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当生死簿〕〔乱世情歌:农门女〕〔江湖尘事〕〔诸天神话入侵〕〔天龙神主〕〔我的绝色美女特工〕〔天妃策之嫡后难养〕〔诸天金手指〕〔绝世萌宝:首席爹〕〔重生八零之勒少又〕〔第一宠婚:墨少的〕〔重生之修真神医〕〔我的时空旅舍〕〔都市天龙至尊〕〔聊斋之种道〕〔重生之诸天大反派〕〔总裁爹地的幸孕萌〕〔快穿女配之幸福我〕〔立飞传〕〔西游土地爷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246。 兄弟,咱们来生再相见!
    现在,老梁终于逮到了一个杀敌的机会,小鬼子们,你们都冲我来吧,爷爷我要怕了躲了,我就不是你们爷爷。

    老梁疯狂地和鬼子对峙着,不停地点射着,三狗叫他,都没有听见,突然,背后几声巨响,几个手雷爆炸了,原来,鬼子久攻不进,自然是会扔手雷进来的。

    这正是三狗所担心的,现在担心成了现实,三狗听到手雷的响声,又单独折了回来,满洞的硝烟弥漫。

    好几个手雷在爆炸,都把洞口给炸塌了,都给封了起来,看不见一丝光线;三狗凭着熟悉,摸到了老梁,一把把老梁给拽了回去。

    三狗拽着拽着,发现不对劲,按道理,这个时候,老梁应该要站起来跟他一起走了,而且,个头一米八的山东大汉老梁,也不至于这么轻啊。

    回头一看,老梁只剩半截身子了,腰部以下的几乎全没了,白花花的肠子染着血,拖了一地,三狗颓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老梁,惨白的脸,居然呵呵地发起笑来,冲着三狗笑道:“兄弟,别伤心,我得先走一步了。”

    三狗无力地抱着老梁的上半身,无力地摇了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来,知道现在就是叫卫生兵和尚来,也是回天无力了。

    老梁一时还死不了,忍住巨痛,求着三狗:

    “三狗,给哥来一枪,让哥死得痛快一点,来,快点。”

    三狗看着冒着剧痛的老梁,拔出驳壳枪,把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对准了老梁的眉心,咬紧牙齿,紧闭双眼,手指头下却像有千斤的重量一样,压不下去。

    “三狗,你个孬种,开枪啊,怂货,快点开枪!”老梁嘶哑着喉咙喊道。

    试了几次,三狗都下不了手,最后,还是把枪给了老梁,一扭头,狠心地走开了,只听见后面老梁冲他喊了一声:

    “兄弟,咱们来生再见!”

    接着“啪”的一声枪响,三狗继续向前走着,不想回头,昂着头,尽量不让泪水流出来,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其实,三狗还是没听见老梁最后的一句话,不过这句话几乎没有声音发出来,是老梁说给自己听的,或者也是说给他们一排的兄弟们听的:

    “兄弟们,哥哥下来陪你们了。”

    ……

    老梁,梁荣昌,74军51师153旅306团3营7连1排排长,山东泰安人,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牺牲于上海罗店,二十七岁。

    ……

    打了一整天的仗,到了晚上,鬼子终于不进攻了,三狗看着鬼子远去的背影,一屁股软在地上,竟无力爬起来。

    极度的疲惫、饥饿,一阵阵袭来,已经整整两天没吃东西没有睡觉,只是喝水,坑道里以前挖的小水井,这次救了大家几天的命。

    这里地下水丰富,没挖多深的小井,冒出来的水就取之不尽,老李头怕大家喝生水会坏肚子,就烧开了喝,而且现在周边都是腐烂的尸体,地下水可能还有毒。

    只是这两天不能出去,柴火不够了,找到和尚想办法,和尚做了个简易的净化水系统,就是把烧过的木炭收集起来。

    把这些木炭塞在一些没用的枪管里,压紧,然后把生水倒入,让它慢慢流出,用锅接着,然后在锅里倒了点医用碘酒,做净化后的消毒。

    对于现在极度疲惫和饥饿的战士们,身体抵抗力相对下降,更不能直接喝生水,或是以这样的生水果腹。

    这个过滤消毒后的水,虽然喝起来有点碘酒味道,但至少可以杀掉一些病菌,相对来说,会好一点,条件如此,能好一点算一点了。

    现在大家开始怀念以前那些说难吃的马肉了,现在要是有一口那马肉,绝对是人间美味,大家一边忍受着饥饿,一边想着以前吃过的东西,一边流着口水,赶紧喝一口水解馋。

    牛牯做了几个哨位的安排换班,其他人赶紧睡觉,几天都没怎么睡,大家随便一靠就睡着了,先睡了再说,明天能不能活下去也不管了。

    可不是什么每临大事有静气,大家现在已经把生死看得很淡了,都认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出不去了,现在留下来,只是能多杀一个鬼子就算一个。

    虽然三狗想让大家穿着以前攒下来的日本军服,试一下,看能不能混出去,反正三狗会说日语。

    后来想想,还是不可行,一是大家没吃没睡几天,现在站一会都有点困难,何况要走十几里出去,才能有生机,按现在状况,是走不出去的。

    二来,鬼子的哨位肯定是有口令的,三狗即使会日语,但不知道鬼子口令,照样通不过,甚至会被截住,到那个时候前进不得后退不行,更是危险。

    大家已经错过了突围的最佳时间,现在还是别想那么多,老老实实的呆在坑道里,白天起来,多杀几个鬼子,才是正事。

    第二天,天亮了,今天是十月二十九日,刚好是大家前来罗店抗战的二个整月,想着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大家是何等的爽利啊,夜袭鬼子,只杀得鬼子狼奔豕突的,还乘势抢回了罗店大部分的阵地。

    今天,一早,大家就被日军的大炮给轰醒了,这次大炮开始轰这个小山包了,中国军队其他的罗店小阵地也被轰炸。

    那些小阵地有的失去了,失去了等于就是阵地上守军全军覆灭了,没失去的不多,都在顽抗做最后的坚持。

    差不多半小时的轰炸,七连的小山包差不多被削去一米多泥土,那些树木和坟墓全不见了,三狗他们在下面,感觉耳朵都要给吵聋了,整个地都是在摇晃的。

    大家都不能确定自己挖的坑道能不能挺住这么大的风暴打击,泥土灰尘落了一头,顶上的观察哨根本站不住,只得遛下来,先躲着。

    听了昨天秀才的建议,牛牯也觉得不能把优秀射手放在顶上挨炮,还是分散开每一面的射孔放一个。

    然后调整了防守位置,二排几个人今天上顶上去,牵制鬼子,或射杀靠近坑道口的鬼子,其他三排、四排各守一边的射孔,牛牯自己和秀才各带几个人,守另外两边。

    等炮击一结束,各自负责人带着差不多一班人,去坚守岗位,守山顶的二排也剩下差不多一班人,现在有个问题是,打不开通道了,上面的通道被炸没了,被泥土给盖严实了,上不去。

    上不去也得要上去,办法自己想去,怎么解决自己解决,牛牯没好气地说着,二排长蔡头找了个洋锹,对着那个通道位置挖,没两下子就挖不动了,饿,没力,大家就换着来。

    挖着挖着,发现顶上也有挖土的声音,菜头一下子拉开手下,上去贴着耳朵听了一会,估计是鬼子沿着小山包四周射孔的死角,爬了上去,开始往下挖,想挖穿山头,然后往下扔手雷或是炸药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玄灵书店〕〔御天〕〔谭香菱曲天风〕〔进化之眼〕〔高能二维码〕〔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都市妖孽修真高手〕〔超级直播奶爸〕〔王牌一对一:陆少〕〔长生天阙〕〔霍先生,有个小子〕〔一宠到底:总裁大〕〔乡村小医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