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娇丞相,我有了! 第107章:刺杀
    “夫人还听说您给老爷看了病,想要了解下详细的情况,请姑娘务必过去。”

    那丫鬟是笑着的,但是说道无比过去这句话的时候,却带上了些威胁的意思。

    桃酥的心中一顿,知道自己要是不过去他们没准就要有个什么手段了。

    讲道理,严氏要是要对自己动手的话,简简单单就可以让人将自己带过去水苑那边,完全没有必要让人前来请自己。

    所以,大概不会对自己作什么。

    桃酥的心中快速的计较着,随后点点头,冲着小满嘱咐了一句,就转身跟上了丫鬟的脚步。

    不过心中还是暗自的留了个心眼。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严氏无缘无故的前来找自己,一定是别有用心。

    那丫鬟倒是对她没有什么过分的言语举动,一路带领着她来到了这水苑之中。

    这不是陆桃酥第一次来水苑,却是第一次被人迎着进去,这感觉倒是让她有些新奇。

    门口等候的丫鬟见了桃酥过来,笑意盈盈的做出来了请的手势,示意严氏正在里面等着她。

    她的心中渐渐的提了起来,却还是镇定自若的走进了那门。

    严氏果然在里面了,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面,见了桃酥进来,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不冷不淡的瞅了她一眼。

    桃酥心中一阵奇怪,还以为这严氏变了性了,就见严氏的眼光上下的打量着自己,随后竟然是挤出来了一抹笑容。

    “听闻你医治好了大少爷,倒是功不可没。”她冲着桃酥到,只是说道了这个功不可没的时候,语气也不知道是应该说讽刺还是什么。

    桃酥也不在意,她与严氏之前早就没有什么需要伪装的了,她刺杀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回了。

    于是,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没办法,她这人面对自己讨厌的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

    “我很忙,叫我过来什么事?”她语气不善的开口。

    严氏被她的态度弄的心声怒火,却还是忍住。

    “自然是有事情的。”她装模作样的开口,并且好言相劝。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铺子,你既然医术高超,想来也可以开的了医馆,你完全可以做主,并且收益的一半都给你,你需要什么,尽管与我说就好,如何?”

    严氏的话似乎是想要与桃酥商量,但是实际上却是自己先入为主。

    桃酥这下倒是真的惊讶了,感情这还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严氏受刺激了?脑子伤到了?

    她的心中下意识下想到的竟然是这个可能性。

    要说是她的态度严氏还可以忍,那此时桃酥这个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严氏是真的忍不了了,她一拍桌子,努力让自己的心中平静。

    “你这是什么意思?”

    桃酥被她弄出来的动静回神,然后才平静,问道。“要我作什么?”

    依照严氏这样的人的心思,也就只有让自己做事的时候才会开出来这样的条件。

    面对桃酥的直接,严氏还小小的吃了一惊,然后才意识到了这个小丫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不是之前刚刚入府的时候那样天真了。

    或者说是,胆子大了。

    不过这倒是不碍事。

    她抿了口茶水,“杀了季其琛。”

    从水苑出来之后,桃酥捏着严氏给自己的毒药之后,眼中闪过了些嘲笑。

    回到了春园之后,她神色如常的坐在了饭桌前,季其琛等人都在等着她回来吃饭。

    “她叫你什么事情?”饭桌上面,季其琛问了一句。

    “杀你。”桃酥懒洋洋的掀掀眼皮,似乎是开玩笑的开口。

    只是语气却是郑重的。

    季其琛与季淮俞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倒是木小满有些惊讶,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桃酥无奈的笑笑,给她换了一支筷子,之后才从怀中掏出来那装药的小瓶子。

    季其琛眼神微微的一深,眼眸微微的垂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那你照做吗?”

    陆桃酥没有看他,倒是盯着他碗里的那道菜开口,“其实你碗里的东西已经是被我下药了。”

    季其琛一愣,随后笑开了。

    几人继续的吃饭,却并未再提严氏的事情,而那药瓶也直接被桃酥倒进了柴火里面烧了。

    这倒是让她有些恍惚,想起了很久之前的时候,自己也做过这样的事情。

    随后一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且不说她不会对季其琛下手,就算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也未必能真的拿道严氏所言的那些,她那样的人,在自己做完事情之后,怕是只会想方设法的将自己除掉。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两日,严氏盯着桃酥发现她不曾动手,知道自己的利诱也没有知道自己的威胁没有效果,心中渐渐的开始盘算起来了别的心思。

    而这两日也是时时去季意那边打探,也不曾问出来个所以然来。

    她总是觉得季意似乎是想要将家业给了季其琛,于是心中更加的不安宁,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

    专门让自己的贴心人去请了杀手过来,就是想要对季其琛下手,当然也包括了桃酥这个曾经的棋子。

    季其琛本来就从桃酥拿着毒药回来的时候,就防着严氏,自然没有让她得逞,暗中也让自己培养的人手监视着严氏的举动。

    双方就这样一直有些僵持不下,桃酥却是被季其琛保护的很好,出门的时候几乎都有人陪着,一点也不会让她陷入危险的境地。

    季淮俞这段时间也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春园里面,没有出去过。

    转眼就是两日。

    “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季其琛看向了一边的桃酥,桃酥正坐在他的对面,此时手中还抱着一本医书,时不时的标注上些什么,之后在给木小满看。

    听到了季其琛的话之后,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目前还不错,没有那样不顾时间的去处理事情了,休息的多了,看上去气色到是好了些。”桃酥回到。

    季其琛点点头,桃酥说的他自然是放心的。

    这段时间与严氏也算是针锋相对,他却并未告诉季意,无非就是自己可以处理的了这件事,并且实在是不好在让他劳心劳肺。

    据桃酥所言,药物的使用是有限的,最主要的还是让他静养。

    季其琛想起来了最近严氏的动作,眼中也闪过了些深沉,也该是找个时间与季意好好的说清楚,这个家业给谁的事情了。

    谁说自己去说不太好,但是到底这是严氏的心结所在,他也不知季意的心中在想什么,可要是一切不说清楚,自己这院子怕是不得安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