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是我的
    “乖,别哭……我现在就帮你,不难受了……”陆泽熙轻声哄着陆尔淳,一边褪下自己的衣服。

    陆尔淳朦胧中却唤出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殷夙……帮我……殷夙……”

    陆泽熙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颤了一下,眼底一片阴霾,风卷残云般的怒气涌上全身,覆身抓住陆尔淳,克制不住心中妒忌吼道:“陆尔淳,你给我看清楚,现在你身上的人是谁?我是陆泽熙,看清楚……”

    陆尔淳也因为陆泽熙这个剧烈的摇晃找到了一点意识,努力的睁开眼睛,在看清楚陆泽熙的时候,吓得伸手要推开他,却被陆泽熙死死的压制住了。

    “陆泽熙……你干什么?”陆尔淳没想到自己中了药,居然被送到了陆泽熙的床上。

    “我干什么?我当然是做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是你求我帮你解脱的,我现在就是在帮你!”陆泽熙已经被妒忌蒙蔽了心智,伸手撕了陆尔淳的衣服。

    陆尔淳惊觉事态严重,抗拒的推开陆泽熙,同时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陆泽熙,你疯了是不是……我……”那蚀骨的感觉依旧蔓延全身,无法消散。

    “我是疯了,陆尔淳,你早该知道,我迟早会被你逼疯……”

    “陆泽熙,别让我恨你……”陆尔淳努力的想要召唤出小鬼,却无力召唤,小鬼是和自己的精神力链接的,此时她的精神力最薄弱,根本无法分散精力去操控小鬼。

    陆泽熙的眼底呈现出一种决绝的神色,“既然你不能爱我,那就恨我也不错,用这种方式留住你,我不介意做个卑鄙的人渣。”

    陆尔淳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意识,抓起一个床头灯砸向陆泽熙,陆泽熙也不躲开,那个床头灯就那么砸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脖子上、胸口划破了血痕,触目惊心。

    陆泽熙暴怒的扑倒陆尔淳,怒吼着:“是不是只能是他?我到底哪里不够好?为什么你一定要拒绝我?是不是你非他不可?宁可在这里煎熬,也不肯让我碰你吗?”

    “陆泽熙……我容着你,是因为你不止一次救过我,更因为我欠你一条命,但现在……我们两清了……”陆尔淳的声音听来很无力。

    “欠我一条命?”陆泽熙不明白陆尔淳这话里的意思,却还是说道,“既然欠我一条命,那就用你的命来还,我护着你长大,绝对不是为了让你去别的男人怀里……”

    “砰”一声巨响,门就在这时候被撞开了,殷夙如杀神降临一般出现在房间里,看到床上陆泽熙赤身裸体的抱着陆尔淳,而陆尔淳的衣服也被撕扯了一半,零碎不堪。

    殷夙目眦欲裂,战斗力爆表,冲上去直接一拳将陆泽熙打飞,陆泽熙没有反应过来,重重的挨了一拳,摔在地板上。

    殷夙看着床上小脸涨得通红,难受的摩挲呻吟的陆尔淳,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陆尔淳的身上,一转身,就被反应过来的陆泽熙打了一拳。

    陆泽熙此时如一个嗜血的野兽,目光凶残的盯着殷夙,殷夙目光凌厉的扫过陆泽熙,还是耐着性子轻轻拍了拍陆尔淳,轻声安抚道:“没事了,乖,等我回来!”

    安抚过陆尔淳后,殷夙的眼中燃烧着怒火,这把火似乎要烧毁寥寥草原,两个男人就在酒店房间里打起来,和上次动手比起来,殷夙也发现,陆泽熙这次的武力值和战斗力都增强了很多,一个人在这么短时间内提升这么多,背后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又耗尽多少代价?

    陆泽熙的眼角都被打的出血了,可目光依旧凶残,殷夙也同样挂了彩,从口中啐了一口血,暴戾的盯着陆泽熙,“陆泽熙,跟着司徒静那种人,你的品性也不怎么样了!”

    陆泽熙不喜欢别人把自己和司徒静扯在一起,他是投靠了司徒静,不代表他要被打上“司徒静走狗”的名牌。

    房间里被打得一片狼藉,两个男人厮杀对打的时候,陆尔淳这张床自然不能幸免,殷夙被陆泽熙一个摔跤,重重的落在床上;

    眼看要摔到陆尔淳身上的时候,他还是咬牙用自己的手臂撑住自己的身体,将陆尔淳护在身下,避免她受伤;

    也因此挨了陆泽熙一脚,身体一个翻滚,狼狈的坠落在地板上。

    “你以为你是少帅,就能为所欲为么?”陆泽熙冷声讥诮,“我护她十六年,看着她长大,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她被追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她受伤的时候,你一样不在,现在凭什么说来带走她就带走她?”

    陆泽熙控诉着心中的不甘,殷夙用蔑视群雄的姿态睥睨陆泽熙,声音森冷,“如果没有你这个拖油瓶,她现在也是有母亲在身边护着的女孩,根本不会遇到你说的那些事,所有的遭遇,都是你陆泽熙带给她的,凭什么说你护着他了?”

    “我来的时候,尔淳的妈妈早就死了……”陆泽熙突然觉得这话有些无力,殷夙能这样说,就证明他们查到什么了,尔淳母亲的死,恐怕没有表面这么简单,若不然,尔淳也不会突然对林珊那般的仇视了,不可能只是因为林珊派人追杀她的事这么单纯了。

    殷夙眯起眼眸,周身被一股杀戮气息包围着,这是属于殷夙的领域,战场之上,有着属于他殷夙领域的霸气,“没空陪你玩了!”

    殷夙的视觉中,已经将陆泽熙定格了,找到了他的几个弱点,虽然陆泽熙段时间内提升的很快,也很强,但只要是人,在他殷夙的眼中,就一定会找到死角和弱点。

    殷夙再次攻击陆泽熙,陆泽熙同样挥拳迎战,只是这一次,殷夙明显爆发了真正的武力值,陆泽熙几乎是三招内就被殷夙打趴了,肋骨似乎都断裂了。

    陆泽熙支撑着地面坐起身,靠着墙壁,即便是被打趴了,也不能输了气势,殷夙一拳再次砸向陆泽熙的时候,听到床上的陆尔淳的动静,那一拳在陆泽熙的眼前也停下了。

    殷夙是真的想打死陆泽熙,比起一枪毙了他,打死他更让自己解恨,但是,他答应过陆尔淳,不会杀陆泽熙的,他不想再因为这事,和陆尔淳发生矛盾,何况今天的事情,陆尔淳自己心里也该有个衡量。

    “为什么不动手?”陆泽熙见殷夙放了自己,只觉得被羞辱了。

    殷夙手背擦去嘴角的血,给了陆泽熙一个不屑的眼神,转身抱起床上的陆尔淳,大步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受伤的陆泽熙和一屋子的狼藉。

    殷夙用自己的外套包裹着陆尔淳,将她捂得严严实实,不让任何人看到他怀中的人,只是紧贴着胸膛的小女人全身滚烫的吓人,似是要将他都灼伤烧熔了,偏偏他死死的压着怀里,陆尔淳却是不安分的扭动了,发出轻微的呻吟,很是难受,对她是难受,是殷夙更是折磨。

    他今日就不该放任她去公司做事,又不是没钱,养着她,随她折腾便是。

    想到刚闯进房间看到的那个画面,殷夙就恨不得拿把刀先给自己两下,只差一点,差一点就出事了;原本中午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时政新闻,突然心血来潮的想要给陆尔淳做一顿晚餐,显示一下自己不仅上的战场、出得厅堂,同时也照样下得厨房,让陆尔淳知道,爱上他殷夙,那就是赚到了。

    也因为在厨房忙碌,所以没有留意到手机短信,等他看到手机短信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陆尔淳在短信里告诉自己,陆晨霞约了她见面,有重要的东西给她,当时他就觉得很可疑,这个笨蛋一定是为了早点弄明白当年母亲死亡的真相,冲动的一个人去应邀了。

    殷夙当时就打了电话过去,然而一直无人接听,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担心她出事,定位了她的手机,一路连续的闯红灯,车速飙到了极限,只为了能立刻找到她,确定她的安危,这样的车速,必定是会出事,所以,在他差点撞人的时候,惊得立刻打方向盘,车子整个撞上了防护栏。

    虽然避开了行人,但是殷夙自己却受了一点伤,车子是不能开了,好在没有多远了,他直接丢下车子,一路狂奔到茶社,却发现陆尔淳的手机被丢在茶社,他知道她出事了,当下就发了疯一样的带人砸了茶社,才问出陆尔淳被带去了酒店。

    殷夙抱着陆尔淳上了车,李耿早就在这里等着了,看到殷夙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陆尔淳上车,瞳孔震颤了一下,“尔淳小姐她……”

    “你不用多问,下车,我带她回去!”殷夙命令道。

    “是!”李耿立刻下了车,又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陆尔淳,这才说道,“茶社那边,已经处理过了,车祸的事情,雷哲也让人去解决了。”

    殷夙手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李耿,冷声道:“去告诉雷哲,让那个茶社从此消失,还有……涉及今日之事的,全都给我处理了。”

    李耿惊了一下,低头回应:“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