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帝的一品魔妃〕〔地球攻略战〕〔妹妹不可能是精灵〕〔都市透视眼〕〔天界打工皇帝〕〔我有九个金丹〕〔娇媛〕〔快穿:我在聊斋里〕〔田园盛宠:农女太〕〔学神不好惹〕〔穿越之悍女种田〕〔重生之时代霸主〕〔我的野蛮老祖〕〔苏陶陶穿唐记〕〔白马掠三国〕〔霸道女婿〕〔英雄无声〕〔木叶之均衡忍者系〕〔海贼之沼泽果实〕〔报告Boss,你出局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海 第十七章 瞭船
    回到南洋军府的陈沐一直在想,俞大猷为什么在临别时多次称离朱舰为离娄舰呢?

    “高公,离朱和离娄,那么容易听错么?”

    陈沐有点担心,决定回头给俞大猷派个医生过去,人老的时候是会出现幻听、衰弱、记忆出错这些症状。

    想着这事,陈沐有些狐疑地看向高拱,这老爷子可也上岁数了。

    高拱已经忙了好几天了,整个南洋军府年后都在筹备麻贵即将跨越海峡向亚墨利加探险的事,为预防会出现的各种情况,不论疾病、战争还是海上风险,都必须庙算清楚。

    “离朱和离娄?如何会听错,这是一个人。”

    高拱诧异地抬头,搁下狼毫笔,眼珠从眼睛右侧转到左眼角,接着向上一翻看向陈沐,问道:“小帅爷这是又闹笑话了?”

    “一个人?”

    陈沐的脸有些僵,舔舔嘴唇,问道:“离朱不是上古神兽?”

    “什么神兽,那是个人,黄帝丢了玄珠,让离朱去找,他的双目有百步明察秋毫之能,为黄帝找回玄珠。”高拱敛起衣袖,道:“周朝的庄周称离朱为离娄,所以这个人就有了两个名字,他到底叫什么今日已无从得知,但人们提起这两个名字,就知道是他。”

    “原来如此,晚辈受教了。”陈沐拱手点头,笑道:“以后一定要多读书。”

    “陈帅不必读书了,想读书也要你有空才行,如今已位极人臣,还是等你有后人,让他多读书吧,到时老夫若在,收个弟子也无妨。”高拱说着老脸微微撇着,“断不会教他像他爹般不学无术。”

    陈沐撇撇嘴,心知别管是小帅爷还是不学无术都只是玩笑,他心里清楚,顾命大臣在南洋难免心有明珠暗投之感。

    能舌尖嘴利地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这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

    笑过了,高拱问道:“陈帅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高公过俩月就知道了,南洋卫造了大天灯,能放人上天那种,辅以电报,可让人知二三十里外的情况,不论海上还是陆上,穿插合围、集兵突破,今后这些战法会更加容易。”

    高拱挑挑眉毛,没有细究天灯载人上天这种事,他知道陈沐总是在做这种事,而且足够谨慎,不保险是不会用的,他只是眯着眼睛问道:“陈帅是想,让探亚墨利加的麻贵船队用上这个?”

    陈沐点头道:“是,海路远航,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我等无准确航往亚墨利加的海图,一旦迷航难返,就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西人以亡命徒为探险家,皆以小船凭借勇气搏击风浪。我们的旗官都有这样的勇气,我可以让他们拿命去搏,他们会的,但我不能。”

    陈沐嘴角上翘,露出满足神色道:“上有朝廷倾国之力起三宝下南洋,陈某亦要举才力,助麻贵成事。”

    高拱颔首,他知道在海上如果看不见土地意味着什么,哪怕仅仅是从鸡笼岛南下吕宋岛,这条对南洋旗军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海路,临近陆地最后几日船上水兵依然会感到烦躁与怀疑。

    至于长时间看不到希望,大海能给人带来何样的绝望,血战关岛的林把总最清楚。

    高拱深深从喉咙叹出一声,陈沐这人哪儿哪儿都好,除了有时候像没读过书的莽夫一样,还很让人别扭的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一般人不应该都把这种思虑放在心里,不说出来的么?

    “所以陈帅就给大天灯起名叫离朱,别人都把这称作离娄?”

    陈沐点点头,拍拍高拱书房的座椅坐下道:“同高公所言相差无几,是船,我给装天灯的大船起名叫离朱,相当于船的级别,像赤海一样;也不是别人都,是俞帅,他一提这个就说离娄。”

    听陈沐这么说,高拱挑起眉毛对陈沐高看一眼,一本正经地问道:“这个名字,是陈帅从哪儿听来的?”

    高拱可不信,陈沐能有这深度,随口掏出来千百年前古书里的上古人物名字,甚至连名字的主人是人是兽都不知道。

    陈沐转头望向窗外,岛屿远处的力夫与旗军正在修造新的南洋军府,他才不会告诉高拱是听徐渭说的,他脸上的居庸关在说谎时不动声色,道:“在下偶有所得。”

    “俞帅毕竟持重,是在提点陈帅,名字里没朱更好。”

    陈沐皱起眉头,稍加思索,小声道:“犯了忌讳?”

    “那倒没有,国朝忌讳都在明律里写着呢,太祖宽厚,并无避讳。此后避皇帝名的次字,唯成祖皇帝单字避讳。”高拱摇头道:“近音之类亦无避讳,太祖皇帝以来,唯一避猪,是因武宗属相,太祖皇帝还给杀猪的写过对联呢,叫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斩断是非根。”

    “要这避讳,就得用朱批批下杀猪的吞朱砂自尽。”

    “不过俞帅也没错,他是七辱四贬、夺荫下狱的战将,比陈帅谨慎也属平常。”高拱缓缓摇头,道:“自古不乏因言获罪者,大多是祸及池鱼,真要办,你必陈帅给战船起什么名字,办你私聚甲兵又如何?”

    还真别说,要旁人说这话,陈沐就笑笑,高拱是久居内阁做过首辅的,说出这话气势就大有不同,硬是让他心跳了两下。

    接下来,在高拱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陈沐就已扯来桌案笔墨,挥毫十余字,大步流星走到门口,拍给随身近卫道:“装信入驿,送往广东都指挥白静臣。”

    高拱看着陈沐再坐回椅上,眼都不带眨的,感慨道:“陈帅情急泼墨,都不用装信,没十年交情,谁能看懂?”

    “无妨,静臣兄能看懂八分。”

    “常吉去京师还没回来,我很想他。”陈沐摇摇头,随后对高拱说道:“不说这些,盘算日子,苦兀岛旗军应已种完人痘,筹备也差不多,等瞭船一到,他们就可以启程了。”

    “瞭船?”

    陈沐狡黠地笑笑,坐得乖巧,“对,就是瞭船,带天灯的,叫瞭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玄灵书店〕〔御天〕〔快穿花妖:病娇男〕〔超级直播奶爸〕〔谭香菱曲天风〕〔进化之眼〕〔高能二维码〕〔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都市妖孽修真高手〕〔王牌一对一:陆少〕〔长生天阙〕〔邪帝缠宠:神医九〕〔霍先生,有个小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