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他有很多好习惯〕〔别给我刷黑科技啦〕〔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操盘手札记 第二百二十九章 心酸
    刘中舟上午在外面参加会议,十点多的时候,他收到李欣的短信提醒,说是今早期铜价格又上涨了三百多元,这消息让他忧心忡忡,后面会议上说了些什么,他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他就急急忙忙赶回了公司。

    以往像这样的会议,如果没有安排会议用餐,会议结束后,刘中舟一般都会让司机开车去江城饭店,在那里美美地吃上一顿,酒足饭饱之后才会回公司。

    可是今天这个消息让他觉得非常意外,他没有心思在外面耽搁,想要赶紧回去一看究竟。

    他回到公司的时候,正是午饭时间,他急急忙忙上了楼,路过乌云玉办公室的时候,他见门关着,就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想叫乌云玉下楼去给他打一份饭带上来。

    可是敲了几下,里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于是他进了自己办公室,打电话把姜华叫了进来,问:“小乌去哪里了,怎么没见她人?”

    姜华说:“董事长,我正要给您汇报这事儿呢。”

    刘中舟问:“怎么回事儿?”

    姜华说:“乌云玉今天一大早到公司里来递交了辞职信,您在外面开会,所以我就没跟您说,想等您回来再汇报。”

    刘中舟不解地问:“她辞职了?因为什么呀?”

    姜华说:“我问过她,可她没说具体原因,不过看得出来她的态度很坚决,说是今天以后就不到公司里来了,需要办手续的时候再通知她。”

    刘中舟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安排人给她办手续吧,一定要做好交接工作。”

    姜华说:“好的,我会安排的。董事长,那乌云玉这个秘书位置安排谁来接替一下呢?”

    刘中舟现在的心思全在期货价格上,顾不得想这个,就说:“你看着办吧,行政办这边找个人暂时顶替一下,以后再说。”

    姜华答应一声转身要走,刘中舟又叫住他说:“你让他们下去食堂给我打一份饭带上来。”

    姜华说:“您还没吃饭啊?要不我让人出去给您买一份得了,您看想吃点什么?”

    刘中舟摆摆手说:“不用出去买,食堂打一份就行。”说完,他就专心摆弄起桌上的电脑来了。

    姜华赶紧出去安排人给刘中舟打饭去了。

    周末在家里使用期货行情软件的经历,让刘中舟感觉到这东西确实非常好用,远比之前听李欣的汇报和看邮件直观得多,所以他打开桌上的电脑又下载安装了这个软件。

    从行情软件上来看,上午收盘的价格可比李欣说的要高得多!

    刘中舟这下有点儿慌了。

    他原来估计上周末在利空消息的背景下,那么大涨幅的上涨非常不正常,那应该是一种假象,是空头请君入瓮的一种伎俩,目的是诱使多头进一步深陷其中,然后再反手一击。

    其实上周五上午他做出这种判断的时候,就预计空头的反击说不定当天下午就会出现,可是他一直等到收盘的时候,看到李欣发来的邮件,才知道行情根本没有明显下跌的趋势,价格反而是越走越高,几乎收在了历史最高点上。

    那样的结果让他这个周末过得有些忐忑,还想着今天新的一周开始了,这期铜的价格怎么也该有个回调才对啊,哪会这么一直往上涨呢?

    可是眼前的结果再次让他失望了,这一上午又亏损了八百多万!

    黄洪亮从法院出来后没有回公司,他开车来到儿子学校门口,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后,坐在车里仔细分析了一下现在面临的难题。

    刚才在法院里,除了儿子的监护权以外,他答应了王菊芬的其它要求,可是现在仔细想想,把家里的存款全都给了王菊芬之后,期货上那些亏损靠什么去赚回来呢?

    这倒也罢了,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钱的事以后慢慢想办法。

    可关键是儿子的监护权,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件事上黄洪亮心里也没有一点把握,现在的他面临着从未有过的难关,经济上的困难咬咬牙总能扛过去,可是亲情上的难关却让他输不起,他不敢想象要是儿子被判给了王菊芬,今后的日子会怎么过!

    黄洪亮就这么坐着,烟抽了一根又一根,估计着到了下课时间,他这才从烟雾腾腾的车里出来,进学校去找儿子去了。

    这马上就要离婚了,他还不知道儿子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王菊芬有没有对儿子说什么。

    黄洪亮大概也知道,儿子这个年纪,有些事情是可以自己做主的。将来儿子的监护权到底归谁,要是父母双方争执不下的话,法院判决的时候,会以儿子的意见为主。

    以前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工作上,对儿子的关心程度远不及王菊芬,再加上这次离婚是王菊芬提出的,事前没有一点征兆,打了黄洪亮一个措手不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跟儿子沟通这方面的事情。

    上周末的时候王菊芬一直呆在娘家,而且把儿子也叫了过去,要是她再跟儿子说些什么的话,以儿子目前这种未成年人的是非判断能力,原本他就比较依赖王菊芬,再受她一面之词的影响,那自己的胜算就更小了。

    所以他急着要找儿子谈谈,看看他都知道了些什么。

    他很少到儿子学校里来,对儿子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儿子的教室。

    黄洪亮来到儿子教室门口时,正是下午第三节自习课的时间。他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会儿,还没等他找到儿子坐在哪里,他儿子就先看到了他。

    他儿子起身来到门口,问道:“爸,你来干什么?”

    黄洪亮说:“我来看看你啊,你怎么星期六星期天也不回家?”

    他儿子说:“我妈让我住在外婆家。”

    黄洪亮把儿子带到楼梯口,说:“那你什么时候回学校的?”

    他儿子说:“今天早上回来的。”

    黄洪亮说:“我还一直等着你回来带你出去玩呢,你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他儿子说:“以后再去嘛。”

    黄洪亮和儿子平时就很少沟通,今天来到学校里找儿子谈话,不论是他还是他儿子都觉得有些不自然,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一会儿,黄洪亮也没觉察出儿子的神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黄洪亮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周末没回来,在你妈那边她对你说什么了没有?”

    黄洪亮这句话一出来,他儿子就沉默了,低着头,脚在地上来回蹭着。

    黄洪亮一看儿子这副神态,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多想儿子听到这句问话的时候,会奇怪地反问他:“没有啊,我妈会对我说什么?”那样的话,就说明儿子对父母要离婚的事情一无所知。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会找个借口离开,不对儿子吐露半点这方面的信息。

    他知道,这种事情对孩子的伤害最大,大人受的伤害是自找的,可孩子是无辜的。

    自己听到王菊芬到法院起诉离婚的消息后都半晌回不过神来,何况儿子这么小的年龄,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变故。

    要是王菊芬没有对儿子提起这事儿,他也不打算提起,他会考虑一个更稳妥的办法,在合适的时候再跟儿子说。

    可是现在王菊芬已经对儿子说明了一切,黄洪亮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他在心里暗自骂道:这个蠢婆娘,你就不会为儿子想想!

    黄洪亮犹豫了很久,还是问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他儿子依然低着头不说话。

    黄洪亮这时突然看见一滴大大的泪珠从儿子低垂着的脸上滑落下来,重重地砸在楼梯口的水泥地上,摔得粉碎,那湿润的痕迹在干燥的地板上显得那样的刺眼。

    黄洪亮在外面也是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吆五喝六的主,心肠也算是很硬的了,可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由得悲从中来,鼻子一酸,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伸手拍拍儿子的肩膀,说:“没事,不想说就不说了!”

    他儿子弯起手肘擦了一下眼睛,蓝色的衣袖上立刻映出一道泪痕。

    黄洪亮看得出来儿子极力掩饰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也许因为这是在学校里,儿子怕被同学看见,这要是在家里,他可能早就哭起来了。

    这个儿子从小就比较软弱,一点也不像自己,黄洪亮为这事儿没少说他,可是说多少都不起作用,儿子就是这种性格。

    而且黄洪亮越是说他,他就越是疏远黄洪亮,到最后儿子对王菊芬越来越依赖,对黄洪亮这个当爹的倒像是可有可无的,回到家里有什么事都只会找他妈,一天到晚和黄洪亮也说不了几句话。

    上初中以后,儿子住校,和黄洪亮的接触就更少了。

    他每周末才从学校回家,星期天晚上就赶回学校去,黄洪亮在外面出差的机会比较多,就算是不出差,黄洪亮晚上喝酒应酬也要很晚才回家,父子俩一个月也见不到两次,彼此越来越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