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四百九十八章 当初
    明明是一张天使般美丽的面孔,此时却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唐紫萱挑眉,眼中是对陆尔淳这份睿智表现的欣赏。

    林珊一张化了妆的脸部肌肉都扭曲变形了,恨恨的盯着陆尔淳,她不能容许自己精心策划这么多年,就这么功亏一篑。

    “你少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害死你母亲?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母亲,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林珊指着陆尔淳尖锐的喊道。

    陆尔淳挑眉,“陆晨霞不就是人证么?”

    “哼,陆晨霞?谁知道她是不是早就被你收买了?”林珊始终不肯让步。

    陆尔淳嗤笑,“死到临头,也只有你这种打不死的小强才会一直挣扎,说来我也真的是很佩服你,这世上,极少有女人,有你这份隐忍,带着儿子在外面流落了十年,连个名分都没有,若说是真爱,却也不见得,你的野心,只怕比陆旭阳还要大吧?若不然也不能那么大度的让陆旭阳娶了我母亲,无非就是贪图陆家的财产。”

    林珊盯着陆尔淳咬牙切齿,“真爱这东西,你永远都不会懂得,你瞧不上我,安茜那个贱人还不是一样未婚先孕?我和她,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你胡说,我妈妈才不是你这种人可以相提并论的……”事关侮辱陆尔淳的母亲,她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

    “怎么?你激动什么?心虚了?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珠胎暗结,为什么她一直不肯说出你父亲是谁?只说是死了?死了也要有个名字吧?”林珊抓住机会刺激着陆尔淳。

    陆尔淳怒视着林珊,突然冲到她面前,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林珊,你再敢多说我妈妈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好啊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也让大家看看,杜氏企业的新任董事长是怎么杀人的。”林珊尖酸的不认输。

    陆尔淳真的是怒了,却被殷夙阻止了,“狗咬你一口,直接打死就是,难道你还想咬回去?”

    陆尔淳看着殷夙,情绪也当真是被安抚了,陆泽熙一步一步走到陆旭阳和林珊的面前,“她说的都是真的?我和尔淳,根本不是亲兄妹?为什么你们一直没有告诉我?”

    殷夙眼底掠过一抹寒芒,合着这陆泽熙到现在都还不肯死心。

    林珊最怕看到这个儿子阴郁的目光,心里一阵发憷,“泽熙,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我是真的为你好,我不能让她害了你,毁了你的前程……”

    林珊泪眼汪汪的祈求儿子的原谅,可陆泽熙似乎并不买账,缓缓的转过身看着陆尔淳,陆尔淳抬眸对上陆泽熙的目光,她或许刻意恨任何人,却不会再恨陆泽熙。

    “你也早就知道了?只有我一个人被瞒在鼓里?为什么连你也不肯告诉我?”陆泽熙质问着陆尔淳。

    陆尔淳想了想,给了陆泽熙一个很现实的回答,“因为你是他们的儿子。”

    “你怕我会出卖你?”陆泽熙反问。

    “纵然你不会出卖我,但也会阻止我报仇吧?”陆尔淳淡淡的说道,“我没必要把这个选择题交给你去做,从一开始,这就不是选择题,二十年了,我都活在陆旭阳的阴谋中,他却光明正大的要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霸占并且打算留给你这个儿子,你觉得我是那种很善良很大度的圣母?”

    陆泽熙凝望着陆尔淳的瞳孔,最终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冷漠的离开。

    齐少华一直陪在齐老身边,说实话,自己也没想到,今天会成了这个真相揭露的见证人,可以说,陆旭阳害死养父陆老爷的事证据确凿,已经立案了。

    “少华,咱们的确都低估了这丫头!”齐老沉声道。

    齐少华点头,“看来还是齐盛那小子比我们有眼光!”

    齐老冷笑一声,“有眼光有什么用?你真以为我是看不上她的出身吗?从一开始,就觉得她不适合齐盛,我怕齐盛驾驭不了她,以后会吃亏。”

    齐少华的妻子却是无奈的笑了,“怎么你们男人的心里总是想着驾驭女人?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谁驾驭谁的,我看这女孩不错,是个聪慧的,齐盛性子顽劣,就需要这样的女孩来管束。”

    齐老看了看这个儿媳妇,又想到大儿媳,叹气道:“你对齐盛倒是上心,反倒是他那个妈……算了,不说了。”

    齐老也不想谈大儿媳和齐盛之间的冷漠,外人不知道,但齐家人都知道,齐盛根本不是大儿媳生的,而是他长子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后来抱回家来养的,当初大儿媳死都不肯点头,可最后也迫于现实,不得不接纳了齐盛这个儿子,对外宣称是自己的儿子,毕竟她的确是不能生育,这是一个硬伤。

    这些年来,齐盛的母亲对齐盛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不会太亲近,也不会刻薄了他。

    陆泽熙走到外面的时候,就看到警署的同僚来了,“陆探长!”

    陆泽熙点头,“你们怎么来了?”

    “有人报警,说这里有杀人犯,我们也不清楚情况,陆探长,你从里面出来,里面是怎么回事?”

    陆泽熙目光沉了沉,最终只是颓败的说了一句:“进去抓人吧!”

    “是,陆探长!”警察点头,看着陆泽熙颓废的背影,有些疑惑,“陆探长这是怎么了?受刺激了?”

    “男人这个样子,要么是失恋,要么是失业,你觉得是哪一个?”另一个警员自以为很懂的说道。

    “就你话多,赶紧进去抓人吧!”

    刚走了几步,就看到追出来的齐悦,“齐检察官?怎么你……”

    “有没有看到陆泽熙?”齐悦焦急的问道,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看到那些视频,听到陆晨霞的指证时,她都被吓到了,她觉得陆泽熙此时一定受了很大的打击,心里很是不放心,便是想着去找他,开导他。

    “刚走……”话刚落音,齐悦就跑了,一边打电话给杭誉,告诉这边发生的事情,让杭誉也帮忙去找陆泽熙。

    警察们莫名其妙的看着齐悦跑出去,“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为什么陆泽熙会是那样的反应。

    “请问刚才,谁报警说这里有杀人犯的?”看到是一个宴会会场,第一反应觉得这是一个恶作剧,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目光同时看向陆尔淳和陆旭阳。

    警察们这时候也看到了齐少华,立刻过去打招呼,“齐总警监?你也在?”

    齐少华知道自己今日也逃不掉了,对下属说道:“抓人吧!”

    几名警察还有些纳闷,到底要抓谁的时候,齐少华已经走向了陆旭阳,面对这个曾经差点就做了姻亲的男人,“陆旭阳先生,现在我们怀疑你涉嫌杀害自己的养父,请跟我们去警署调查。”

    跟在后面的警察都蒙了,一度怀疑齐少华有没有弄错,不过看全场人的态度,明显是没有错,这时候,正好视频里播放到陆旭阳推到陆老爷并眼睁睁的无视他求救等着他死亡的画面,几个警察瞬间明白了。

    这明显是有人秋后算账来了!

    陆旭阳沉默着,林珊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陆旭阳,伸手去抓住陆旭阳,陆旭阳摇摇头,伸出手,齐少华叹气,“你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先不用手铐了。”

    对于林珊,毕竟只是陆晨霞口头上的指证,没有实质性证据,所以不能带走,却通知她之后去警署配合调查,暂时不能随便离开江城。

    “老公……”林珊追了陆旭阳几步,哀怨的看着他,“老公……”

    “放心吧,没事的!”陆旭阳看着林珊,淡淡的说道,也算是给了林珊一个定心丸,无论最后自己会不会被定罪,他都不会供出林珊。

    陆旭阳被带走后,林珊走到陆尔淳的面前,面目狰狞,“陆尔淳,你害的杜家家破人亡,现在又回到陆家来祸害,你才是一个魔鬼,到底要多少人死,你才甘心?”

    陆尔淳轻笑,“别在这里装伟大,杜家,可不是我害的,是他们自作孽,陆家,原本就是我的,我不过是赶走你们这些豺狼罢了,你害死我妈妈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天?”

    林珊讥诮,“我害死你妈妈?你有证据吗?我看你没有吧?若是有证据,你早就拿出来了,陆尔淳,别再这里血口喷人了,谁都知道,你妈妈当初是病死的。”

    陆尔淳凑到林珊的耳边轻语:“有没有证据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儿子相信就行。”

    林珊的瞳孔骤然放大,陆尔淳继续说着:“我知道,对你们来说,陆泽熙就是你全部的希望,可若是你的希望没有了呢?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就是这么令人难忘。”

    林珊没想到陆尔淳会拿陆泽熙来要挟自己,下意识的去找陆晨霞,“陆晨霞,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这么多年,是谁在照顾你,你和若水出事的时候,是谁在帮你?你现在为了一点利益,这样陷害我和你大哥……”

    “这么多年,我难道没有为你们卖命吗?都是陆家的养子养女,我这个盯着陆家千金小姐出嫁的女儿,却没有陆氏集团的一点点股份,整天要看你们脸色过日子,这种日子,我也过够了……林珊,我最恨得,是你居然也想要帮着陆旭阳害死我女儿……”

    “我是为你女儿好,大师说你女儿腹中是鬼胎……”

    “我呸,大师?什么大师?就是个神棍,神棍的话都信,陆氏集团交个你们这种人,也迟早完蛋。”

    林珊赶到很无力,这陆晨霞泼妇起来也是没得比了,“我不和你争吵了,希望你别后悔,你以为她陆尔淳就会放了你?别忘了,你对她做过的事。”

    陆晨霞惊慌了一下,随即说道:“无所谓,我只要我女儿好好的,我这条命,随便她了,这么多年,我活得也不痛快!”

    林珊气得咬着嘴唇,最终一个人离开了宴会厅,许薇也走上台说宴会继续进行,但不少人在看过这场闹剧后,便是纷纷立场,也有看热闹不给钱的人继续留下来将这事当做一个故事津津乐道的交谈着。

    唐紫萱走到陆尔淳的身边,竖起大拇指道:“我这才出差一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更没想到,你的身世这般曲折离奇,手段不错。”

    陆尔淳长须一口气,“我也是想,给我妈妈和我外公讨回一个公道,为我自己这二十年讨回一个公道。”

    唐紫萱耸肩,却问了一个难题:“倘若当初,陆旭阳没有将你赶出家门,也没有对你百般刁难,甚至不阻拦你和陆泽熙之间的来往,你会不会就此作罢?”

    陆尔淳沉默了片刻,“其实即便陆旭阳没有将我扫地出门,我也依然会调查到这件事的真相,这件事真正的导火索,其实还是十三年前陆旭阳被人绑架的那个车祸案引起的,只是……如果陆旭阳没有对我下杀手,我想,顾念二十年的父女情分,我可能真的不会狠下杀令。”

    唐紫萱无奈的笑了笑,目光却是飘向了一边的殷夙,“你男人?眼光不错?这样的男人,万里挑一,是个女人,都会喜欢。”

    陆尔淳打趣,“莫非,你也喜欢?”

    “我不夺人所爱,尤其是朋友的男人。”唐紫萱傲气的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