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七百零五章 我知你委屈
    萧明丰昨夜的确没有睡好,可以说就是没睡,因为晚餐的事情,很是生气,干脆就打游戏了,这一玩就是一整夜,这会儿还有些困,没什么胃口。

    “你别以为你一杯牛奶就能讨好我了,我告诉你,我……”萧明丰话没说完,就被吴惠秋打断了,“明丰,别浪费妹妹的一番好意,快喝了。”

    吴惠秋是真的怕这个儿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再说了什么混账话惹怒老爷子。

    吴惠秋几乎是将牛奶杯送到了萧明丰的嘴边,萧明丰被迫喝下那杯热牛奶,女佣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索性别过脸不去看,心里只盼着,三少爷别有什么事。

    萧老也在这时候站起身,看了一眼陆尔淳问道:“尔淳,吃完了吗?”

    “嗯,吃完了!”陆尔淳乖巧的回答。

    “那就出发吧!”

    孙逸跟在萧老后面走着,一边说道:“萧老,去扫墓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真的不需要我陪着您一起去吗?”

    “不用了,你留在家里该处理的人和事都给处理了。”萧老吩咐道。

    听到这话的陆尔淳愣了一下,抬眸看着萧老,什么叫该处理的人和事都处理了?

    “好的。”孙逸点头,为萧老拉开车门,送萧老上了车。

    陆尔淳坐在车上,目光淡然的看着窗外,自从回到萧家后,她也是第一次出门,之前原本和二夫人吴惠秋约了要一起逛街,哪只那日吴惠秋有事,又没能出去。

    萧老漫不经心的开口了:“你这丫头,倒是机灵,什么都欺不了你!还是个睚眦必报的,明丰昨晚招惹了你,你今天就让他吃了苦头。”

    陆尔淳愣了一下,却是在装傻,“爷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里就我们爷孙两个,你就不必和我装傻了,初见时,你也让我知道你的厉害了,伶牙俐齿,绝不让自己吃亏。”

    陆尔淳浅笑,萧老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和家里那个女佣有问题,故意找茬让她去重新准备热牛奶,看到那牛奶的时候,又给了萧明丰,我可不信你经过昨晚的事,还能对那小子既往不咎。”

    “在爷爷眼里,我就是一个这么不大度的人?”陆尔淳轻笑着反问。

    “难道那杯牛奶没有问题?你是真心要给明丰喝的?”萧老似笑非笑的反问。

    陆尔淳垂眸,“既然您知道那杯牛奶有问题,为什么不去阻止明丰?”

    “哈哈……”萧老爽朗的笑了,“那小子口无遮拦,无法无天惯了,也该吃点苦头了,就算是个教训了,至于那个佣人的事,我已经让孙逸去处理了,其实孙逸已经把昨晚你和那个女佣说的话告诉我了,我竟是不知道,我萧家还有这样欺主的恶仆,你是我萧家的大小姐,即便是刚找回来的,也不是她一个外人可以欺辱的。”

    听到萧老这么说,陆尔淳释然了,“谢谢爷爷。”

    “是我让你受委屈了。”萧老悲凉的说道。

    陆尔淳没说话,车子停在墓园里,萧老拄着拐杖下了车,某些时候,拐杖这东西并不是一定有用,只是为了体现一个人的地位。

    萧老带着陆尔淳一路来到了萧卫宁的墓碑前,陆尔淳诧异的看到,这个夫妻同穴的墓碑上,还有母亲陆华浓的名字,很明显是新刻上去的。

    “之前这里刻着的是你母亲安茜的名字,虽然没有她的骨灰,但也要让她和你父亲在一起,这次找到你,也找到了你母亲,欣慰的是,她也找到了自己的亲人,所以那几天我让人将你母亲的骨灰移到了这里,并重新刻上她的名字。”

    萧老为陆尔淳解析心中疑惑,陆尔淳鼻子一酸,说不敢动是不可能的,她放下手中的鲜花,蹲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父亲的照片,眼睛竟是湿润了。

    来的路上,她想了很多,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哭不出来的,毕竟那个亲生父亲,她没有一点印象,甚至比不上陆旭阳那个算计和利用她的“父亲”,所有年少时关于父亲的印象,都只有陆旭阳。

    但真正在这里的时候,陆尔淳还是红了眼睛

    。

    站在一边的萧老声音透着沧桑和破碎,“卫宁,你看见没有,这是你的亲生女儿,她叫尔淳,我带她来看你了。等后天她认祖归宗后,就正式改名叫萧明真,这个名字可好?”

    陆尔淳盯着照片上的男人,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知道自己还有个亲生父亲的时候,他却已经死了。

    “爸,我来看你了,妈妈当初生了我以后,给我取名叫尔淳。”陆尔淳盯着照片,幽幽的说道,“妈,我带你回到我爸的身边了。”

    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老陪着陆尔淳站了一会儿,“来,我带你去看看其他的。”

    萧老指了指另一个墓碑,“这里是我留给自己的,这是你奶奶的,她很早就死了,没能看到你这个孙女的出生,甚至没能看到你父亲结婚,这也是她的遗憾,明丰对这个奶奶的印象也不是很深,那会儿他才出生。”

    照片上是一个雍容典雅的女人,五黑的卷发,端庄的笑容,一看就知道出身富贵。

    “这片都是萧家人的墓碑,这是你大伯和二叔的,这是你三个哥哥的,萧家所有人的墓碑都在这里,不论生死。”

    陆尔淳站在墓园里,看着眼前这片墓碑,居然都是萧家人的。

    萧老长叹一口气,“昨晚餐桌上的事,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不开心,也会觉得很委屈,即便你不说,即便你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还是知道,你心里很委屈。”

    陆尔淳没说话,委屈或者不委屈,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昨晚她看到了萧老和萧明兰相处的片段,萧老也说萧明兰委屈了,现在又说自己委屈了,到底谁才是真的委屈?

    “明丰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若是那小子以后还敢欺负你,只管告诉我,爷爷帮你教训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