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六百七十三章 竟然是她
    宫中人人自危,都知道新帝的宠妃心狠手辣,生怕一不小心做错事被打死,那日他们都是亲眼瞧见那个太监口中灌满了冰块,用锤子硬生生的敲碎了一口牙,那比直接杀了他还要痛,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传言,新帝对这位淳贵妃宠爱到骨子里去了,无论她做什么,新帝都不会责怪,甚至纵容她继续变本加厉。

    此时,阿缘就在自己的凤梧宫里,手里拿着一支毛笔,歪着脑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看书的殷夙。

    “喂,殷夙,他们都说你把我放在心尖儿上宠爱,说我是祸国殃民的妖妃,我怎么不觉得你宠我?”阿缘不满的问道。

    殷夙睥睨了阿缘一眼,讥诮回答:“那是他们闲得慌,编纂的故事,你也信?”

    “可外面的人都信了。”

    “那是外面的人没脑子。”殷夙漫不经心的翻开一页,“有这闲工夫想这个,不如赶紧抄完那本书。”

    阿缘看着厚厚一本书,自言自语道:“那两日明明就是你自己身子不舒服,偏偏要让侍奉的太监们传言你是因为宠我,不去早朝……每日还要我背书,你知道我最讨厌看书了,背不掉这会儿又罚我抄一遍,外头那些人不是笨,根本就是瞎了眼,你何时宠着我了。”

    殷夙听着阿缘嘀嘀咕咕的抱怨着,放下手中的书,似是在大发慈悲,“抄完这些,你就可以出去玩一会儿了。”

    阿缘笑了,手一拂,字迹赫然呈现在纸张上,嬉笑着的跑到殷夙的身边,“我抄完了!”

    阿缘坐在地上,脑袋撒娇的枕着殷夙的膝盖,“我可不想出去玩,我就想让你陪着我玩。”

    殷夙垂眸看着阿缘,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发,阿缘有一头柔顺的长发,从不挽发髻,就喜欢这样散着,那是一种挣脱世俗束缚的自由。

    “法术作弊,也算是你抄的?”殷夙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宠溺。

    阿缘安逸的闭上眼睛,懒洋洋的说道:“你只说抄完就行,没说一定要我亲手一笔一划的写完。”

    “你这是投机取巧。”殷夙鄙视。

    阿缘蹭了蹭自己的脑袋,“投机取巧也是我的本事,你明知道我最讨厌看书,偏偏让我背那些无聊的东西,我瞧着你分明就是在整我。”

    阿缘抬起头,盯着殷夙的眼睛,“你这样整我,不怕我生气了,就走了。”

    殷夙眯起眼眸,“凤梧宫周围我布下了结界,你走一个试试?”

    阿缘也不恼,起身跨坐在殷夙的腿上,双手环住殷夙的脖子,“你就这么舍不得我走?”

    殷夙顺势搂着阿缘的腰,“孤的贵妃,岂是说走就能走的?除非是死了!”

    阿缘顿了一下,双目瞪圆了,“你就这么残忍?想想真是冤枉,外面那些人还说你把我放在心尖儿上宠着,这会儿就想着要杀我了。”

    殷夙见不得阿缘这委屈的模样,低头咬了她一口,“难道你舍得离开?”

    阿缘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当然是舍不得了。我若是舍得,又怎么会从妖域来这里?”

    这时候,一个宫女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禀报:“陛下,惠贵妃殿下在外面求见陛下。”

    惠贵妃?辛芷林?殷夙的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幽光,辛芷林是成王的女儿,自小和自己也算是认识的,他知道辛芷林并不喜欢自己,但碍于成王的命令,只能进宫做了贵妃,他对辛芷林素来也只是当一个妹妹,谈不上什么情分。

    辛芷林极少会主动找自己,今日居然主动找上自己,而且还找到了凤梧宫,若非是有急事,也不会来了。

    “让她进来。”殷夙说着拍了拍阿缘,让她下来。

    辛芷林进来的时候,刚巧看到阿缘从殷夙的身上下来,这等放荡孟浪的姿势,她是从不敢想的,不自觉的脸红了几分。

    “臣妾参见陛下,见过淳妃妹妹。”辛芷林请安后也主动和阿缘打招呼。

    殷夙免了她的礼,淡淡的问道:“惠妃找孤,什么事?”他娶辛芷林,实则娶得的是成王的势力,辛芷林不过是双方利益的连接点。

    辛芷林垂眸,“奴才来报,说母亲身子不爽,臣妾特请旨出宫去探望母亲。”

    殷夙倒也不为难她,母亲身子是不是真的不爽,这不是重点,但成王一定是有话要和这个女儿说,殷夙心知肚明,自阿缘入宫后,那些传言,想必成王也是急了。

    “去吧,带几个侍卫跟着!”

    辛芷林谢过后,也终于抬眸想看看那个传言中的宠妃,自淳贵妃入宫以来,她都不曾有机会见她,倒是听过不少关于她的传闻,大多都是骂她是妖妃的。

    辛芷林一眼就认出阿缘,正是那日和阎魔御一起逛街的少女,午夜梦回,她无数次妒忌过那个少女,因为阎魔御对阿缘的那种宠爱是毫不掩饰的。

    阿缘被辛芷林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你这般盯着我,我们认识么?”

    辛芷林尴尬的收回视线,没想到会在宫中遇到这个少女,还成了新帝的宠妃,那么严公子呢?

    “本宫觉得淳妃妹妹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阿缘对辛芷林可是毫无印象,“见过吗?”

    “或许只是觉得亲切罢了。”辛芷林转身看着殷夙,“臣妾先告退了。”

    守在外头的宫女看到辛芷林出来了,连忙迎上去扶着,“郡主,陛下准了吗?”

    辛芷林脸色有些苍白,半天才反应过来,“准了。”

    “郡主,你脸色不好,可是那淳贵妃为难你了。”

    “没有……”辛芷林突然抓住婢女的手,“你知道那淳贵妃是谁吗?那日和严公子一起的那个少女。”

    “居然是她?”婢女捂住嘴,满眼的震惊,“怎么是她?可是严公子……哎呀,郡主,您可不能再想着那位严公子了。”

    “那日严公子对她,明明就是未婚夫妻,怎么就突然……”辛芷林只觉得脑子发涨,快步回了自己的寝宫,殊不知自己和婢女的话被一个太监听见了。

    那太监掉头就跑向中宫殿,向皇后温宁月汇报了自己听到的消息。

    温宁月一直苦无机会对付阿缘,如今听到这个消息,眼底掠过一抹窃喜,“当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