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残王傻妃:代嫁神〕〔官运红途〕〔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帝诊所〕〔唐思雨邢烈寒最新〕〔Boss生猛:总裁,〕〔穿越养娃日常〕〔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级小神医〕〔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回到古代当花旦〕〔轮回乐园〕〔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黑暗扎基奥特曼〕〔我们的电影时代〕〔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色声香 第869章 天下第一和他
    夜幕下的战斗伴随着奇幻色彩的真气爆发,宛如出现在黑夜里的彩虹。

    聂十三的淡蓝色似雷真气,与黑影所散发的棕色真气碰撞,爆发出的火花像烟火一样绚烂。

    还没走远的千佛寺僧人们都停住了脚步,和夏商一样呆呆地望着半空。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就算不是完全的实力均等,在短时间内也很难分辨出孰强孰弱。

    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四周真气在不断增强,一股无形的压力也越来越明显。

    夏商的心已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他已经渐渐感觉到天地有了异变的可能。

    见识了这么多次宗师之间的战斗,夏商也明白了许多,衡量宗师的另一个标准就是。

    一旦宗师施展全力,必然会引起天地异变,出现无法解释的天地异象。

    而那个天下第一的高手就是凭借这天地异象来判断否认是否是宗师,是否在京城之内。

    千佛寺的虽然离京城很远,但有了仙桃山的经历之后,夏商不敢保证这么下去会不会再次招来那令人发毛的雾气。

    他可不相信自己得到了那一堆铁甲就算是击败了天下第一,更不会相信这铁甲崩塌代表着天下第一的死亡。

    所有的一切都应该跟天下第一的功法有关,可能拥有某种寻常人无法理解的特异功能。

    如果今天他继续出现,就不能保证这次会和上次一样那么幸运。

    夏商内心是充满担忧,但他现在什么有做不了,只能看着两个人影如浮光猎影一般来来回回。

    天上黑云在堆积,隐隐有真正的闪电在酝酿,夏商心里想着肯定是要完了,这么下去肯定会被京城里的人发现。

    可就在这时,天上忽然落下一道人影,如炮弹一般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耳边炸出一声巨响,这满是石头渣滓的佛堂前爆发出一阵纱雾,遮天蔽日让人睁不开眼。

    夏商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沙尘散去。

    夏商回过神来,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常。

    这让夏商长出一口气,好在今夜战斗没有爆发到无法化解的地步,也不必担心再遇到那个天下第一。

    夏商起身,前方还有一阵朦胧的沙子没有重归地面,纱雾中的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跪着。

    夏商认得聂十三的背影,看是他赢了。

    他的剑正稳稳地架在对方的脖子上,一动不动。

    夏商走了过去,正看见一脸风尘的老和尚浑身是伤,双膝跪在被砸的微微下陷的地上,同样是一动不动。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聂十三皱眉,死死地盯着对方,似乎随时都可能一剑结束对方的性命。

    老和尚虽然狼狈,一身如枯木的皮肤带着许多血口也看着吓人,但他并没有喘气,如石头一样跪着,连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如此僵硬了一会儿……

    夏商开口:“你……”

    才出口一个字,面前的老和尚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来得突然,而且他的笑声根本不想个老人,而是像个孩子般尖锐,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总之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笑声同时,老和尚忽然一个后滚翻,扎眼就多开了聂十三的剑锋。

    聂十三也是被突然的笑声搞得有点儿愣神,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察觉。

    聂十三提剑想要冲去追,却见老和尚行为怪异,一步一摇,摇头晃脑地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聂十三和夏商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刚才与之交手是否能感觉出他的头脑清醒。”

    聂十三在思考,片刻之后沉声回应:“招式没有章法,全靠一身真气,若说失了神志倒也不假。”

    夏商又看了眼不远处的老和尚,此时老和尚又盘膝而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若真是这样……还能从他口中得知什么?”

    聂十三眉头微皱:“先前主持便说了,大人质疑来此是为何?”

    “我相信,一个老和尚不是那么容易发疯的。”

    “可现在……”

    夏商皱眉:“就算到了现在,我依旧认为他还没有发疯。还有天下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不会一切都发生在我们来的头一天。

    这只能说明有人不想我们去调查这身铁甲。”

    “大人为何如此笃定?”

    “你与他交手,眼看天地异象将现,他却在这时候突然摆阵。为什么?我的理解是,他也担心我所担心的事,所以他不敢展现宗

    师的全部实力。再者,就算浑身是伤,但他气息不变,神色如常,一看就是游刃有余,从他狂笑一声摆脱你的剑时,我就觉得

    如果此人撕下面具与你光明正大地打一场,或许你不是他的对手。”

    聂十三眉头皱得更紧,看了眼夏商,又看向了老和尚。

    同时夏商上前走了几步,对着老和尚一拱手:“大师,我说的对吧?”

    对面的人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老和尚忽然开口,语气平稳而又缓和,没有丝毫异常:“心魔是第二个自己,所谓的天下第一就是他的心魔……”

    “心魔是第二个自己,所谓的天下第一就是他的心魔……”

    夏商小声念叨了一遍,显然是无法理解的。

    夏商看着聂十三,聂十三也是一头雾水。

    夏商往前走了几步:“还请大师讲得明白些,先前所言究竟是何意思?”

    问过之后,老和尚再也没说话。

    夏商等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几步冲上前,用手搭在老和尚的鼻尖,顿时头皮一麻。

    “死了?”聂十三惊讶!

    “为何如此?”夏商更是不解。

    夏商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只是来问几个并不要紧的问题而已,怎么可能会牵涉到人命?

    难道是自己逼死这位大师?

    夏商是真的不明白!

    难道自己已经在不经意之间触碰到了这个世界的禁忌?所以大师必须用死来守护秘密?

    那这铁甲,还有那个神秘的高手究竟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心魔是第二个自己,所谓的天下第一就是他的心魔……”

    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他指的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病娇太子,得哄着〕〔最狂御灵师〕〔幽冥真仙〕〔最强神壕〕〔老婆的头号黑粉〕〔我的创业时代〕〔异世之召唤亿万神〕〔诡神冢〕〔腹黑竹马:小青梅〕〔武道天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极品狂医〕〔极品保镖〕〔万古神龙变〕〔九零美发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