鼓起医疗器材。

    阿瑟离开了那里。

    然而阿瑟所不知道的却是,在她离开之后的那一瞬间,狄德波却突然昏倒在了地上,陷入了那痛苦而又深沉的黑暗的世界。

    2038年2月9日17点30分

    ”阿塔,阿瑟怎么这个点还没有回来?她一定是遇上什么危险了。不行,我得去救她!“狄德波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摇摇晃晃地拿上了猎枪,朝着升降电梯的方向走去。

    阿塔一把挡在了狄德波的前面厉声喝道:”你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去救人?!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个好吗?!“

    ”我怎么可能是最危险的?我不是还好好活着吗?阿瑟才是最危险的,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说不定是碰到那些变异者了。不行,你让开,我必须赶快去救她!“狄德波十分焦急,试图推开阿塔。

    而阿塔却死死地拽着他的衣服,把脸凑到了他的跟前激动地说道:”我才不管什么阿瑟,一直以来和我一起研究一起相依为命的人是你,是你!你不在的话,你让我以后找谁去探讨研究数据?你不在的话,你让我以后和谁搭档去外面抓变异体?

    狄德波,你这个傻子,你这个大蠢材!我们不是从二十三年前就一直在一起了吗?这二十三年的兄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阿瑟来的重要吗?“阿塔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泛出了泪光。

    狄德波万分感怀,抬头仰望了一眼吊在顶上的日光灯,充满歉意地说道:”阿塔,对不起,我怎么也做不到见死不救。十八年前有这么多人为了救我而死,这十八年以来我的内心一直充满罪恶感,没有一刻真正地安宁过。我真的不想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在我的身边,不管是你、还是阿瑟、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哪怕让我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狄德波说到这里硬是扮开了阿塔拉着他的手,不顾一切地往前走去。

    阿塔随手拿过了放在卓上准备给level e注射用的镇定剂,将它插在了狄德波的后背,狄德波瞬间就昏睡了过去。

    ”对不起,耿直狄,除了这种方法,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阻止你的方法了。“阿塔哀寞地望着狄德波,将他背了进去。

    2038年2月10日05点56分

    当狄德波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他痛苦而又失落地看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慢慢地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耿直狄,她不会回来了。“阿塔低着头说道。

    ”我知道……“狄德波黑着一张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只听研究所外的电梯响了,他们赶忙跑了过去,看到了从升降电梯中走出来的阿瑟。

    “你知道我们对着这个时钟看了有多久吗?是一整夜,整整一整夜!”狄德波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阿塔将防护服一把仍在了阿瑟的眼前,大声喊道:”小家伙,长能耐了啊!知道自己有抗体,就敢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啊。我看你这胆子也太肥了些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是我不好……“阿瑟双手合十,诚恳地道着歉。可是那两人却根本不接受她的道歉,而是依旧责骂着她。

    她突然黑前一黑,再次往后倒了下去。

    “阿瑟,你没事吧?没事吧?”见着此番情景,狄德波顿时慌张了起来,立马用手扶住了阿瑟的肩膀。透过阿瑟的衣领,他这才发现那团被塞在她衣服里的带血的棉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