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娇丞相,我有了! 第66章:微妙心动
    这酒可不是寻常的酒,酒劲儿大的很,就算是自己的话,最多也就是两坛左右,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她就喝了一坛?

    视线冲着陆桃酥看了过去,发现她似乎是也有了些许的迷迷糊糊。

    身上的外袍只是随便的披在了身上,就那样的趴在了冰凉的石桌上面,也怕受了寒。

    季其琛缓缓的摇摇头,准备将她送回去。

    却不想在刚刚触碰到了陆桃酥的时候,被她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襟。

    他尝试着拽了一下,却没有拽出来。

    这丫头的力气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样的大了?

    季其琛有些哭笑不得,不曾想准备再一次的看过去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声的抽泣声。

    他一呆,眼中闪过了不敢置信,回眸冲着陆桃酥看去。

    却见她就那样的趴在石桌上面,双眸微微的闭着,脸上带着些许的红晕,却有着一滴滴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下。

    双手还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襟不放手。

    似乎是稍有不慎自己就会丢掉一般。

    这下子季其琛是真的愣住了。

    这丫头……哭了?

    这几个月他见识了各种各样的陆桃酥,调皮的,生气的,愤怒的。

    可不管是哪个陆桃酥,都是会一看到自己就有了活力,也从来不怕自己,看上去古灵精怪,却又遇到了事情之后不失冷静镇定的陆桃酥。

    季其琛从来没有想过,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也会哭。

    他从来没有应付这样事情的经历,故而实在是有些手足无措。

    一边笨拙的将桃酥揽住。

    桃酥的抽泣声依旧是小小的,却也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了。

    因为受了季其琛的影响,因为酒精的影响。

    她刚刚穿越过来就被自己的爹卖了,然后就遇上了季家这个不走正常路的人家,刚刚开始的时候经历简直是惨不忍睹。

    就算是前世……她也不过是个尚未毕业的学生啊。

    被人毒打,被人追赶……以前的她哪里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她的心中,也是委屈的,也是害怕的。

    但是她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这个时代只有自己。

    所以她被人打的时候竭尽全力反击,遇到危险的时候冷静应对,可她的心中……还是很害怕的。

    今日借着酒的缘故,这一直压抑着紧绷的弦,终于支撑不住了。

    她一眼不发光掉眼泪,就算是季其琛也实在是手忙脚乱,不知怎样的安慰她,却也只好是像安慰着自己的弟弟一样,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直到这个时候季其琛才恍然之间发现。

    她还是初见的时候那样的瘦弱,小小的身板看上去格外的纤细。

    也不知道是不是哭够了,借着酒劲儿,陆桃酥缓缓的睡着了,双手却还是紧紧的握着他的衣摆。

    借着明亮的月光,看着她那有些越发漂亮的容貌。

    她睡着的时候不像是寻常见到的时候那般的神气,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像是个洋娃娃一般,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着,看上去让人心痒痒。

    看着这样与有以往不同的陆桃酥,季其琛觉得自己的心中似乎是又跟弦,微微的有了松动。

    翌日桃酥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是大亮,她迷迷糊糊的这个睁开眼,却发觉自己的手中抓着一个东西。

    目光缓缓的向着自己的手中看过去,是一件外袍,看上去……是季其琛的。

    原来是季其琛的。

    她点点头没有在意,却是猛然之间的意识到了什么。

    季其琛的外袍为何会在自己的手上?

    她的瞳孔渐渐的睁大,昨天晚上的记忆缓缓的回来。

    她微微的皱眉,记得昨晚好像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然后出去走走,正好遇见了季其琛也因为季淮俞的事情借酒消愁。

    然后她就过去听了听事情的真正原因。

    再然后……

    再然后呢?

    陆桃酥抬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却是怎样也想不起来了,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似乎是梦见了很久之前爷爷送给自己的一个玩具熊,那个玩具熊陪着自己从小到大,自从爷爷离开之后,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昨晚她仿佛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再一次的抱到的曾经的熊。

    她长出一口气,原来之后自己就睡着了做了这个梦。

    半夜喝酒,胃里面有些不舒服,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了些,换了衣物起身出去。

    时候已经不早了,院子里面没有人,她自己冲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却不料见季其琛与木小满都凑在厨房里买,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东西。

    这下子桃酥也顾不上想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了。

    木小满不知道季其琛在厨房里面有多大的杀伤力,她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的!

    于是桃酥眼中闪过了些恐惧,快步上前将季其琛拉了出来。

    “你怎么来厨房了?”之后二话不说,就指责上了。

    ‘季其琛’一脸尴尬,面对着这样的陆桃酥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有些僵硬的看向了一边的木小满。

    而木小满也是被陆桃酥这有些突兀的举动给弄的也有些愣住了。

    许是因为这两人许久不给自己回应,又许是因为桃酥从眼前的这个‘季其琛’身上发现了些微妙的蛛丝马迹。

    她唇边的笑意缓缓的凝固住。

    双眸也渐渐的开始睁大。

    “你是……季淮俞?”她小心翼翼的开口。

    季淮俞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是我。”

    说完了之后又紧接着开口道,“昨日,多谢姑娘了。”

    陆桃酥眼中的犹豫变成了真真切切的喜悦。

    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是季淮俞!

    她心中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明明自己的心中都清楚的,她已经很小心的去医治季淮俞的心病,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不到最后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不愿相信。

    现在一直悬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没事就好。”她嘱咐道,随后想起来了什么,也顾不上自己是前来吃早饭的,拉着他站在一边,“想开了就好,只不过现在还不够,这种事情要慢慢来,以后还会有……”

    木小满注意到桃酥完全被季淮俞吸引了过去,此时不断的嘱咐季淮俞一些事项,还有让他慢慢的开始融入。

    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却也又想起来了今天早上自己见到他的时候的惊讶。

    与桃酥也差不多了。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己照顾季淮俞的,看着他渐渐的好了起来,她的心中也很是开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