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娇丞相,我有了! 第70章:再遇熟人
    “小满,我出去了。”桃酥冲着厨房里面喊了一声,自己哼着小曲儿就要出门去走走。

    眼看着季淮俞的状况越来越好了,她的心中也放心了不少,最近心情也不错。

    倒是季其琛每日还是会出去一段时间,也从来不和桃酥说具体做些什么。

    桃酥也就不问,只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倒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变了些许的味道。

    还是往常一样的举动,但是却总觉得是多了些什么情绪一般。

    桃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却也没有在意,只当是因为春园越来越好,她心中高兴。

    口中哼着小调,她就出了们。

    前不久的时候她意外的发现了小满除了会做饭之外还有一个技能,那就是会绣花,并且绣的非常精致。

    要说是除了医术之外,这琴棋书画之类有些偏古代的东西,因为也前爷爷在的时候很是喜欢,陆桃酥也跟着研究了些,算不上精通却也勉强过关。

    但是这绣花……她可就是一窍不通了。

    随便动动针线缝缝补补,勉强还可以做到,可要这的说是拿起那绣花针去刺绣女红,她实在是做不到啊。

    在这个女子养在深闺人人都将女工女红当作是最基本的事情的国家,她这样的女子也确实是一个另类了。

    眼看着夏天就要过去了,天气也渐渐的开始凉了起来,小满提出要亲手给几人做那一身衣裳,想让桃酥帮忙挑选布料,她才对这件事情稍微的赶了些兴趣。

    去店里仔细的挑选了几匹厚实的布料,准备做新衣之外,陆桃酥还专门去了绣坊买了一堆装备,就是为了自己也跟着小满学习学习。

    却不想这在绣坊却是遇见了个熟悉的人。

    “四少爷?”她挑眉,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子。

    一身长袍,笑得温润可亲,不是季如墨是谁?

    两人还算是可以说上话,陆桃酥直接开口。

    “四少爷婚事已定,我再此先说句恭喜了。”

    季如墨注意到了她,看着她那笑意盈盈的样子,却是难得没有像是对待其余的人一般伪装下去,唇角却是带上了些许的苦笑。

    “你快别打趣我了。”他有些头疼的开口。

    他这一开口,就打开了话匣子,两人买完了东西之后,找了个茶楼做了一会儿。

    季如墨也许是知道自己在陆桃酥的心中早就暴露了真实的形象一般,也不再伪装,露出来了些头疼的表情。

    “既然不想娶,为何不说?”

    桃酥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心中的事情一般,慢慢悠悠的开口。

    季如墨神情一顿,似乎是想要为自己辩解,想要说自己无权无势,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

    可也不知为何,抬眸对上了桃酥看向自己的神情的时候,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怎样都没有办法出口了。

    明明桃酥的年纪不大,可在她的面前,季如墨总是有着一种自己被人完完全全的看透了的感觉。

    见他不说话了,桃酥也不点破。

    季如墨不想要娶阮芸芸这件事情,她一点也不怀疑。

    只是真的如他所想的那般,他一点也没有办法反抗吗?

    非也。

    若是真的不愿意,真的到了接受不了的地步,那么一定是有办法的,严氏与那季老爷也不会强迫,并且阮芸芸又是那个态度,只要季如墨也稍稍有点不愿的意思,两家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发愁了。

    他不是做不到,是不想做。

    因为他的心中还有着更想要做的事情,相比失去了那个事情,娶个自己不喜欢的阮芸芸简直就不值一提。

    那么问题来了,让季如墨一直都十分的执着的事情是什么呢?

    桃酥抿了一口茶,结果显然易见。

    从最开始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不论他表现出来的是多么的和善,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觉对不是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在府中这样长时间,桃酥也算是清楚了每个少爷的经历。

    他的目的很大,比如说,这个季家。

    所以在之后与季如墨的相处过程中,不管是他救过自己,或者是给自己提供过帮助,或是与自己像是个寻常朋友一样坐在一起闲聊,陆桃酥都会保持着两分的警戒心。

    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个人的心思太深了。

    他对自己不一定有什么敌意,可以后就却不一定。

    但是每个人经历不同,想法和态度也就不尽相同,就像是季骄阳与季如墨之间是觉得不会相互理解的。

    从某种角度来看,很难判断谁对谁错。

    要是桃酥与季如墨生活的环境相同,没准儿也会有与他相同的想法也说不准,所以她并不同情看上去苦恼的季如墨,也清楚季其琛许是就是察觉到了他的这份心思,才会推给季如墨,而不是季骄阳。

    阮芸芸的身份高,加上这个抗拒的态度,嫁过来这阮家一定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季如墨的收益也高的很。

    只是这些话他们每个人心中清楚些就好,本就没有必要说破。

    都是聪明人,季如墨很是恰到好处的转移话题。

    桃酥也跟着他的话走。

    坐在这茶楼里面休息了一会儿,桃酥正准备离开,却是眼尖顺着窗子看到了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茶楼离季府不远,正对着的就是后门,她来回也方便,才选择了这里。

    见到了那个身影之后,她想要起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被季如墨察觉。

    “怎么了?”季如墨疑惑了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有一个一身布衣的女子鬼鬼祟祟的躲在墙根,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女子有些瘦弱,因为正对着这窗口,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面容普通,放在街上就是一个见了一眼第二眼不会被认出来的大众,他微微挑眉,有些想不清楚为何这样的人会被陆桃酥注意到。

    桃酥没回答,只是冲着那女子仔细的看了看,才和这个身子脑海之中的那个女子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其实害得真正的陆桃酥死的人不是施暴的陆大山,还有一个人。

    陆桃酥的继母,也就是陆大山的续弦,江玉。

    江玉为何会在季府周围徘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腹黑爹地宠妻坏〕〔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奇星幻影〕〔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