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第一强者〕〔芝加哥1990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第235章装什么三贞九烈
    <fontcolor=red><b></b></font>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桌子腿的边上静静的躺着一块粉色手帕包着的小包。收藏本站

    何小西弯腰把手帕拿起来,有点沉甸甸的。

    “这块手帕是何小南的”,柳氏认得。

    手帕打开来,里面有一团金银首饰。用一截红头绳系在一起。

    何小西把头绳解开,清点了一下。一对金耳环,一对金手镯,三个金戒指,其中一个镶着宝石戒面。另外还有一只金镶玉的玉观音。

    除此之外,还有一对小孩子的银手镯,一把银锁,和一块刻着富贵吉祥图案的银牌。

    “这种银牌,应该是从小孩的帽子上剪下来的。”马氏摩挲着那块银牌,给大家解释它的用途。

    “造孽呀!”

    大家都心情沉重。随身佩戴的首饰都被何小南搜刮了来,孩子的帽子都给剪了,孩子还离了大人身边。只怕大人凶多吉少。

    “这些东西,谁都不得往外说,防止有人见财起意来诓骗孩子。”何小西交代大家。

    “对外就说在后山打猪草的时候捡了个女娃,看看有没有人来找。”

    何小西把东西藏了起来。今后找着她家人,就让孩子带回去。找不着,就等孩子大了以后交给她。

    这个年代的社会福利机构还没有,基本捡到的孩子都是自己收养或是自己找人收养。

    正说着话,陆大妹过来了。“三哥,你赶紧回家去,部队上来人来家访来了。”

    村里这次走八个后生。十多个人报名,体检和政审之后剩下这八个人。今日来家访。家访是征兵工作的最后一个环节。

    家访结束,当兵的事情就确定了。之后再有后悔的,一概作为逃避服兵役处罚。

    “快去吧,好好表现。”马氏乐呵呵的撵陆友财赶紧回家。家里的老人想法简单一些,对于当兵这种事情都是支持的。

    不像陆友富那人,让他自己去或许眼睛都不眨一下。让他弟弟去,跟剜了心肝一样。

    陆大妹拉着何小西一起去:“小西姐,去我们家玩一会吧。”

    何小西也想看看部队家访是什么样的,就跟着一起去了。

    三个人兴冲冲的进了陆家的大门。看到坐7在堂屋里的两个人,陆友财停住了脚步,脸也黑着。

    “怎么是你们俩?”语气特别冲。

    “是你”那两位也没想到会是他,一时气氛有点僵持。

    陆友财他们回来之前,陆友富因为心里不乐意,虽然没板着脸,但也不是很热情。坐在一边当壁板,都是陆大伯和伯母两人在招呼。

    此时见陆友财态度不好,又怕他得罪了人以后被人穿小鞋。“怎么说话呢你”照着脑袋给了一巴掌。

    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管教自己打,是为了不让孩子出去以后被别人管教别人打。

    待大家了解了情况之后,看到那二人有点惭愧,陆大伯哈哈笑道:“都是误会,不打不相识,两位也是侠肝义胆,路见不平。”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怎么没抱回来”大伯娘问道。

    “放我们家呢,他马上去当兵,放我们家方便些,褚家的孩子也放我们家呢,一个羊是放两个羊也是放,放一块照顾不费事。”

    大伯娘就暗自叹口气:十三就没打算把那孩子抱回来,若不是部队上的人来了说穿这事,可能他连说都没打算跟家里说。家里有一对那么不着调的娘和妹妹,他嫂子们又忙,他也不敢把孩子送回来。

    想到这里,就回头剜了一眼闫氏和陆二妹。

    闫氏和陆二妹虽然靠自己的脑子想不出来又怎么惹到屈氏生气了,但是也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往角落里挪了挪。

    这次家访很顺利。陆友富虽然不高兴,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会再反悔。

    从陆家出来,两位又依次去了其他七户人家。

    何泥墩家,春草的丈夫何二喜回来了。大白天就要扯着人回屋。春草不愿意:“你放开我,大白天的像什么样子。”

    “装什么三贞九烈,我不在家,听说你没少勾引大侄子。”拽着头发把人拖进屋里。

    “我没有,你们不要含血喷人……。”余下的声音,都淹没在施暴声里。

    何二喜提着裤子:“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跟大侄子的事我就不追究了,过几天我带个人回来,给老子伺候好了,才有你好日子过,敢坏老子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出了门,何二喜的大侄子何六斤正依着门框往里偷看。看到他叔出来,拿了一根烟递给他叔,拿火柴点上。

    何二喜从衣兜里掏出来一叠钱拍到他胸口上。他忙弯腰用两只手接住。“叔,您交代我打听的事我都打听好了,……。”

    下面的话被何二喜打断了。何二喜带着何六斤进了旁边的屋子里。

    两个人躲在一起又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话。后窗根下,春草蹲在下面正在偷听。

    因为匆忙,鞋子趿拉在脚上,被扯乱的头发随手拢成乱糟糟的发髻。衣襟上的纽袢扣错了位置。

    眼睛里全是仇恨的目光。

    屋内,何二喜问何六斤:“陆家大宅的老十三把孩子抱何大孩家去了?”

    何六斤:“嗯,还跟着两个当兵的一起回来的,那俩当兵的是去他们家家访的。”

    “他们家老十三要去当兵想个办法给他搅合黄了。”

    “不是说这次征的兵都是要送去半岛战场的吗?为什么不让他去”

    “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该你打听的别瞎打听。”

    春草怕被发现,不敢再听下去,从屋后出来。却跟何大喜媳妇走个对面。怕偷听的事被揭穿,吓得直发抖。

    何大喜媳妇却没注意她从哪里过来的,只看她这副模样嫉妒得眼睛发红:“呸,做这副妖妖娇娇的骚样给谁看,天天就知道勾引爷们。”

    屋内两人的对话被打断,何二喜不耐烦的骂道:“吵什么吵。”

    何六斤看他叔生气了,赶紧出来把他娘拉开。“娘你少说两句吧,你怎么天天没完没了的。”

    不正经的目光扫过春草扣错的纽袢。把春草吓得赶紧钻进屋子里去了。

    何大喜媳妇拉着她儿子:“这个狐狸精惯会勾引爷们,好好的爷们都被她勾引走下道了,儿啊,你可不能上她的当啊。”

    何六斤被她挡住目光,把她扒到一边,推了个踉跄:“二叔都没说什么,你烦不烦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