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第一强者〕〔芝加哥1990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泠泠凝花意(三更)
    “师父的意思是……”

    司缘星君听师父如此一说,心里不由一惊,娘子竟然可以掌控瑶池的仙力,那为何娘子往日里修仙如此艰难,这又是为何?若是真如师父所言,娘子的仙术应该无人匹敌才是,可为何……

    难道是娘子先前的仙力是被阻碍了?得不到正常的发挥?联想到自己如今能死而复生,司缘星君不禁觉得里面疑点重重……

    “没错,那日你为了制住魔兽朱厌,而让神识被灵池的法剑一劈为二……,神识是仙神的根本,神识被伤成这样,就算是为师出手也难于回天之力……”

    王母娘娘想起那日情景,内心更是难受不已,想不到上古魔兽朱厌可以伤瑶池一众弟子,打得瑶池弟子毫无还手之力……

    若非司缘当时机智,这魔兽朱厌还不能如此轻易伏法,只是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于巨大了……

    “那弟子今日能重新站在师父面前,是……”

    司缘星君的内心越来越沉重,还记得那日娘子的眼泪让自己是那么的难受,难道是娘子为自己做了什么?若是自己这条命是娘子豁出命去救回来的,那让自己以后如何自处……

    “司缘,你和灵池大婚后就命归一处,你救灵池和灵池救你根本毫无差别……”

    王母娘娘知道自己下面的话会让司缘更为心疼自责,那做师父的总要开解一番的,瑶池三千弟子,作为师父肯定是要一律对待,虽然有时难免疼爱的偏颇了一些,可凡间有句话不是说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个弟子受伤那个弟子不开心,自己做师父的都不舍得的很……

    “那日灵池见你突然殒命,悲伤欲绝,师父没想过灵池可以借用瑶池之力重置时空,当时只来得及救下你们的孩子……”

    王母娘娘悠悠然的说道,灵池身上的仙力若好好加于修炼,整个天界应该无人能与之匹敌,这些年也真是荒废了……

    “娘子竟然能重置时空?所以今日司缘才能活过来么?”

    当司缘星君从师父嘴里知道娘子为了自己动用了瑶池之力,除了震惊,心里真是不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娘子怎么会如此之傻……

    “师父,那我娘子现在在哪里呢?”

    司缘星君不知道娘子动用了瑶池之力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地……

    “灵池用瑶池幻化之身起誓,一切只能听从天意,现在在何处我们都无从知晓……”

    王母娘娘叹息了一下,若灵池今日是为天下三界苍生请命,也许天意还能感怀一二,可只是为了夫妻情爱,不知道天意要如何惩处……

    “师父,一定还有办法可以找到我娘子,对不对……”

    司缘星君看了眼怀里的孩子,孩子一出生,父母就不在他身边,若论福缘,自己孩子有祖师奶奶护着,已经是无上的福气了!那一时看不见父母也无碍了的……

    “灵池在哪里,要靠你去找回来……”

    王母娘娘见司缘心里如此作想,也很是安慰,看来自己这师父很是值得他信任。

    “你和灵池是天帝亲赐的天命因缘,命归一处,你能回来,灵池回来也不会太晚了……”

    王母娘娘虽然如此说,可心里终归没底,这次灵池不是闯了小祸,而是大大的祸事,天劫未至,灵池如此作为不知道这天劫和灵池有无关联?有时候真的好多事情不敢去揣测,就怕一语成谶……

    “师父,不知司缘该如何做才能早日找回我娘子,还望师父明示!”

    司缘星君听师父如此说来,竟茫茫然不知要从何入手?师父是大神,肯定能指点自己一二的!

    “月老已经赶往唐朝的平行时空沙碧国,从灵池那日转动命运之轮开始,凡间唐朝时空莫名多出了个沙碧国,连月老宫里都出现了一棵单独的姻缘树出来,这不是小事,但愿你能在月老的协助下早日找回灵池……”

    王母娘娘对着司缘星君说道,但愿灵池的神识没有被时空之轮分裂,不然要想找齐灵池的神识,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稍有偏差,怕是只能望洋兴叹了的……

    **

    “魔君,等等我嘛!今日是带我去哪里玩呢?”

    叶千晗少主发现自己在摇篮里一觉醒来,还是在魔君的万流宫里面,自己难得出次远门,肯定要玩个够本啊,只是自己很是好奇,魔君喊自己是来帮人看病的,可自己怎么不记得到底给人看病了没有?不过这魔君很是有义气,这几日天天带自己游荡魔界,很是好玩,看来要想出门玩好的,一定要跟对人……

    “叶千晗少主,好像魔界的风景,这几日本魔君都带你逛了个遍,这地主之谊呢?本魔君也算尽到了,要不本魔君派人送叶千晗少主回你们圣族凫丽山,你看如何?”

    魔君麟尘这几日有些烦恼,平日里自己待在房间里喝着酒陪着凤临,觉得这日子也很是容易过去。这几日陪着叶千晗少主在外面瞎逛,竟然发现这日子也很是容易过去。

    这叶千晗少主的好动性比那凤临还要过之而无不及,这女孩子家家不应该文雅些么?瞧着模样根本没有一点女子该有的矜持,说起矜持,貌似凤临长老比这叶千晗少主该矜持的时候矜持多了的……

    “怎么会呢?魔君,今日和昨日还是有差别的,根本不是一日啊,再说你看着路边的小草今日明显比昨日拔高了些,所以风景日日都会有变化,哪有看遍的时候呢?”

    叶千晗少主算是听出了,这魔君不想带自己出去玩了的,可自己刚玩了个兴起,不知为何,总觉得是有人答应了自己要出去玩的,若是这魔君答应的,那不至于这么快就不情愿了呀……

    这是谁答应了自己呢?实在想不出来了,叶千晗少主觉得何时自己的记性是如此之差了,要说圣族里就数自己记性最好了的,哎,只是这一离开圣族领地,自己怎么就成迷糊了呢……

    “那倒说说,叶千晗少主,今日想去哪里玩呢?”

    魔君麟尘见叶千晗少主如此说话,倒也是在理,自己若在不愿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了的,也好,那就在逛逛……

    ------题外话------

    若水的文文这两天在人气连载上推荐噢,小仙女们有钱的来捧个钱场,没钱的来捧个人场,若水鞠躬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