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帝的一品魔妃〕〔英雄无声〕〔木叶之均衡忍者系〕〔海贼之沼泽果实〕〔报告Boss,你出局〕〔神镜小农民〕〔官印〕〔我的日本文艺生活〕〔尸王宠妃之捡个尸〕〔他有很多好习惯〕〔七零俏神医:老公〕〔时空神玉〕〔血精灵崛起〕〔至尊兽皇,榻上撩〕〔霸道女婿〕〔尘脉〕〔女总裁的特种保镖〕〔顾先生,求共度余〕〔木叶之投影魔术〕〔锦绣田园:骗个夫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海 第一百零九章 人才
    陈沐是仔细琢磨过明朝皇帝的,嘉靖皇帝是非常明显的分水岭。

    在嘉靖之前,从太祖皇帝到明武宗,这些皇帝都有一种天之骄子的气概,或者说多多少少带着些外向的野性。

    也许他们的中央集权不是那么出色,但国家机器运转良好,打出土木堡那样的大败仗,都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但自嘉靖皇帝起,明朝皇帝开始向着心术、偏着阴柔,越来越内向、越来越集权,偏偏又没了先祖那种开拓进取的精神,变得控制欲超强,而且还带有非常严重的宅化倾向。

    偏偏,神中年把世宗皇帝当作明君楷模,拿着这一套来教万历。

    所幸,陈学对这个年龄段的皇帝看上去还有不小的诱惑力。

    这次离开紫禁城,陈沐是身上套着宦官衣服被名叫张鲸的小太监从东华门带出去宫的。

    他正跟小万历灌输什么皇帝要亲掌军权,三分天下的统治者需要有完整的世界认识之类的老一套,守在乾清宫外的宦官便来报说张居正请求面见皇帝,把小万历吓得满头冒汗。

    浑沦吞枣地罩上日月袍,把陈沐藏在耳房里让人把他带出去,自个儿在寝宫里会见张居正。

    直到陈沐穿着宦官衣服别别扭扭地出宫,才在心头纳闷:皇帝没穿正常服制害怕张阁老,为啥要把他也拉下水,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乾清宫啊!

    是小皇帝自己搞了个作战研究室,又不是他教的,有必要跟这做贼一般嘛?

    “爵爷,小的看您是心善的,又深受皇帝爷爷器重。”太监张鲸也算是万历近侍,虽不算亲信,但是张宏的人,如果将张宏、王安比作小万历的左膀右臂,这就是根小指头,待二人走出宫门,斟酌着小声问道:“跟您打听个事儿?”

    张鲸生得不难看,甚至在普遍瘦弱的小宦官里还算好看的,眼神也很灵活,看起来像是会做事来事的,尤其这自称,听起来对陈沐是尊敬得没边儿了。

    “边走边说?我回府里换身衣服,你正好让人把衣服随后送到府上。”

    “哎!”

    张鲸眼见陈沐答应,点头哈腰地招呼几个锦衣校尉把陈爷挡严实了不让旁人瞧见,吩咐人将陈沐的衣物随后送到府上,这才稍稍落后,小声道:“这几日朝廷因陛下夺情的事动静不小,杖责六七十,是要将人打死的,若打得轻些……”

    小宦官的眼珠转了转,声音更小,道:“不影响大局吧?”

    “哟,公公这是,神通广大呀。”陈沐似笑非笑地看了张鲸一眼,这个小指头,还能影响到廷仗呢,他眯着眼问道:“收人家银子了?”

    “没有,没,确实是有人来求,爵爷冰雪。”张鲸没敢承认收了贿赂,不过看陈沐眼睛望过来,又不敢死硬,尴尬地笑道:“小的这也是为孝敬皇帝爷爷,就爷爷那身军府,尚衣

    监硬要五十两才给小的做,这才给皇帝献了上去。”

    五十两?

    北洋被服厂军服上衣四钱五分、马裤四钱二分、革带三钱,哪怕连着佩刀、手铳全算上,五十两都够一小旗用了。

    紫禁城的物价已经这么高了吗?

    “都看着呢,打轻了对公公没好处,但银子你放心收,别照死里打就好。”其实陈沐觉得此时给父亲过七的张居正入紫禁城,皇帝那边也已经做好了工作,后边的廷杖未必还能打下去,不过这小宦官收些个银子倒不碍事,他道:“只要不害了性命,就够他们对公公感恩戴德的。”

    “多谢爵爷点拨,如此一来上赶着找打的,小的也遂了他的愿。”

    张鲸小声嘀咕被陈沐听到,诧异地问道:“还有上赶着找打的?”

    “嗯,有个新科进士小官,在刑部观察政务,叫邹元标还是什么,想奏手本又怕被打死,托人找上小的想求个情抬抬手,保个性命,这才敢奏上手本。”

    机智呀!

    从情感上,陈沐其实是支持朝臣弹劾张居正夺情的,既然以道德治国那就得接受这个规则,就像张居正心里清楚的那样,有了巨大的道德污点,今后的下场不难想象。

    但放在当下环境上,陈沐却并不认同他们的做法,尤其陈沐的脑袋里还带着一点阴谋论的看法,这些弹劾张居正的人既有一心为公的,也有掺杂私心的。

    比方说这位,很聪明、表现欲望很强,而且很有胆识。

    问题出在张居正不能单纯以忠臣或奸臣来分辨,他是强臣。

    史上是有先例的,汉朝时的强臣霍光,国家被治理的很好,但总有意外之举,比方说“这届皇帝不行换个行的。”

    换下来的皇帝叫海昏侯,后来墓被打开,一堆陪葬金子和铜钱。

    “这是聪明人,公公也帮我个忙?”

    张鲸可能正盘算能从这帮挨揍的朝廷小官身上榨出多少银子,听陈沐这一说眼神迷茫地转过头来,随后才连忙点头道:“爵爷请说,只要小的做得到!”

    “公公肯定知道,这朝廷和宫里不一样,宫里的聪明人多了,讨陛下欢喜,是好事;宫外的朝廷呢,这些大臣都是要做事的,有才能就够了,昏庸不好,但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陈沐说着转头望向张鲸,道:“这人太聪明了,就好斗。”

    “你不斗人,别人看你太聪明也要斗你,朝臣若整天忙着互相斗,天下哪里还能有好日子过,陛下在宫里也不舒服不是。”

    “在下想请公公做的事说难不难,不过挺费力,没事给陛下吹些风,今后像这种聪明人。”陈沐眯着眼睛笑了,道:“放到海外去,那边用得上他们这种好斗的才能。”

    张鲸是不太明白陈沐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也不妨碍他的事,嘿嘿笑道:“爵爷放心,这事儿呀,包在小的身上!咱没别的本事,只是陛下近人,爵爷将来有什么话,派人传信给小的,小的帮爵爷给陛下说!”

    “这可是帮了大忙,陈某就多谢公公啦!回头,东洋有什么新奇物事,派人给公公送来,由公公呈送陛下,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少爆宠:小甜心〕〔腹黑爹地宠妻坏〕〔玄灵书店〕〔御天〕〔快穿花妖:病娇男〕〔超级直播奶爸〕〔谭香菱曲天风〕〔进化之眼〕〔高能二维码〕〔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都市妖孽修真高手〕〔王牌一对一:陆少〕〔长生天阙〕〔邪帝缠宠:神医九〕〔霍先生,有个小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