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第一强者〕〔芝加哥1990〕〔思君此何极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第187章贫民区
    <fontcolor=red><b></b></font>

    何小西真正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

    陆家在西村安插耳目,肯定不是出于坏心思。这一点何小西能笃定,不然陆友财不会知道,知道也不会往外说。

    对于陆家上下的人品和家风何小西还是有信心的。

    她就是想起了前世她跟柳家人之间的交情。她跟柳家的交情,从她未离开水洞村就开始了。

    柳家跟其他的村民不一样,对她释放出非比寻常的善意。尤其是柳家老四的媳妇新林嫂,一直对她多有照顾,且不求回报。

    就算后来她去了邻城,依旧经常得到他们的接济,不要都不行。

    重活一世,回头看看,才看出其中的异常来。

    何小西凝视着陆友财,是这人拜托新林嫂照顾她们母子的吗?

    应该是吧。

    这世上,即便是亲生的父母,有些也做不到对子女无条件付出,何况只是邻居

    那时候陆家大哥已经不在了,陆家大伯娘因为娘家的成分问题遭到批斗,跟陆家大伯相继离世。

    陆大嫂突遭丧偶、丧子打击,加上被闫氏母女打压,守着女儿偏居一偶不问世事。

    陆家的资源,那时候应该只有这人能调用。会嘱咐柳家看顾自己的,也应该是这人。

    被何小西直眉愣眼的盯着瞧,陆友财十分的害羞。

    脸腾一下涨红了,眼睛眨巴个不停。抓耳挠腮的,活脱脱一只小毛猴一般。

    何小西被他这副样子逗得“噗嗤”一乐。揉揉鼻子把目光转向旁边去。

    陆友财的目的就是要把人哄开心了,至于为什么开心的并不重要。如果让他扮猴戏能把人哄好,他也不介意扮上一扮。

    剩下的路途非常顺利。这条路是陆家兄弟们走熟的,虽然没有后世宽阔平坦的大马路,也没出什么意外。

    这条路何小西早期没走过,她前世虽然也经常在两城之间来去,但是都是走的铁路,陆路是没走过的。

    等下傍晚的时候,他们走到一条河边。太阳已经快要落到西面的那座连绵不断的山下。

    陆友贵让骡车缓缓的停下来。何小西不知道停车的缘由,问道:“到了吗?”

    “快了,已经到城东了。”陆友贵回答。

    还在城东啊,那为何能看到城西的山呢?何小西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想通了。

    现在还没有后世的高楼大厦。到处都空旷,没有什么遮挡。

    等后世的时候,尤其是九十年代之后快速发展开始之后。到处高楼林立。再想这样看到城西的山根本没有可能了。

    何小西贪婪的看着后世难得一见的美景。

    何小西的样子,让陆友财非常高兴。小西喜欢的就是他喜欢的。觉得带小西来海城真是太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要是小西能把看露大腿裙子的事情忘记就更完美了。

    陆友财跳下车,伸手把何小西也扶下来。

    “这座桥太窄了,过地时候要小心一些。”

    这座桥何小西也听说过,只有几条横板,两侧没有护栏,特别简陋。

    河面倒是没有多宽,连水洞村的清泉河的五分之一宽都没有,水也不深。

    河底只有浅浅的一层水,现在没有水污染,站在桥上能看清河底的游鱼和石头。

    但是桥面离水面有将近四五米高,加上几条横板之间有很宽的缝隙。人走在桥面上,透过缝隙能看到底下波光粼粼的水面。

    即使没有恐高症的人走在桥上都觉得眩晕。所以经常有人从桥上掉下去。

    因为经常出事故,过些年这座桥就会被拆掉重建了。

    陆氏兄弟在车前,一人牵着一匹骡子缓缓往前走。主要是要防止骡子的蹄子别到桥面的缝隙里去。

    一旦骡子的蹄子别到缝隙里,骡子吃痛就会发疯。一个不小心车毁人亡都有可能。

    另外还要注意保持大车走直线,不能让车轱辘陷进桥面的缝隙里去或是歪到河里去。

    一旦车轱辘陷进去,桥面太窄,没处着力把车抬上来。麻烦不说,还容易出危险。

    行船走马三分险。陆家兄弟做这份贩卖酱醋的小买卖也不容易。

    现如今生产力低下,国家和地方都一穷二白。许多这样安全隐患重重的桥,还在坚持服役。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过了河,何小西和陆友财重新上了骡车。

    他们要在天黑之前进城。因为明天一早要排队装货。

    海城相对繁华一些,但何小西是从更为繁华的后世回来的人,这些在她看来真的算不得什么。

    任何城市也不是所有地方都繁华。这里也有贫民聚居的地区。

    骡车穿过一片低矮的破房子。这些房子连何小西他们村里的泥坯草顶的房子都不如。

    各种材料都有,最多的是破木板、树枝夹起来的外墙。

    屋顶用油毛毡苫盖,油毛毡上用破砖头瓦片压着,防止被风吹走。

    每一家的房子都不大,也没有庭院。鸽子笼一样的破房子挨挨挤挤在一起,杂乱非常。

    看到有骡车过来,一群孩子围在车后边围观,追着骡车跑。

    何小西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附近几个省市逃荒过来在此安家的。

    他们在这个城市的最底层,做着最苦最累的本地人不愿意做的活,养活一家老小。

    当然其中也不乏不愿意出力,做偷抢等勾当的鸡鸣狗盗之徒。

    何小西他们不想惹麻烦,不愿意在此停留,赶着骡车想尽快离开这一片。

    突然,一个人影从斜刺里冲过来,直冲到车头里,摔倒在地。

    路对过一群人跟在这人后面跑过来。

    何小西和陆友财都紧张的在大车上站了起来。

    何小西唯一的念头就是:坏了,遇到碰瓷的啦,还是团伙碰瓷!

    好在天有些暗,加上有孩子跟着车跑。陆友贵怕碰着孩子们,车速并不快。

    只要这人伤得不重,应该不会对他们讹诈的太厉害。

    只是,没等他们下车去询问那人伤得如何,那人就迅速的爬起来,一头扎进路边的那一片贫民居里。

    跟着他的那些人被骡车挡了去路。等他们绕过骡车,追上去,早没了那人的踪影。

    这种贫民聚居的地方,里面根本没有规划。到处都是见缝插针搭建的违章建筑,道路更是七拐八绕的。

    不是住在里面的人,天黑以后进去走路都困难。何况是进去找个人?

    那人进去以后根本不用跑,找个地方趴着不动,这些人就找不到他。

    后来的那群人见把人追丢了,晦气的“呸”了一声。

    其中一个人打量了他们一番,看着他们的穿着,抠抠下巴。

    “你们害得我们把人追丢了,怎么赔,说吧?”

    这是看他们穿着像是外乡人,想堤内损失堤外补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