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视同仁
    在这个问题上,萧老是不忍心的,总觉得就因为找回了自己的亲孙女,而要舍弃萧明兰,这未免太残忍了。

    或许有人说,对于萧明兰而言,她顶着萧家大小姐的身份在萧家养尊处优的二十年,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但是在萧明兰看来,她宁愿从未拥有过这二十年,也比一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好的多。

    “殷夙!”萧老直呼殷夙的名字,其实以萧老的资历和地位,的确没必要叫殷夙一声少帅,萧家屈居殷家之后,但萧家始终也是军阀派系中的领导者,在金国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萧老若是没有退位,如今也是大帅,萧家的子孙里面也一样会出来一个新的少帅。

    殷夙颔首,回眸看着萧老,等待着萧老的下文,“你也算是和明兰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她?甚至现在,还这般反感她?就为了尔淳么?”

    “为了尔淳,这个理由还不足够么?”殷夙漫不经心的回答。

    萧老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不是该欣慰殷夙如此重视自己的亲孙女,又忍不住的为爱了殷夙二十年的萧明兰悲哀。

    手心手背都是肉,让他难以抉择啊!

    殷夙想了想,又说道:“正因为一起长大,所以太熟悉了,熟悉到……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都很清楚。”

    萧老微微蹙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萧老该知道,我更多时候对明兰做的那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过是看在您的面上。”殷夙淡淡的说道,“可她若是敢动尔淳,那我便是谁的脸面都不给。”

    “明兰怎么会动尔淳?”萧老说出这句话后,自己也惊了一下,他凭什么替萧明兰保证,只因为是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孙女吗?

    “萧老,有一种人,就算给她最上等的教育、最优越的生活环境,也改不了她骨子里的卑贱。”殷夙的声音听来若即若离的轻蔑。

    萧老生气了,“殷夙,你不要以为,如今尔淳是我的亲孙女,我就容着你这般诋毁明兰,我告诉你,不管是尔淳,还是明兰,都是我的孙女,我会一视同仁。”

    殷夙的眼底涌上嗜血的杀戮,“这句话,你不必对我说,对尔淳说,也好让她知道,这萧家与她而言是何等凉薄?一视同仁?你确定?”

    殷夙顿了顿继续说道:“一个在你身边二十多年,一个刚刚找回来,你如何一视同仁?萧老,我只一句话,我素来护短,我的人,谁都不能欺辱她。”

    萧老沉默了,觉得气氛有些僵硬,原本他们两个不是应该高兴有个圆满大结局,然后一起对付司徒静这个共同敌人,怎么现在,殷夙莫名其妙的要把萧明兰列入敌人的行列?

    齐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都很疲倦沉重,他晃了晃脑袋,以为自己可能是感冒了,倒了一杯水喝下去,依然觉得口干舌燥。

    “齐盛!齐盛!”刚走到楼下没多久,外面就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你不可以随便进去……快出去……”齐家的佣人阻拦着。

    齐盛头疼的看了一眼外面,“外面什么事?”

    唐嘉北还是冲进来了,他最近在唐家混的正是风生水起,自从唐紫萱死后,他似乎也一下子长进了很多,让唐毅注意到了这个儿子,唐嘉乐几次都在唐嘉北手里吃了亏。

    “齐盛你这个混蛋!”唐嘉北冲上来就是对着齐盛一拳,齐盛遂不及防,被唐嘉北重重的打了一拳,脑袋有些发蒙。

    “唐嘉北,你他妈有病是不是?”齐盛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你才是有病,我算是看透你了,齐盛,平日里嘴上喊着喜欢陆尔淳,一出事,你就翻脸不认人,我听说你冲到警署差点要杀了她是不是?”

    直到唐嘉北是来为陆尔淳打抱不平的,齐盛也怒了,反手给了唐嘉北一拳,“你懂什么?死的不是你的亲人,是我的爷爷,陆尔淳她杀了我爷爷,你凭什么在这里指责我?”

    “我呸,陆尔淳吃饱撑着,为什么要杀你爷爷?分明就被人冤枉的,你就是这么不相信她的?想想过去,她总在我面前说你好,拿你和我比,我现在都觉得不值,陆尔淳帮过你多少次,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你他妈就是个人渣。”

    齐盛低着头,一声不吭,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唐嘉北给骂醒了,唐嘉北看着齐盛那颓废的模样,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唐嘉北离开后,齐盛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脑子里闪过一个个画面,他怎么就糊涂了,陆尔淳怎么会杀了他爷爷?

    江城的今日头条再次炸锅了,报刊几乎都销售一空,每个人都在关注着齐老被杀一案,毕竟嫌疑人现在已经被定为是江城的传奇人物陆尔淳。

    齐悦手里就拿着一本杂志,头条的内容让她的面色很难看,这些日子,齐少华每日都忙得没空回家,就算是休息,也都在警署休息,他说他怕爷爷一个人躺在警署太孤单。

    “爸爸!”齐悦赶到警署,推开总警监办公室的门,就发现齐少华的手里就拿着今天最新的报纸,看到的是和自己看到的同样内容。

    齐悦眼神沉了沉,走过去,“爸,你也看到了?”

    齐少华放下手中的报纸,捏了捏发胀的眼睛,“恩,看了……这把火越烧越大,终于烧到我们身上来了。”

    “这些人根本就是在造谣生事?我可以投诉他们这几家报刊。”齐悦义愤填膺。

    齐少华挥挥手,“别折腾这些了,现在的重点是,找出真正的凶手,这些流言自然就不攻自破。”

    齐悦愣了一下,“爸,你的意思是,陆尔淳不是真正的凶手?”

    “你不觉得,沈梦雨说的陆尔淳杀死你爷爷的那个动机太过牵强吗?因为你爷爷反对她和齐盛,所以恼羞成怒的杀了你爷爷?你信吗?”

    齐悦垂眸,说实话,当时是太过愤怒和悲伤,如今冷静下来想想,陆尔淳根本就从未喜欢过齐盛,从开始到现在,齐盛在陆尔淳的感情世界里,都只是一个局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