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世霸尊〕〔火影忍者之十字瞳〕〔千魔录〕〔西游之金乌大圣〕〔诡神冢〕〔百花大帝〕〔都市超级医仙〕〔官运红途〕〔我欲断天〕〔酥春眠之熙月无双〕〔魂帝武神〕〔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我的高维游戏机〕〔极品透视小仙医〕〔网游之骷髅也疯狂〕〔后卫之王〕〔白夜猎凶〕〔无敌辣条系统〕〔医妃逆天:废柴大〕〔上帝使用手册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我还年轻,却已经老了一回了
    ——小说导读(三)

    “我才不回去了,我要你陪着我一起远走高飞,离开这个鬼地方。”明月很干脆的说。

    这对于三狗来说不啻于一声惊雷,吓一大跳,慌忙的词不达意的说:

    “你说……你说什么?要去哪里?”

    明月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子,借着三狗手里的火笼子的亮光,看着三狗的眼睛坚定得说:

    “你还不知道吗?还是装傻啊?我爹妈马上就要把许配给那个死郑守城的,我才不愿意跟他呢,我要跟你过,我们一起走,走得远远的,走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我不信了,我自己就不能做主了?”

    三狗顿时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一时半会都蒙着,反应过来后,多种感觉重重的压过来,压得他难以承受,十七岁的肩膀,实在是难以承受如此的重量……

    ……

    尽管背后是满畈的渔火,可前面,却是一片黑暗,路在哪里?我看不见。

    曾经在多少个夜晚里,默默的呼唤着你

    而现在,你就在我的身边

    我却,开不了口

    曾经在多少次回眸里,默默的注视着你

    而现在,你就在我的身边

    我却,无法看着你

    曾经,曾经多少个曾经

    我默默,默默的默默,

    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悲狂,向谁歌?

    唯低头,默无声

    ……

    在这个无尽的黑夜里

    希望就像手里提着的渔火一样

    虽然它是自己提着的

    但它不属于我自己

    它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因为我控制不了它

    我无能为力

    在炎热的夏夜里,三狗却悲凉的站在无尽的黑夜里,倔强着站着,不再跟着明月走了。

    “好你个三狗,原来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明月憋不住得哽咽道:“你不走,好啊,我走”

    一个绝望的前行,一个绝望的走不了。

    看着明月即将模糊的背影,即将被黑夜吞没,三狗张了张嘴,想喊,却喊不出来。

    怎么办?把一个女孩子扔在黑夜不管?何况是跟亲人一样亲的明月。还能怎么办,三狗只得再次跟上明月。

    也许,前路崎岖难行,但,有我陪着,就不再担心你;

    也许,前途莫测难辨,但,有你陪着,纵然苦累也值。

    尽管前头是刀山火海,这个时候,三狗也只能跳了下去了;三狗也知道,这个腿这么的轻轻的一迈,将是一辈子的事了,身后的世界,身后的亲人,身后的兄弟好友,都得背叛了。

    ……

    大胡子土匪头吃喝的差不多时候,让手底下人继续吆三吃喝,他自己踱着方步,走进了房间里,看着一点都没动的碗筷,看着她,说:

    “静慧”

    “请叫我王夫人”

    “静慧,你不认得我吗?我是胜达啊,水南的潘胜达”

    “我认识的潘胜达,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明诚妈俞静慧,再也憋不住,两行清泪滑落而下。

    那是三年前,不对,是四年前的事,那一幕幕,如一刀刀一样,早已刻进了心底深处坟墓的墓碑上,擦不掉抹不平了……

    ……

    等到静慧伸手抹掉脸上的水渣子后,才发现一个划船的汉子,站在浅水滩上,正不讲理得拿着个大水瓢子,勺着水向岸上的人群里泼水。

    抹了把脸的静慧,脸上还挂着水珠子,宛如出水芙蓉般的静雅动人,那个泼水的汉子眼睛都看直了,僵直得站在靠岸的浅水滩上。

    跟做梦的一样,时间在此刻停止转动,天地间,只剩下对面这个扣人心弦的女孩;良久之后,旁边的队友推了这个泼水的汉子一把,他还没有醒过来,手上的水瓢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水里了。

    看到这个犹如大呆鹅一样的泼水汉子,静慧不由得莞儿一笑;一笑倾城啊,整个世界都成了你如花儿绽放般的笑容。

    这时候,秀娥也找了过来,两人身上衣衫都有些被水泼湿掉了,女孩子家不好意思,赶紧就转身回家换衣服去了。

    留下站在水里的那个叫“潘胜达”的后生,直直得望着她们的背影,许久,才回过神来。

    ……

    秀娥她们连拉带拽的,把胜达撵到了河边,拉到了静慧身边,然后退走,制造出个两人的空间;静慧正出神还没回来,还不知道胜达已经来到了身边。

    “那个…静慧…”,胜达在静慧的旁边,嗫嗫嚅嚅的。

    静慧心头一跳,急忙转过头来,看见胜达,差点都不认识他了,头发乱糟糟的,满脸胡子拉渣的,憔悴得不成样子。

    静慧一下子所有的怨念全没有了,心软的一下子眼睛就红了;想伸手去胜达的脸,却又举不起手来。

    “你瘦了这么多啊”,胜达看见静慧,瘦得眼窝都陷下去了,脸色惨淡的,整个人都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由得心疼万分。

    胜达很想把静慧搂入怀中,好好的疼一把,可是脚好像被什么钉在地上一样,怎么也移动不了,只能说句苍白无力的话语。

    可就一句话,一句这样极其普通的安慰话,却让静慧泪流满面,看着胜达竟说不出话来。虽没执手,却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胜达看着梨花带雨般的静慧,惨然笑着,说:

    “不要这样子,你这样子,我会很难受的”

    静慧急忙用手抹掉脸上的眼泪,低头轻声急道:“我不这样子了,你想我怎样子?我就怎样子。”

    胜达看着静慧,苦笑到,转头眼望着一江秋水,随着五颜六色的河灯缓缓一路而去,经过了这段难熬的时间后,胜达也明白了这世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跟这河水一样,是无法抗拒的,不由得长叹一声:

    “我们今生怕是没有这个缘分了,希望来生能修得不止是同船渡…”

    “为什么要等来生?我们今生就可以”

    “你们家不同意……”

    “我们家是不同意,那你有没有问我同不同意?”

    “你是…你同意吗?…可这…能有用吗”,胜达虽然激荡不止感动不已,但也无奈的呢呢喃喃着。

    “我同意的,我一开始就同意的”

    “……”

    胜达无言以对,看着她这样子,更是难受,如果她不同意,或许更会死了这条心,就当没有了这回事;可现在这样,他原本是能赢的,却输得这么惨,不甘心啊。

    “我们现在就走,坐你的船,我们走得远远的,现在就走”,突然间,静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有这么大的勇气,竟然敢冒天下大不讳,“私奔”,这个字眼,以前看起来是多么的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啊,可现在,居然,自己提出来了。

    静慧迫不及待的话,吓得胜达一大跳,他也完全没有思想准备,这么大的事情,他是想都没有想过,要是自己一个人,四处闯荡天地为家,那都不是问题。

    但是和静慧,不能这样子,他喜欢她,是要给她一个家,一个幸福,而不是仅仅要的她一个人就可以了,他接收不了心爱的女子跟着他却漂泊四方无家可归。

    “不能这样子,静慧,你等我三年时间,我一定混出个人样来,再去你们家提亲去”

    “三年?你不知道我们家现在隔几天都有人提亲,到时候就怕我妈相中了一个,我怎么办?”

    “那就一年,行不?就一年,你替我扛一年,明年的中秋,我一定再去你们家提亲”

    沉吟几许,静慧也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法子,就答应了胜达的要求。

    这个时候秀娥和弟弟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们要找她回家了,心急之下,打开背囊,想翻点什么东西给胜达。

    遍寻不到合适的东西,最后静慧看见手里还拿着把纸扇子,就递给了胜达,说,“我要回家了,这扇子给你……”

    胜达被秀娥她们拽出来时,走的急,也没想那么多,没拿任何东西,这浑身上下的,找不到一个物件给静慧的。

    心急之下,把胸口处上衣都带开了线头,索性,就一把顺着线头,把衣服撕了下来一小块布,递给静慧。说:

    “你在家要安安心心的,不能再瘦下去了”

    “好的,你在外面也要注意身体注意安全”

    “我会的”

    “我等你”

    ……

    何事秋风悲画扇

    今年他会怎样?应该不会再次的蓬头垢面的吧,想到去年见到他的情景,静慧不由得又甜蜜又开心,那个大呆鹅,呆呆的,头发乱糟糟的,脸脏兮兮的,真好笑……

    ……

    等待…

    等待在等待中,焦虑

    失望…

    失望在失望中,无望

    无奈…

    无奈在无奈中,绝望

    ……

    这到底是怎么了?河里的花灯逐渐的稀少,人群也逐渐的回家了,可该来的那个人,还是没有等到,静慧等得开始有点慌张了,到底是怎么了?不停地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

    黑夜里,静慧兀自瞪着乌黑黑的眼珠子,想,怎么就死不了呢?要是在这个中秋节前就死了,那该多好啊,那是死得多么的快活啊,因为活得那么的快活。

    可现在,还是死不了,活着,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情啊,但又不能死,“父母在,不远游”,同样,“父母在,不轻生”。

    所以,再难受,再委屈,也要活下去,就当着是前世的孽,今生来还吧。

    我已经死了,虽然还活着;

    你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死了。

    今生,不会再有你这个人了;

    今世,就算有再见,也是路人。

    三天后,大病初愈的静慧起床后,自己默默的洗头洗澡,洗涮干净后,换上干净的衣服,走进了母亲的房间,第一句话就是:

    “娘,帮我嫁掉吧,嫁得越远越好”

    “那个…那个他呢?”,在县城里消息灵通的母亲,其实也特地去问过秀娥,隐约的知道了这事,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现在也只能让女儿自己去消化去承担了,做爹妈的,这种事,怎么也帮不上。

    “他?他已经死了”

    “……”,一阵无言后,母亲还是长叹一口气说:

    “好吧,我着手去操办,你要保重自己的身子,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

    三四匹马连同上面的骑者,旋风一般的席卷过来,吁……一阵勒马声从身后传来,转眼间,马上的四个人跳了下来,堵住了三狗明月的路。

    “你个狗日的,我要你的命”,明诚一个纵身扑倒三狗,直接就拳头擂了上去。

    三狗知道了该来的,就会来的,是躲不掉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想想也是,这个时间家里肯定是乱成一锅粥了。

    也好,打吧。

    三狗闭上眼睛无颜见自己的兄弟,手脚也不动,任明诚发了疯似的打自己。

    “走开”,明月用力推开了明诚,冲明诚吼到:“是我要带三狗走的,跟他没有半点关系,要打,就来打我,来啊,打我啊”,边吼边往明诚身上凑。

    打了三狗几拳后,明诚的气也消了些,但还是觉得不解恨,眼神越过夹在中间的明月,气鼓鼓的冲三狗说:“快点给我滚,滚得远远的,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狗日的,你就是个狗日的”

    三狗不吭一声,默默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走,可这黑夜里,这天大地大的,哪里有我的藏身之处啊?

    正抬脚走时候,明月冲了过来,抓住三狗手说:“你一个人,要去哪里啊?要走,就一起走”。

    看着妹妹这么的不讲道理,明诚气炸了,对一起来的几个族弟使了个眼色,他们一个人负责拿几个火把,其他几个人一把架开三狗,明诚则拉起明月往家里方向走。

    明月一边挣扎手,一边大声的叫到松手,这个时候明诚不再像平时里一样了,那么的听话那么顺从,而是强硬的不松手,拉着明月,甚至是拖着明月往回走。

    明月没走出一几步路,突然停了下来,明诚也停了下来,因为不敢再动了,原来明月空出一只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短刀,顶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家伙,这娘儿俩一样一样的人,当然明诚他是不知道母亲会是个这样的人,表面看似柔弱,其实刚硬决绝、倔强无比、不惧生死。

    大家都转过来,不敢乱动,看着明月,明月还带着泪珠的脸,竟然笑了起来,说:“拉我啊,来啊,拉啊,再拉我,我就死这里”

    ……

    最后牛牯找了多家货主,用人格担保,借下巨债,拿着白花花的银洋,到青楼去赎出小翠,小翠还是铁了心的不见。

    急得牛牯拿出刀子要自杀在小翠房间门前,小翠才迫于无奈打开房门,放牛牯进去,说:“以前的小翠已经死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翠了,你真的不要再这样作贱自己”。

    牛牯也是个犟牛子,说,我这辈子就认死你了,不管你怎么了,我还是要找你的,以前的事我全都了解了,都不是你的错,要错,也就是我没钱的错,是我穷的错。

    现在,我借了钱,你自由了,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可以慢慢还钱,总有一天,我们会把钱还清的,那样,我们就没事了。但是,所有的这些,都要你来,我们一起来,小翠,你是个明白人,我说的,你懂吗?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小翠也明白了牛牯是真心的,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心底里也暗暗敬佩牛牯是条汉子,是条有担当的汉子,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

    唉!这辈子虽然命苦,但有了这个男人,那也是值得,哪怕是在一起没几天,也要去珍惜,哪怕前途是刀山火海,也要跟着一起跳,死了,那也是值得的。

    ……

    “再不行,你就当还三狗的债,你欠三狗一个婚礼,就把这个婚结了,还给他,让他死也能瞑目啊。”

    明月突然像被点了穴一样,全身一震,继而瘫软下去,多天流不出的眼泪,在这一刻,也像被突然找到开关一样,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抱着干娘失声痛哭。

    这一哭,很久很久,都停不下来,明月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一直得不到理解、得不到原谅、得不到宽容,现在,终于得到了。

    哭吧,哭吧,好好的哭一次,把心里的难受、委屈、疼痛、绝望…..统统都哭出来吧;三狗妈抱着这个苦命的孩子,联想到自己儿子三狗,同是世上伤心人,和明月一起抱头痛哭。

    良久良久,瘫坐在地上的明月才哭得停了下来,抱着干娘不放,咬牙切齿得下定决心,说:

    “干娘,我答应你,我嫁出去。”

    ……

    其实守城还真沉不住气了,血气方刚的年龄里,天天晚上守着个如花似玉的合法妻子,还不能动手动脚的,这简直是反人性的行为。

    终于在一个晚上,守城憋不住了,老子不憋了,天塌下来也不管了,转身一把抱住明月,明月吓一大跳,条件反射的要反抗。

    可一个弱女子,那是守城的对手,守城跟野兽一样,发了疯的扯开明月的被子,扑了上去,可当一亲到明月脸庞的时候,守城整个人就泄气了下来。

    这手里摸的,嘴里亲的,全都是明月湿乎乎的眼泪,明月也不再反抗了,直挺挺的躺在那里,只是流泪,无声的、不停的流着眼泪。

    守城像似冬夜里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一样,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灰溜溜的爬起,默不作声的把明月盖上被子,自己也无奈得钻进了冰凉的被窝里。

    “守城,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该嫁给你的,本来……本来,我是永远不嫁人的。”

    “……”,守城长叹一声:“我等你,我能把你娶进门,我就能等得起你。”

    “……”,这明月心里可是百般忧愁,却无法对谁诉说。

    “明月,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是三狗他…他已经不在了,我们的日子,也得要过下去啊。”

    “……”

    “我们从小四人,就在一起,像兄弟姐妹一样;很小的时候,我就发誓,我要我们都在一起,不分开,我要照顾你一辈子。”

    “……”

    “之前,三狗在,你拉着三狗走,我自觉退出,我觉得三狗是我的好兄弟,让他来照顾你,是可以接受的,我自己也会慢慢想开的。”

    “……”

    “我也相信,三狗是能照顾好的,你喜欢,他也喜欢,你们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的,会比我幸福的,只要这样子,我就已经足够了。”

    “……”

    “可是现在,三狗不在了,他已经没有办法来照顾你了,没有办法给你幸福了,剩下的只有我了,我想,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能证明自己,也能给你幸福的。”

    “……”

    “我坚信,三狗要是能开口说话,他一定会答应我的,也一定会让你,到我这里来的。”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提三狗了…守城,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说了”。明月再也忍不住了,用被子蒙着头,在被窝里竭尽全力的压低声音,哑哑的哭着。

    听得守城心疼无比,连着被子,一把紧紧的、紧紧的抱着明月。

    但愿此生,此生有足够的寿命,有足够的力量,

    我要紧紧的,紧紧的抱住我这可怜的明月,

    不放手、不松手,永远的,死也不放手……

    ……

    你是皎洁当空的明月,

    而我,我只是一条狗,

    一条瘪着尾巴的狗,

    一条蹩脚得学着狼的狗,

    学着狼,对着月亮嗷叫着,

    声音永远没有狼那样的响亮、悠长。

    你是明月里的嫦娥,

    而我,只是一头猪,

    每天晚上在走不出去的猪圈里,

    看着月亮不睡觉的、神经兮兮的猪,

    就算长大,成了猪八戒,

    就算历经劫难取经回来,变回天蓬元帅,

    那嫦娥,也不是我的嫦娥。

    这世界上啊,

    还真的不如没有三狗这个人吧,

    但愿这,

    天上的雨点砸死我,

    地上的蝼蚁踩死我;

    或者,用遗忘的泥土,

    来埋葬我那可笑的骨骸,

    这样,就不用再捉弄我了,

    也没有人会嘲笑我了,

    更没有机会践踏我了。

    这个梦,终于碎了一地,

    如同一地鸡毛般的琐屑和糟杂;

    如同山间深处的细小野花一样,

    从盛开到枯萎,无人知晓,

    也没有人,会看一眼。

    从此,

    没有黑夜,能让我成眠,

    没有黎明,能让我醒来。

    千山万水,我未走远,却已经只剩背影了,

    地老天荒,我还年轻,却已经老了一回了。

    ……

    一餐饭,让她记住了一辈子

    听说三狗要去买点特产小吃给原部队的兄弟们,杨慕华自告奋勇,女生对逛街和小吃,天生就具备着这方面的特长。

    杨慕华带着三狗,跑遍了整个南京城,知道三狗口袋没啥钱,就自己掏钱另买了一大堆吃的。

    搞得三狗挺不好意思的,只挑了些好带的、不容易坏的,其他的让杨慕华自己带回去,给宿舍里的姐妹们吃。

    末了,三狗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凑了个数,请杨慕华下了个馆子;这,让杨慕华非常的感动,什么叫大方?这就是大方。

    有钱人可以请你吃山珍海味,但几乎没有人能把所有积蓄什么房子车子掏出来给你花掉,但三狗虽然穷光蛋一个,却能把身上所有的钱掏出来,请她吃顿好的,能不让她感动吗。

    虽然这个逻辑很没有道理,也没有什么可比性,但作为当事人在当时的那一刻,杨慕华确实是拿这个来比较了,上心了。

    正是这一餐饭,一餐普普通通的饭,让她记住了一辈子。

    ……

    她眼睛里闪过忡忡的忧心,但还是鼓励他要英勇杀敌,她在后方会等着他。

    尽管那一刻,他是多么的想抱一下她,甚至是亲一下她,但是,他没有,也不敢;或许,会为此怯懦而后悔吧。

    他虽然年轻,才刚刚二十岁,可这些人生的滋味,究竟如何?一无所知,他,可不想连这些都没有尝过,就在战场上牺牲了,和她永别了。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的快,过得这么的仓促啊,为什么不让他好好得去把握住机会,那么,他带着她的芳心上路,肯定是不同于现在的惆怅。

    ……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三狗会想起了她,那个她,现在都不好意思说出她的名字……不就是杨慕华吗,要勇敢的说出来,哪怕是在心里对着自己说。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呢?她那么的漂亮、优秀、家世显赫,我是配不上她的,到最后,肯定也是徒劳一空的。

    唉!就算是徒劳一空的结果,也要去想,去努力追求;哪怕自己身在阴沟里,也要努力去仰望星空;毕竟这或许是自己努力前往的动力之一吧。

    ……

    浮生美梦,为欢几何?

    三狗刚合上眼,就感觉回到了南京城,原来是得胜班师回朝,三狗和兄弟排的战友们全副武装、精神十足、骄傲地昂着头颅、踩着整齐的步伐,走在南京城里的街道上,接受民众的欢呼和迎接。

    真的是把日军打败了,两边的人群捧着鲜花、挥舞着小旗子,齐声欢呼着国家的英雄们,人群中那不是杨慕华吗,她正用力地惦着脚、挥舞着手。

    她也看见三狗了,大声喊着什么,人声鼎沸听不到,她肯定是在喊我名字吧,三狗狠激动,但没有办法出列和举起手来挥舞相认。

    怎么办?突然,三狗边走边来了个标准、有力的军礼,高昂着头,眼睛直盯着杨慕华不动,一边跟着部队走一边扭着头,敬着礼。

    杨慕华一下子眼泪就涌出来了,三狗他,他在人山人海里,看见我了,跟我敬礼了。

    他,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荣耀;

    他,也是我的骄傲、我的荣耀。

    她,在人群中,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满足;

    他,在铁流中,坚定地迈着步伐,滚滚向前;

    她,努力分开人群,追随着他,追随着自己曾经的梦而去。

    入城仪式一结束,杨慕华就拉着三狗出列,在长官牛牯的默许下,在兄弟排艳羡的目光中,三狗一身的戎装和装备都来不及换下,就被杨慕华急冲冲地拉走了。

    以前大方端庄且带有一点高冷刁蛮的杨慕华,现在完全变了个样了,变成了一个小鸟依人般的小姑娘了,拉着三狗的衣袖,像一只翅膀扑棱的喜鹊一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他们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地走着走着,竟然一致的来到了去军校后山的坑道工事那条山路上了,两人相视一笑,心有灵犀。

    漫山的绿色丛中,点缀着鲜艳的红花,杨慕华又像一只蝴蝶,松开了三狗的衣袖,扑向了鲜花。

    调皮的她,摘了一朵戴在自己耳朵边的发际上,喊着:“三狗,我好看吗?!”

    穿着天蓝色斜襟学生裙装的杨慕华,那绝美的脸庞边上,有一朵红艳艳的鲜花,犹如画龙点睛般,人世间的美景,莫过如此了。

    三狗竟然一下子看得呆了,忘了这里是人间,还是仙境?

    看着三狗呆蒙的样子,甚是好笑,杨慕华不由自主地咯咯的笑开了,银铃般的笑声,更是把三狗给迷晕了;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莫过如此。

    那一双晶莹明澈的眼睛,一笑,变成了天边的月牙儿了,盈盈的秋水则要溢出来了;那明艳的脸,一笑,就如花般绽放着;美得无以伦比。

    调皮的她,居然把一支花,插进了三狗背后步枪的枪管口里去,还不许三狗拿下来,就一直背着。

    然后,她挽着三狗的手臂,一路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工事的壕沟里,两个人坐在壕沟里,仰望着蓝天白云。

    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晃的眼睛有点花,头有点晕。

    三狗突然想起来,毕业上战场临走的时候,很想抱一下她的,现在,她就在自己的身边,是那么的近,肩并肩紧紧的靠着。

    现在,三狗很想抱一下她,可是,还是不知道怎么办?怎么抱她?尽管把靠着她的右手都腾出来了,都举到她的后脖子地方了,可还是不敢搂住她。

    战场上不惧生死的勇气去哪里了?怎么变成这么的畏手畏脚了?三狗不明所以。

    或许,喜欢一个人,只是动物的本能和欲望,只会想着去占有去索取;

    而爱一个人,则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享受,是百般的舍不得、是捧在手里的呵护、是不求回报的付出。

    看着三狗的傻样,杨慕华又气又好笑,大方泼辣地一把把三狗的手拉过来,搂着自己的肩膀,顺势把自己的头靠在三狗的怀里。

    第一次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满怀如水般的温柔,让三狗沉迷不已;几缕她那细细的青丝,随着风儿,飘扬在三狗的脸上。

    三狗去捋顺她的头发时候,手和她的手碰在一起,自然地握在一起;这一牵手,但愿是一辈子的,再也不分开了。

    她抬着头,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盖着眼睑,像是在享受这美好的时光,也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三狗好像被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牵引着,慢慢地,对着她吐气如兰的娇唇,亲了上去……

    ……

    不管怎样,在战争中,在连自己性命都朝不保夕的环境中,能收到这样的来信,给予了三狗巨大的精神享受。

    在养伤的几天里,三狗反反复复地拿出她的信来,看了又看,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一次都看不厌,她写的每一个字,都能背诵下来了,还是要拿出来看。

    有时候,就是不看内容,只是看着她写的字,都是觉得莫名幸福的,闻着信纸,会有淡淡的香味,那是她的味道,莫名地向往和憧憬。

    即使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三狗也要把她的信,放在内衣最贴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因为这信是她亲手触摸过的。

    这样子,就能时时感觉这信纸,像似她的手,在摸着自己的心脏,那一次次心的跳动,是在为她而欢欣跳跃着,为她而活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秒每一刻。

    ……

    无惧生死,结婚庆之

    一起在南京的基督教教堂里,做了一个简单而又圣洁的西式婚礼,把她们一帮留守的女生感动得痛哭流涕的。

    婚礼刚结束,新郎夏健刚及伴郎们,就接到命令,马上赶回光华门外大校场机场,就要起飞去执行任务了,新娘颜淑慧只能捧着花,送他们远去。

    走在最前面的新郎夏健刚,一直坚持着没有回头,他生怕这一回头,就没有力量再往前走下去了,身后的幸福,是他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幸福。

    而现在,只能让这个幸福,留在身后,祈祷自己,既然获得了一辈子的幸福,就能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慢慢消受。

    可是,现在,不行。自入军校第一天就铭记于心的校训让他在此刻只能这么选择;杭州笕桥航校的校训: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的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这是对死亡的蔑视,也是对战争的无惧;更是对敌人的一声吶喊。每一个进来的学生,不只为了战胜,而是以不惜一死的精神,飞向天空,在长空之中,决战至死,甚至同归于尽。

    既然知道自己和同学们一样,是个将死之人,他其实一开始是不答应和颜淑慧结婚的,她那么好,那么的舍不得把她的大好前程浪费在他身上。

    只是她一再坚持,就算是死,不管谁先死,我们都要先结婚,结了婚,我就是你的人,你也是我的人,就是死,我是你的鬼,你是我的鬼。

    一个女子,如此的大义凛然,让他一个七尺男儿赧颜汗下;只有敢于直面生死,才能不惧生死;敢于直面幸福,才能珍惜幸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