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帝使用手册〕〔星囚〕〔毁灭者之全世界的〕〔游戏主播之我就是〕〔绝地求生之电竞巅〕〔你真是个天才〕〔王牌宠婚:顾少,〕〔巴顿奇幻事件录〕〔宝中宝〕〔北宋振兴攻略〕〔文物守护神〕〔创造游戏世界〕〔死亡之地一百天〕〔一往情深,傅少的〕〔天帝分身〕〔逍遥在初唐〕〔修仙我有强化炉〕〔瓦罗兰传说〕〔我是一名魂修〕〔老婆,求领证!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王墨单紫薇 第八十七章 雀皇之柱
    五月初的季节,说不出冷,也自然没有难熬的热,轻微的风抚过大地,掠过了万千生灵,吹过了这神秘的仙都之境,掀起一些尘土如雾,在黄昏的夕阳下,转了个弯儿,卷在人皇之国,落在了此刻于这乐城胡同,坐在那里的一个面容冷峻的少年身上。

    此人赫然便是与新罗王决斗那日而莫名来到仙都的王墨。

    “老二,我还真好奇,你一整天都在发愣,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个年约二十二三岁,面带威严之色的青年拍了拍王墨的肩膀,之后便坐在了王墨的身边。

    暗想着明日就是月圆之夜了,只要自己进入到神农殿中,这一切的疑问自己都将会得到解答,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王墨微微一笑,说道:“大哥,我只是在想我们以后要干什么?”

    闻言,贺方心头微微一怔,自己好像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想的赶紧长大好为贺家老小报仇,长大了才发现自己的确有些无能为力,自己如今都已二十三岁了,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门武者,现在的自己所能做的无非就是照顾好这三个弟弟。

    贺方轻轻的抿了抿嘴唇,笑道:“这个....还真没好好想过,不过我现在就想抓紧时间练功,争取早一日成为惊门武者”

    “当武者多没前途啊!要不咱们修练仙法吧!”

    猛然出现的贺誉,吓得贺方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随即笑骂道:“老三,你走路不带声音的吗?”

    “大哥,你看,你都是开门后期的武者,还不是依旧没发现我这个连开门初期都还未到的人,所以说练功没前途,修仙多好啊!不禁能长生,还会翻山倒海的!”

    “不过,修仙有那么容易吗?”身后贺宝忽然对着贺誉耳边说道,吓得贺誉也是一哆嗦,看着二人的胡闹,王墨不禁摇头笑了起来。

    片刻之后,四兄弟便盘腿坐在地上,聊起天来。

    贺宝吧唧吧唧嘴巴,说道:“我想考个状元,这样,我就能像那些当官的有钱人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百无一用是书生!小子”贺誉一拍贺宝的肩膀,又道:“不过你长的这么俊,说不定哪家深闺的富家小姐突然中意上了你,到时候,你照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过我觉得读书在精不在多,你看乐城的教习先生,每月也只有几块铜币,甚至不如老张头的木匠铺子赚钱,读一辈子书又能怎样,就算你是满腹经纶,还不是那些当权者让你干什么你还得干什么,还不如去学木匠手艺,想来日后总算能解决温饱,好过像吉夫子那样。”

    听完贺誉的话,贺方几个人全都有些沉默了,贺誉的话也并不是瞎说,仙都虽然有人族的存在,甚至占据着仙都一般的人口,但仅仅对于那些武者来说,人族都只是蝼蚁般的存在,更不要说是那些呼风唤雨的仙人。

    “难道,我们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吗?”良久,王墨开口道:“大哥,这样下去,你的家仇何时才能了结?”

    “我......”贺方眼睛盯着王墨,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贺宝眨了眨眼睛,问道:“二哥,那你说我们该干啥?小宝听你和大哥的!”

    “修仙”...........

    话毕,贺方,贺宝,贺誉的眼睛均是瞪得滚圆,半晌,贺誉才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说道:“二....二....哥,我刚刚是开玩笑,胡说八道的.....你.....”

    “小誉,不管你刚刚有没有说出那些话,我都会选择成为一名仙者,更何况你说的很对,我们这些人永远都是那些当权者脚下的一只蝼蚁,那些日子,我想你和大哥还有小宝,比我要了解的多”

    贺方三人当然知道,王墨说的“那些日子”是什么意思,对于那些日子,自己又岂是只是了解那么简单,为了一个馊掉的馒头,自己都会被人打的半死,这些年的流浪,自己挨过多少打骂和*,难道自己想要活下去就这么难吗?

    当那些当权者打着造福百姓的旗号,花天酒地的时候,又有多少像自己一样的人,因为坚持不下去而横死街头的,又有多少因为成为那些当权者的替罪羊的人而家破人亡的。

    自己要想活下去,就必须站在那些当权者的头上.......

    贺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压掉心中所想那些悲伤的事情,开口道:“那....我们... 该如何修仙那?更何况我们连武功心法都没有,更别说那些修仙之术了&ot;

    “大哥,你们相信我吗?”

    看着王墨那深邃的双眸,贺方三人一脸坚定的同时点头道:“相信”

    王墨淡淡道:“明天......一切都会改变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目中坚定之意更深..........

    深夜。

    王墨躺在屋内贺方专门为自己搭起的床铺上,看着漆黑的四周,王墨那深邃的双眸散发着精光,待到确定贺方他们都已经熟睡了,王墨才轻轻的坐起身来,沉默的推开房屋的木门,一阵微风吹起他杂乱的头发,那风很凉,似伴着这月光而来,散落大地。

    院内很安静,又有那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城楼,方能证明那当权者的夜夜笙歌,王墨抬起头看着天空。天空月明星稀,很是璀璨,那银河似永恒一样,让王墨的眼中慢慢露出了迷恋。

    轻轻的盘腿而坐,左手呈对折状紧贴在右手心上,感受到自己体内仅存的那一丝内力,王墨紧绷着双手,把其运到自己的胸口之处,伴随着内力的到达,王墨胸口渐渐闪烁着微弱的绿光。

    那绿光越闪约亮,待到那绿光布满王墨全身之际,便猛的消失不见了。

    当王墨再次睁开双眼之际,自己赫然置身于这神农殿中,微微的松了一口长气,王墨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

    还未等其站起身子,远处便出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小娃娃,你怎么现在才来?你要急死老夫啊!”

    扭头看到雀皇柱散发着鲜红的光晕,而一旁的鬼皇之柱已早已失去了光泽,王墨心知这声音的主人定是这雀皇柱的神农。

    径直的走到雀皇柱跟前,那柱下果然站着一个身着红色长袍的老者,待到老者转过身来,王墨才发觉此人与先前的神农人身和神农鬼道,到是有些不同,当然相貌还是一样的,只不过反观这个神农,除了衣服是红色的之外,连头发和胡子都是鲜红的。

    未等王墨开口,那红衣老者便说道:“老夫神农灵精”

    “呵呵....小娃娃,你到是挺有魄力的”

    王墨微微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呵呵.....你那日与新罗王的决斗,竟然不惜耗尽仙力,与其生死一搏,要不然又怎会释放出那么强的仙力波动,以至于惊破这仙界之门把你送到这仙都之境”

    “你的意思是说,这仙都便是地球上武者们所说的仙界?”

    “是也..是也......”

    回想起那日新罗王口口声声说仙界根本就不存在,倘若他现在在场,不知又会作何感想那?

    嘴角微微一扬,王墨眉头微微一皱,问道:“灵精,我为什么连一个开门武者都打不过?”

    神农灵精,捋了捋鲜红的胡子,笑道:“想必,人身跟你说过,地球只不过是上古人族的一支分脉,无论是体质,天赋还是修炼的心法,都是远不足仙都人族的万分之一,再说你仙力早已耗尽,仅存的一丝内力又怎是仙都人族的对手”

    “别说是武者,就是这仙都之境中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瞬间将你击倒”。

    王墨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我还能回到地球吗?”

    “据我所知,多半是回不去了!”

    虽然心中多少有些预料到会是这样,但王墨的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似乎看出了王墨的悲伤,神农灵精呵呵一笑,说道:“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应该顺从天命的安排,与其悲伤的心死,不如安然的接受这一切,更何况你还有三个新结拜兄弟吗?”

    无视神农灵精的开导,王墨嘴角微微一扬,淡淡道:“我命由己不由天”

    话毕,神农灵精只是深深一笑,便指着身后散发着鲜红光芒的雀皇柱,说道:“现如今还是先恢复你的仙力,比较重要”

    随即又是深深的一声轻笑,说道:“神农的重生,可就靠你了!”

    “什么?”

    闻言。王墨刚要询问,却发现那神农灵精早已消失不见,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王墨径直的走向雀皇柱中。

    因为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王墨在进入雀皇柱之时,到没有往日的大惊小怪,待到进入雀皇柱中,却发现里面是一个书房,大约一百平米的石室里摆满了书籍。

    更让人意外的是,在这众多书架的中央,却是一座水池,水池里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泡,那奇异的芳香也不禁让王墨为之着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霍先生,有个小子〕〔御天〕〔乡村小医圣〕〔王牌一对一:陆少〕〔重生之都市仙尊〕〔一宠到底:总裁大〕〔谭香菱曲天风〕〔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火爆女君的修仙路〕〔夫人,魔尊大人盼〕〔无敌超能高手〕〔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进化之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