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六百七十一章 祸国妖妃
    瓶姑姑脸色苍白,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会被一个新进宫的妃子为难,她是皇后温宁月从娘家带过来的,在宫里一直很有体面,谁见了她都要礼让三分,但今日……

    瓶姑姑低着头,不敢去看殷夙,她很清楚,今日这淳贵妃恃宠生娇,那都是有皇帝在后面撑腰。

    “不过……”阿缘漫不经心的开口了,“念着她到底是皇后身边的人,就免了她的死罪,拖下去,五十鞭子算是小惩大诫了,以儆效尤。”

    “什么……淳贵妃,你怎如此歹毒,我可是皇后的人……”瓶姑姑大声喊冤,“陛下,陛下救我……”

    阿缘挑眉,“对啊,就是因为你是皇后的人,若不然……你这会儿已经被横着抬出去了。”

    殷夙面无表情,一干奴才立刻执行阿缘的命令,心里也开始发憷,这淳贵妃一进宫就深得陛下的宠爱,闹出这样的风波,只怕也是个祸国妖妃了。

    瓶姑姑被拖出去后,阿缘便是放了小狐狸自由,让它自个儿在宫里玩耍。

    “阿缘,抱歉!”对于没能让阿缘做皇贵妃,殷夙心里始终有一根刺。

    阿缘轻笑,“抱歉什么?”

    “原本想,即便皇后之位不是你,也要许你皇贵妃的,只是朝中那帮老东西……”

    “呵呵……”阿缘咯咯的笑了,“皇后也罢,皇贵妃也好,我可不稀罕,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你倒是要的简单。”殷夙目光柔和。

    阿缘风情万种的笑了,“自然是简单,只要你只属于我一人,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知道你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就行了。”

    “你又怎么确定,我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的?”殷夙对阿缘的自信好整以暇。

    “我就是知道,难不成你除了我还有别人?”阿缘撅起嘴。

    殷夙打横抱起阿缘,大步走进寝室,“的确是只有你一人,整整三年,我无时不在想你,你倒是绝情,手里握着神笔,也未曾来见我一次。”

    阿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怎么知道我没趣见你?我就是远远的,偷偷瞧你一眼,怕坏了你的大事。”

    寝宫的门合上,一班宫人则是在外面守着,耳朵竖的和兔子一样,屋子里传来愉悦的笑声,格外的娇媚,众人心中叹息,皇后和惠贵妃都属于内敛温婉的,怎么这陆将军的女儿竟是如此的放浪。

    皇后温宁月原本是在自己的中宫殿里等着瓶姑姑带新进的淳贵妃来请安,也好让她悄悄,到底陆将军的女儿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女,让皇帝差点封为皇贵妃。

    “皇后殿下、皇后殿下,不好了……瓶姑姑回来了……”一个小宫女跑进来,咋咋呼呼的。

    温宁月蹙眉,“大呼小叫什么?没规矩,瓶姑姑回来又如何?”

    “不是……”小宫女欲言又止,“瓶姑姑是被抬回来的……”

    “抬回来的?”

    温宁月起身走到外面,就看到瓶姑姑全身是血的被抬回来了,奄奄一息的趴在院子里,顿时勃然大怒:“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皇后殿下,是淳贵妃惩罚的瓶姑姑,说瓶姑姑以下犯上。”

    “淳贵妃?好大的胆子,难道她不知道瓶姑姑是本宫的人吗?”

    “是……淳贵妃说,就是念着瓶姑姑是殿下您的人,所以才赏了五十鞭子,若不然就该死是打死了。”小宫女战战兢兢的回答。

    温宁月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立刻去找阿缘,却被小宫女拉住了,“殿下不可……陛下就在淳贵妃的寝宫里。”

    “陛下在淳贵妃那里?”

    温宁月听到这个消息后,差点摔倒,只觉得整个人失去了主心骨,当初殷夙在宫里建了一个宫殿,并取名《凤梧宫》,她一直以为有朝一日自己可以住进去,却没想到,自己始终没能有机会住进去,反而便宜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陆尔淳。

    “一个镇守边界将军的女儿,凭什么住在凤梧宫……”温宁月瘫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

    小宫女一脸为难,“皇后殿下,还是先让御医给瓶姑姑诊治,那淳贵妃的事,眼下陛下宠着,不能在这时候逆着陛下的心思,倒不如从长计议,您到底贵为皇后,她始终是妃子,说白了就是妾,再大也越不过殿下您去。”

    温宁月听了宫女的话,也只能暂时作罢,“拿我的令牌,去请御医过来。”

    阿缘入宫,就如一块石头摔进平静的湖面,激起千层波,辛芷林那边也得到消息,同样是很意外。

    “当真?那淳贵妃打了皇后身边的瓶姑姑?”辛芷林诧异,不敢置信。

    “千真万确,郡主,奴婢前去打听了,那瓶姑姑被抽了五十鞭,皮开肉绽,命也去了一半,抬回去的时候,几乎没有气儿了。”宫女的声音里透着惊恐。

    辛芷林狐疑的看了一眼宫女,“这么厉害?”

    “可不就是,陛下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宠着她,这会儿还在她那凤梧宫呢!当初都在议论,谁能入住凤梧宫,没想到是这个陆将军的女儿,郡主,您可不能这么懈怠下去了,王爷都托人问过几次了,您得抓紧有个孩子,才能笼住陛下的心。”

    辛芷林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她和殷夙就没有同房,又怎么会有孩子?若是自己有了孩子,殷夙还不得杀了她?

    “父王整日里就顾着他自己的权势和地位。”辛芷林冷声道,若非如此,也不会逼着她进宫做妃子。

    皇帝得了一个宠妃的消息不胫而走,传言这个宠妃生的很是妖艳妩媚,蛊惑君王心,魅惑君上为她不早朝,不理朝纲;

    传言这个宠妃是祸国妖姬,蛇蝎心肠,刚进宫,就活生生的鞭打死了好几个奴才。

    传言这个宠妃不把当朝皇后放在眼里,三番两次的出言侮辱皇后,气得皇后卧病不起。

    传言,三宫六院,皇帝独宠她一人,其他的妃嫔只能独守空房。

    阿缘躺在庭院里的秋千床上,轻轻摇晃着,听着小狐狸说着外面关于自己的传言,完全不见任何的恼怒,轻笑一声:“三宫六院,皇帝独宠我一人,这个我承认,前面几个传言,就有些夸张了,那瓶姑姑不是还活着么?怎么就变成我打死好几个宫女奴才了?还有这殷夙不早朝,也就那么几次而已,至于天天不早朝吗?传言太虚,太夸张了。”

    “自古以来,人界就是如此,一点风吹草动都喜欢夸大其词,尤其是亡国论,总是要牵扯上皇帝的妃子,说妖姬祸国殃民,要我说,这些做皇帝就该剃头做和尚,方能保一国宁静,心无杂念啊!”

    “哈哈哈……”阿缘被小狐狸给逗笑了,“你这话说的有道理,回头我给殷夙建议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