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病娇丞相,我有了! 第21章:尝试坦白
    看着那人确实是无事一样的离开,又看看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去厨房哼着小曲做饭的陆桃酥,季其琛好看的眉头皱起,有些纠结。

    她刚才给那人把脉时,神情态度与先前与自己斗嘴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不是正经起来了,而是有一种……季其琛也无法诉说的感觉。

    报药材的时候一点也没有犹豫,那番上下其手也确实是缓解了那少年的病情。

    她难道真的会医术?

    可她一个乡下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这些?就算是会,严氏又怎会不调查清楚,放她进来这春园?

    季其琛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这吃饭的时候,他若有所思的盯着陆桃酥,那眼神倒是也算不上恐怖,却还是让陆桃酥心里有些发毛。

    “你这是干什么?”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一会儿看自己一眼,一会儿看自己一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呢!

    不过后面这话她没有说出来就是了,这要是说出来,绝对绝对会被阿季喷。

    “没事,你会医术?”季其琛也恍然之间发觉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对,连忙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装作是若无其事的问道。

    “嗯,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你不信而已。”陆桃酥没想到他竟然是在纠结这个事情。

    季其琛被她的话噎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她一个乡下来的黄毛丫头,父母又是那样的一副德行,有那个人愿意相信她会治病救人啊。

    不过要是真的的话,他的心中倒是有一个大但的想法。

    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由的加快了手中吃饭的速度。

    今天季其琛吃饭吃的格外的快,吃完了之后就溜进了大少爷的屋子,再也没有出来。

    陆桃酥撇撇嘴,虽然说是好奇,却也没有问,收拾了一下碗筷之后,躺在床上吃水果。

    这一晚就相安无事。

    心情一好,她睡得就好,于是这大清早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砰砰砰的敲门打扰,也就会不耐烦。

    就是陆桃酥,也一样。

    “谁啊,这大清早的!”她骂骂咧咧的起身,一开门,却见是了季其琛。

    “你干什么!”陆桃酥心情不好。

    “收拾一下,过来。”季其琛却是简短的开口。

    去哪里?

    陆桃酥看了一眼他的视线所指之处,竟然是大少爷的屋子。

    她顿时就是一个哆嗦。

    “你干什么?”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治病。”季其琛开口,眼中还是有些清浅的怀疑,却也有些坚定。

    陆桃酥瞬间就明白了这个治病是给谁,心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就是一喜。

    这个臭阿季今天开窍了?终于愿意让自己给大少爷治病了?

    那只要是自己治好了他,不就是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一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什么困意瞬间就烟消云散了,她风风火火的关上门换上衣服,又风风火火的出来,却已经是穿戴一新。

    “走。”她胸有成竹的开口。

    季其琛带着她来到了门前,陆桃酥的脚步却是下意识的有些停顿。

    虽然她自己下定决心一定要医治好他离开这里,可是到了这门前还是有些畏缩。

    毕竟第一次自己进去,可是差一点被里面的人掐死。

    “怎么了?”见她的脚步停下,季其琛疑惑。

    “没……没事。”总不能说自己已经到了这门前却露怯了吧。

    陆桃酥心中不是滋味儿的想着。

    不过也是,不管里面的人怎么可怕,有阿季在,自己是没有办法逃出去的,唯一能够出府的办法,就是医治好这个人,这是她自从进府的那一日就清楚的事实,也是此时的她唯一可以走的一条路。

    深吸了一口气,藏在袖子里面的双拳却是在不经意之间握紧,“走吧。”

    季其琛要是以前一定能发现她的不对劲儿的,可此时的他也很是紧张,毕竟带着她进去,就有可能让俞儿发病的更加严重。

    但是此时也没有了别的办法,不用她的话,严氏那边没准儿又会有什么别的心思。

    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陆桃酥,相处了这样长时间,他就姑且相信她一回。

    打开门之后,这还是陆桃酥第一次白天进来,里面的光线终于不是昏暗的,里面的布局也看的是清清楚楚。

    桌椅板凳,屏风香炉,样样精致,看似是简单,却也有其的不凡之处。

    “我进来了。”季其琛冲着里面说了一句,眼中有些担忧,这还是昨晚自己与俞儿说好了之后,他也同意了的。

    “嗯。”里面一声微不足道的声音,有些小,却可以让人听见。

    听上去比自己第一次见平静了不少,不是那样的阴狠暴戾,也让陆桃酥的心中安稳了些。

    第一次走进内室,她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别有洞天,外室干干净净的,就像是没有人住一般,内室倒是有了些人气。

    最多的东西就是书,整整一面墙的书,被人整理的很是整齐,陆桃酥一一看去,都不像是新的,都有被人翻阅过的痕迹,桌子上也凌乱的摆放着几本书。

    类型不一,从小说传记,到一些文献史书,应有尽有。

    屋角有一架琴,不过看上去似乎是很久没有动过了,上面有些灰。

    一边的棋盘上还有几颗棋子,不过却不成阵,似乎是一个人无聊的时候随意摆放的。

    在之后,就是中间的床了,帷帐一层层的拉着,丝毫看不见里面是人是鬼。

    她有些失望。

    不过这一次的目的也不是看大少爷的脸,没准人家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无颜见人呢?

    她想着,眼珠子咕噜咕噜转转,上前几步,见季其琛不阻拦,就大着胆子开口。

    “大少爷?”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嗯。”季淮俞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又有这样厚重的帷帐,倒是感觉还好,但是还是有些轻微的紧张。

    “敢问大少爷是什么病症?”有人在里面就好,陆桃酥心想,冲着那帐子问道。

    “时不时呼吸困难,被人触碰有灼伤的感觉,回到这个屋子里就会好些。”

    季其琛代替季淮俞简单的说了说。

    这是什么病症?

    陆桃酥懵了。

    她学医数载,从未听闻有这样奇怪的病症,怎么还与这屋子有关系了?

    她环视了一圈,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啊。

    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心知他们许是也不知如何说,不由的上前一步大胆开口。

    “我帮大少爷诊脉。”

    里面似乎是沉默了一声,传来了一道声音,“好。”

    随后,随着细细簌簌的声音,一个手腕从帘帐的缝隙里面伸出来,只到诊脉的地方,整个胳膊都隐藏在了那纱帐之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腹黑爹地宠妻坏〕〔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奇星幻影〕〔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