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娇丞相,我有了! 第63章:季骄阳的心思
    桃酥觉得自己与他不会有任何的接触,也从未打听过。

    可就在这个时候,被严氏的人抓的时候,遇见了这个三少爷,救了自己。

    她的视线带着些许的探究落在了季骄阳的身上,季府的及基因似乎是不错,从季其琛到季如墨无一不是翩翩公子,不谈性子,最起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

    这个季骄阳却有些例外,他长得也很不错,清秀俊逸,却远远没有季其琛那样让人一见倾心的夸张。

    相貌如此,性子似乎也是这样。

    打扮也很是寻常,看上去一点也担不起这个季府未来继承家业的人这个头号。

    桃酥觉得有些奇怪。

    正想要继续深思下去,却听见了一声声响,抬头一瞧,却见是那季骄阳猛然之间的站了起来,椅子划过地板,发出来些声音。

    “对……对不起!”紧接着,就听见了这位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

    桃酥看着他的脸缓缓的红了起来,不是羞涩,是羞愧。

    “你道歉干什么?”桃酥有些不解,抬头皱眉看着他。

    季骄阳没有抬头,似乎是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一般,苦笑着开口,“我以为娘最多只是不愿让大哥的病好起来,却不料她竟然做出来了这样的事情。”

    一想到此事,他垂落在一边的双手就再一次的握紧,看上去似乎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

    看着这少年的神情,这下子倒是轮到陆桃酥有些震惊了。

    “季府原来还有个正常人啊。”她光顾着惊讶,不知不觉的就将自己心中所想的给说了出来。

    季骄阳的目光看了过来。

    桃酥敲了自己脑袋一下,知道自己失言,连忙让他坐下,转换话题。

    “事情又不是你做的,你道歉干什么。”她翻了个白眼。

    季骄阳摇摇头,声音有些苦涩。“她是因为我。”

    话落,他端起来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桃酥撇嘴,这才注意到房中虽然只有他一个人,桌上却摆着好几坛酒了。

    这算什么?借酒消愁?

    她耸肩,有些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实际上,最近季骄阳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将自己心中的话全部说出来,尤其是对着自己的娘,告诉她,自己不想要继承什么家业。

    但是不知为何,他说不出来。

    所以这些事情一点一滴的开始压在了心中,转化为了浓厚的忧愁,他才出来借酒消愁。

    却不料这还真是愁更愁了,他唇边的笑容更苦。

    看着他这二话不说就灌自己,桃酥愣了,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你有心事?”

    季骄阳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随后点点头。

    “不如和我说说?”虽然常言道好奇心害死猫,但是陆桃酥却是真的被他勾引起来好奇心了。

    毕竟这季府还能有一个正常人,实在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啊!

    尤其这人还与严氏有关系,向着严氏这两天害得自己吃了那样多的苦,她打听打听她儿子的事情,也不为过吧?

    她心中想着。

    季骄阳也不知为何,此时严氏的告诫全部都扔到了一边,许是因为严氏要对陆桃酥动手的事情刺激到了他,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他苦笑一声,将自己纠结了好几年的事情说了出来。

    无非就是自己母亲对自己的期望与厚待。

    陆桃酥静静的听着,心情也渐渐的开始有些沉静了下来。

    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季骄阳在季府之中似乎也不是很经常出现。

    本以为会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却不曾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桃酥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清楚自己应该怎样的点评这个人。

    毕竟承认自己的普通,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有很多人做不到了,这个事情多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普通人。

    季骄阳的情况,实在是有些超乎了陆桃酥的想象了。

    她一时间也不知到应该怎样的开口。

    季骄阳静静的说着,直到将自己心中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顿时就觉得自己在心中藏了这样多年的话,此时终于全部说了出来,心中舒服了不少。

    见陆桃酥一眼不发,也不知道再想着些什么,不由的又是一阵苦笑。

    借着有些微弱的酒劲儿,将自己心中想要说的话,干脆完完整整的全部说了出来。

    “觉得我很可笑吧?”季骄阳问道。

    别人知道了自己心中想法,肯定是说自己不知足,因为那些东西很多人想要。

    可偏偏季骄阳不想,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他知道自己要不要的起。

    他从小就知道。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缓缓的咽下了杯中的酒,起身准备回去。

    却不想刚刚转身,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点也不。”

    斩钉截铁的声音,很平静,也不是敷衍。

    季骄阳的脚步顿住了。

    他有些僵硬的转身,就看着桃酥还是之前的模样,即使是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没有不屑与鄙视,也没有别的情绪。

    “为什么会可笑呢?”桃酥盯着他开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的身上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哪怕是母子,哪怕在别人眼中,那是在为你好。”

    听了她的话季骄阳的眼中终于是闪过了些许的情绪。

    那双眼睛此时明亮的熠熠生辉,一点也不像是曾经的他。

    对啊。

    他的心中呐喊着,这才是他的心里话,他一点也不需要母亲的这种关心,因为他一点都不想要她给自己规划的生活。

    但是他一直都软弱的不敢开口,也从来没有人开口告诉自己,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直到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子,告诉自己想的没有任何的错,这才是正确的想法。

    他的心中不知为何,就有了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看着盯着自己的陆桃酥,心中也渐渐的生出来了些许惺惺相惜的感觉。

    半晌,他忽然笑了。

    “我会让母亲不要在继续对你动手的。”他停顿了一下,之后开口。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与大哥的关系也很好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够医治好他。”

    说完了这两句话之后,季骄阳才缓缓的离开,只是情绪看上去稳定了不少。

    桃酥看着他离开,微微的垂眸,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才站起来,也转身离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