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残王傻妃:代嫁神〕〔官运红途〕〔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帝诊所〕〔唐思雨邢烈寒最新〕〔Boss生猛:总裁,〕〔穿越养娃日常〕〔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级小神医〕〔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回到古代当花旦〕〔轮回乐园〕〔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黑暗扎基奥特曼〕〔我们的电影时代〕〔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第四十三章念旧情
    前世的时候何小西对于《赡养法》就一肚子意见。像何中槐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或是一些比他还要恶劣得多的人。到了老年的时候,却可以凭借法律要求子女履行赡养义务。法律却不会再去追究他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有时候就会给人一种法律保护恶人的错觉。也是一种事实却无解。

    或许每一个拥有不慈父辈的人都有这种怨念。所以此生何小西,要抓住一切机会,恶心何中槐。

    “人家的爹也是爹,你也是爹,人家的爹都死了十几年了,还能给孩子买衣裳穿,你这活得挺好的,我们却没衣裳穿,你的儿子都要蹭别人家爹的光才能有衣服穿。”

    真是哪里痛往哪里扎。

    刺激完何中槐,转头对着何小北:“要脸皮不要,没衣裳就不穿。我和大哥破衣裳缝缝补补,穿着不也挺好,都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这样嫌咱们家里穷,四处认便宜爹占便宜,狗都不如。明日让你们同学知道,可得好好笑话你。”

    何中槐气得吹胡子瞪眼,却无话辩驳。

    何小北就是块滚刀肉:“要你管我。”

    何中槐听到这话更气了。也不知是被何小北的傻气给气的,还是被何小北默认他认别人为爹气的。

    但也有可能不敢生何小北的气,被何小西气的?

    不管如何,给他添了堵,何小西就满意了。

    何小南还以为他们是从前的他们呢?用一个荒唐无比的理由,就能把他们搪塞过去

    她何小南知道集头陈家门朝哪吗?集头陈家估计连只鸡都不认识她是谁?

    “你们要么是陈家给做的,要么沾了陈家的光得的。怎么我们这些跟陈家扯不上关系的,就只能干看着”何小西不看别人,只盯着何中槐。“要不,明天我去集头陈家问问,能不能让我们也沾点光”

    何中槐给刘氏使眼色。刘氏地腆着脸笑:“想给你一起把布扯来呢。怕不合你心意就没扯。来,来,钱拿着自己看满意的扯。”边说边拿着一叠零票往何小西手里塞。

    何小西笑着接下。当面数起钱来。钱不多,但做一身衣裳足够了。

    刘氏永远也忘不了卖弄她的小聪明。这是打算给她一点甜头,让她反水。因为这里她闹腾的最厉害。把她安抚住了,何小东夫妇那两个老实疙瘩还不是想怎么拿捏怎么拿捏?

    何小西看透她的意图,也不多说。

    高高兴兴的把钱装起来:“也行,我自己去买布。正好明天逢集,你再给我拿点儿礼,我顺道去集头陈家串串门,不能总是让人家给咱买这买那的,做人不能只进不出。咱也该走动的就要走动走动。”

    刘氏没想到何小西接了钱,又把话题扯到陈家去了,膛目结舌。

    随后醒悟过来:“不用,不用,你们小孩家家的,这些事我们大人来就行了,用不着你们。”

    “真不用我们啊?别客气,反正也是顺路。”何小西假惺惺的客套话让刘氏这会儿掐死她的心都有,哪会跟她客气。

    刘氏心里恨毒了何小西,却不能表现在脸面上。脸上带着假笑,估计内里气得肝疼。

    “你看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捎带手的事儿也不麻烦,真不要我去啊?不要就算了。”刘氏刚松口气儿。

    何小西又道:“也是,那是你以前的婆家,你这么念旧情的人,肯定要自己多去几趟,是我多事了哈。”

    这话扎的刘氏心窝子疼。

    何中槐也坐不住了,腾的站起来,往外走了。

    何小西冲着瞪过来的何小南笑,心说:姐不发威,你当姐是hellokitty。

    没了何中槐在场,加上刚刚何小西把她得罪狠了,刘氏不再装着表面贤惠功夫,脸黑下来。

    何小西无所谓的绞着发梢:“这点钱可不够三套大人加一套小孩的衣裳,要不你再给添点儿,要不以后这船钱不交给你了,什么时候扣够三套衣服的钱再说。”

    自上次打架以后,何小西就指使着何小东,每日扣留一部分船钱。

    刘氏也知道钱数对不上,但无凭无据的也不好发作。

    今日何小西打定主意以后都不交船钱了。被卡了七寸的刘氏,定然会把分家提上议事日程。

    何小东看看妹妹进了东厢房,并把他关在门外,哄他去渡口干活。心事重重的去了河边。

    妹妹这脾气是越来越大了。不行,得趁着坏名声传出去之前,赶紧给她说定个婆家,不然等村里传开了,再想挑个好的人家就不容易了。

    陆家的三子就不错,人勤快也老实,对小西也有点意思,可以考察考察。

    东厢房里,何小西跟大嫂头碰头嘀嘀咕咕着刚发生的事情,估算刘氏最多几天会提起分家的事来。

    何小西觉得他们忍不太久。

    果然不出何小西所料,两日后的清晨,何中槐找到何小东说话。话题的主旨:分家!

    面对大儿子没有任何情绪在其中的目光,何中槐有一瞬间的心虚。可是这个世界存在许久的旧思想,在人们心里根深蒂固。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

    子女就是父母的私有财产,父母能左右他们的一切。所以一瞬间的心虚之后,何中槐又变得理直气壮。连你都是老子的,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顺从就是不孝。

    虽然解放数年了,旧思想依旧盘亘在一些老人的身上。尤其是需要这些旧思想掩饰自己的无耻的时候,更是把那一套拿出来扯虎皮做大旗。

    何中槐给出的分家方案:何家锅屋和东厢房东边的菜地,给何小东做宅基地,他自己起屋子搬出去。铁路沿下的那三分多地给何小东。船可以给何小东使用,但要出租钱,租钱按日结。

    何家的菜地是一块南北狭长的地,三间堂屋都盖不了,太窄。只能建东屋或者西屋。

    费了力气,搭上东西,建成个屋子不容易。没有谁家不建成冬暖夏凉的堂屋,选择建成东屋或西屋。

    何中槐这是成心不想给宅基地,又怕落人口实想出的歹毒主意。是你不要,不是我不给。

    铁路沿下的地,紧靠着河滩。每到雨季水都漫上来。种下的粮食只能收够个种子,年景差点的年份,种子都够呛。好多人家的地都撂荒了。

    何小西前日去割草的地方就是那里。现在成了个荒草滩。

    至于船租,定的数目基本是生意好的日子收入的九成。若是生意不好的时候,还得倒贴钱。

    真真是打的精明盘算。

    何小东怒极反笑,两只拳头在身侧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病娇太子,得哄着〕〔最狂御灵师〕〔幽冥真仙〕〔最强神壕〕〔老婆的头号黑粉〕〔我的创业时代〕〔异世之召唤亿万神〕〔诡神冢〕〔腹黑竹马:小青梅〕〔武道天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极品狂医〕〔极品保镖〕〔万古神龙变〕〔九零美发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