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帝使用手册〕〔星囚〕〔毁灭者之全世界的〕〔游戏主播之我就是〕〔绝地求生之电竞巅〕〔你真是个天才〕〔王牌宠婚:顾少,〕〔巴顿奇幻事件录〕〔宝中宝〕〔北宋振兴攻略〕〔文物守护神〕〔创造游戏世界〕〔死亡之地一百天〕〔一往情深,傅少的〕〔天帝分身〕〔逍遥在初唐〕〔修仙我有强化炉〕〔瓦罗兰传说〕〔我是一名魂修〕〔老婆,求领证!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墨单紫薇 第七百零七章 第一更
    “以神奴的神通,有六成把握可以离开这里,此地虽说吸力过分,但正因为如此,才会安全!”

    王墨眼中露出沉思,少顷,他心神一动,立刻飞出一道银光,此光落下化作一顶晶莹剔透的罩子,这罩子仿若一个缩小版的古钟,但却如同蛛丝编织而成!

    “避仙罩...我王墨第一件法宝!你到底有什么秘密...”王墨轻轻的摩挲在避仙罩身上,静下心来,心神慢慢的融入其内。

    不仅仅是当初的师尊神农,即便是不久前遇到的阳之剑神也曾说过王墨身上有一件强大异常的法宝,当日王墨还以为是自己体内的杀气仙力..幽冥鬼火亦或者是远古雷魂让阳之剑神误会,但当王墨在深渊内无意间使用避仙罩时!

    他永远忘不了阳之剑神的表情,那一种近乎疯狂的惊讶,可是对于这避仙罩,阳之剑神也并不知道它的来历,只是说此物的强大无可估量!

    裂缝外一片漆黑,唯有阵阵的呼啸之声回荡,好似把这缝隙隔绝了天地,使其单独的存在,那呼啸的声音,便是此地,唯一的倾诉。

    无尽的吸力,从那深坑内传出,仿佛要把一切吞噬。

    裂缝内,王墨盘膝而坐,望着外面的漆黑,他整个人,似乎也与四周的黑暗融合,不分彼此,只有其目光内时而闪过的电光,好似雷霆划过,把裂缝照亮。

    身在此地,一种发自内心的孤独,渐渐的浮上心间,他在这里,好似隔绝了世界,被所有人遗忘...唯一伴随他存在的,便只有那两百多年的回忆。

    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王墨的寂寞,便是在回忆中,渐渐的浓郁。

    就好像是躲在某一个时间内,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又或者是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让他牵挂的人。

    “爹娘的墓,不知是否有人去扫......”黑暗中,传来王墨的一声喃语。

    避仙罩散发着淡淡的银光,飘在王墨的跟前,与黑暗融合的王墨,轻轻的抬起手,避仙罩慢慢的落在其手心,在忽明忽暗的柔和之光中,使得王墨,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放松。

    “有时候想想,我王墨倒像是一个天煞的孤星,我身边的亲人...就..那么..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王墨眼中露出苦涩。

    没有人知道,在这勾亚无尽地界内,在这深坑下方,这一处裂缝中,此刻,还有一个敢于逆天反地的人,在感受着心中的没落。

    王墨在这裂缝内,已经坐了三年。并非是他不想离去,而是裂缝外的吸力,在这三年的时间内,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在一年多前王墨摩挲避仙罩的刹那,深坑内的吸力好似风暴一般扩散,使得这数丈大小的裂缝的一半,都被吸力波及。

    神奴傀儡的神通,原本可以为他增添六成离开的把握,可吸力的突然爆发,让这六成的把握,骤然缩至两成...王墨没有失望,只是以平静的心态,度过了余下的两年。

    修为达到了入法道之后,渐渐的缓慢下来,毕竟入法道,是修仙第二步的开始,天地虽大,可又有几人能够走过第一步的巅峰..达到第二步那...除了一些天之骄子,哪一个达到巅峰者,没有数年的磨砺,王墨的资质即便绝佳,但若非一颗执着的仙心与特殊的经历,很难走到这一步。

    阿鼻三道境的每各境界,都分为初,中、后三期,毕竟突破了惊门仙宫已然与仙魄合为一体,但入法道这个第二步开始关卡,阻拦了多少限制,耗尽了多少人的寿元,如同一座难以跨越的大山,拦在了多少人的身前。

    如今等待王墨的,便是无尽的孤寂与沉默。他每天,都是这样盘膝而坐,静静的望着裂缝外,耳边听着呼啸,眼中看着漆黑,一动不动。

    一声轻叹,从王墨的储物袋内传出,他储物袋自动打开,飘出一个紫金令牌。

    令牌在半空漂浮,在其内,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的浮现。

    王墨没有去看那紫金令牌,甚至脸上没有半点的惊色,有的,只是无尽的平淡,在这紫金令牌出现的前一刻,他握住了手心。

    “寂寞始于家...孤独在于亲...”模糊的身影,看不到正面,但其声音,却是徐徐的传出,这声音飘渺,在裂缝内回荡。

    王墨没有说话,而是双指成剑,在身前向前一点,这一动作极为简单,没有任何花俏,但在王墨身上,却是蕴含了一股奇异的心境,简简单单的一点,却是立刻使得那紫金令牌颤抖,其内再无任何声音传出。

    王墨收指,看了那紫金令牌一眼,右手虚空抓住,扔入储物袋内。

    这三年中,紫金令牌内的模糊身影,出现了四次,每一次,都是这般,传出一声飘渺的呼唤。

    但四次呼唤却有不同,前两次那模糊身影都是让王墨下去这下方地底,见王墨不理,后两次却是以王墨心中的莫落开始暗示!

    这深坑下方有什么,王墨没有好奇,他的冷静始终不散,甚至就连裂缝外对面下方那延伸而出的大石上,那神秘的传送阵,王墨都没有去看过第二次。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好奇,是最犀利的杀招,可以抹杀一切的存在。

    王墨在等,等裂缝外深坑的吸力,消弱的那一天。

    这深坑内的吸力,没有规则可言,它既然能在三年前突然爆发,也就可以在数年后突然降低。一切,都需要等待!

    黑暗中,王墨闭上双目,心神沉浸自身奥义之中。

    他的奥义是生死,以王墨对生死的感悟,却也只能使出生死之气,对于更高的境界生死之河的领悟,王墨却始终力不从心!

    当初王墨也曾勉强使用过生死之河,但所谓的生死之河,当年只是以十亿尊魂幡上亿魂魄凝化,这里面,还缺少了一命绝煞。

    魂魄,虽说拥有凶气,但却不足以成为王墨的生死之河,因为它只有凶,而无煞!

    “真正的生死之河,并非是那种强大的魂魄,往往越是简单,越是弱小之魂内,蕴含着更多的凶与煞!”王墨沉思。

    “若能离开这里,还得从凡人之魂内,抽取凶煞之气,凝练成我自己的生死之河!”

    王墨睁开双眼,望着裂缝外,缓缓的伸出右手,其指尖,伸进前方裂缝内的分界线。

    这分界线外,虽也在裂缝内,但吸力却已经存在。他的指尖,在穿过分界线的刹那,立刻感受到了一股血肉被吸扯的痛。

    他手指上的肌肤,好似波纹一般出现起伏,甚至指甲,都有一种被生生拽扯的感觉。

    “我王墨被困在此地,但却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感受天地之力,感悟生死轮回的机会!”王墨目光平淡,但却有一丝阴霜闪过。

    “但,在这之前,却是要把体内的麻烦,彻底的驱除!”王墨收回指尖,其上一片麻木,没有了知觉。

    杀伐之戮他以防万一,全部存在了神奴傀儡身上,此术自王墨领悟之后,已经成为了他极为重要的一项神通,下定决心体内不留半点,王墨也是经过挣扎之后才做到。

    之前随着修炼这杀伐之戮,王墨体内的杀气仙力突破到了另一境界,杀之意,这杀之意初始时尚未变化,即便是王墨把杀伐之戮全部送给神奴傀儡后,也同样如常,但,在三年后,也就是数月前,王墨清晰的感觉到,杀之意有了异变。

    这种异变,会带给王墨一种好似当年吞下黄粱仙果般的疯癫,甚至让他有一种必须要立刻把杀伐之戮收回般的冲动。

    王墨目光闪动,眼中露出一丝果断,站起身子,毅然的踏出一步,这一步,便直接跨越进了分界线内。

    巨大的吸力顿时疯狂的撕扯王墨的身体,想要把他拖出裂缝。

    王墨体内仙力运转,缓缓的盘膝坐下,抵抗吸力的同时,也在默默的感受着吸力的变化。

    这吸力中透着一股阴寒,融入体内,游走在经脉之间,只不过寒气不浓,仙力运转便可驱散,这一坐,便是数日,感受着吸力的变化,这一天,王墨再次迈出一步。

    这一次他所在的位置,吸力更大,其体内的血液似乎流动都缓慢起来,仿佛要脱离而出。

    “还是不够!”王墨目光一闪。

    裂缝上空处,深坑旁边,密密麻麻飞满了狰狞的凤豹,它们不敢过于靠近,吸力太大,若是距离近了,它们的身体便会被吸入坑内。

    在这群凤豹兽之中,有一只全身透出紫金之光的凤豹,它飞行所过之处,其他凤豹兽纷纷避让,咆哮之下,更是可以让其他凤豹兽身子颤抖。

    只不过,这只全身透出紫金之光的凤豹,眼中却是始终透出焦急,徘徊在深坑外,近三年!

    它甚至有数次想要冲入深坑,但却在看了一眼身边同伴后,生生的止住。

    阵阵低啸,从它口中传出,向四周回荡...好似一个与亲人走散的幼子,在呼唤着亲人的名字...

    巨大的吸力从裂缝外传来,牵扯着王墨的身体,那裂缝,如同一个森森兽口,想要把王墨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