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四百六十一章 准备好了吗
    陆尔淳忍俊不禁,“那你可要等着了,大叔,我还小呢!不着急!”

    殷夙挑眉,轻描淡写,“陆尔淳,你可能忘了,我手里还有你的裸照呢!”

    这次,陆尔淳可没有刚开始认识殷夙时被威胁的那种恐慌,“恩,送给你留着做纪念吧!我若是想看,照镜子就可以了。”

    殷夙见此招已经没用了,侧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袍,风华绝代的侧卧在沙发上,“那本帅就暂时委屈着继续被你包养好了。”

    陆尔淳彻底笑喷了,“殷夙,你在珠宝店挑选这钻戒的时候,那些营业员有没有说你很帅气?”

    殷夙抬眸,目光鄙夷的扫视了陆尔淳一眼,“我挑钻戒还需要去珠宝店吗?这枚钻戒是二十世纪末最出色的珠宝设计师鲁斯坦的封笔之作,而那颗钻石叫辛西娅之心,是我大哥几年前在国外一个拍卖会上得到的,刚让人打造出来,全世界独一无二。”

    殷夙微微抬起下颚,“还是你觉得,我送你的钻戒是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吗?”

    陆尔淳咂舌,自叹不如,“好吧,我承认,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殷夙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所以要懂得扬长避短,我很有钱!”

    陆尔淳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殷夙伸手将陆尔淳拽入怀中,手指拂过她的脸颊,玩弄着她的耳垂,“等这次我忙完回来,我就带你去燕京城见我父亲,陆尔淳,准备好站在我身边了吗?”

    陆尔淳抬眸凝视着殷夙,她明白殷夙这话的分量,她目前的身份一定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和鄙夷,这是一场硬仗,站在殷夙的身边,必定要去面对这些,倘若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些,就必须继续在这里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韬光养晦。

    “你会保护我的吧?”陆尔淳浅笑着问道。

    “我的女人,我不保护谁保护?”殷夙挑眉。

    陆尔淳抬起手,看着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我也很想去燕京城去看看,会会那个差点嫁给你的萧家大小姐萧明兰。”

    看着陆尔淳,殷夙为她骄傲,他知道,他的女孩从来都不是轻易退缩的人。

    陆旭阳这几日过得很忐忑,总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经常会想起那日在灵堂上,陆尔淳开枪的强势。

    这一晚,他又梦魇了,梦里,陆尔淳手里举着一把枪,枪口就对准了自己,“陆旭阳,你害死我外公,害死我妈妈,我要为他们报仇,你去死吧!”

    一声枪响,陆旭阳整个人都惊醒了,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的喘气,整个人被吓得一身冷汗,全身都湿透了。

    躺在陆旭阳身边的林珊也被陆旭阳这个猛烈的动作给吓醒了,伸手拧开台灯,坐起身轻轻拍着陆旭阳,“怎么了?老公,你这是做噩梦了?”

    陆旭阳看着林珊,喉结动了动,突然就下了床,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林珊也没有了睡意,“怎么了?我看你这两日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你说……陆尔淳那丫头会不会已经知道她妈妈的事情了?”陆旭阳盯着林珊问道。

    林珊的心咯噔一下,脸色有些发白,“怎么会?都过去二十年了,她怎么会知道?”

    陆旭阳目光阴冷,“不行,陆尔淳现在已经完全不受我们的控制了,那天在医院,她对我的态度就很冷漠,之前,我虽然将她赶出陆公馆,但她对我还是会抗议,会抱怨,但是那次在医院,她表现的太过冷静,我怀疑她可能已经知道什么了。”

    林珊也想到了在杜奕衡灵堂上的事情,“她的确是变了很多,居然还会用枪,还有陪他的那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只怕……”

    陆旭阳恼怒的锤了一下桌子,“棋差一招,我当初就不该将她赶出陆公馆,应该留着她,然后找机会弄死她,恐怕她现在已经对我有了戒备,那个牛郎莫名其妙死了,我就怀疑,可能是陆尔淳下的手,若真是如此,只怕她也知道是我要杀她了……”

    林珊越发不安了,“如果她知道是你要杀她……她却没有来找你质问,就是说……”

    陆旭阳扭头盯着林珊,咬牙切齿的冒出一句:“她可能什么都知道了!”

    林珊的眼神也变得阴鸷起来,微微眯起眼眸,看着窗外的夜色,“那么她就更不能留了,拿下杜氏企业可能只是她复仇的第一步,早知如此,当日我们就不该做这个恶人,阻止她和泽熙来往,如今还弄得泽熙不开心。”

    林珊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几乎掐进了掌心的肉里,继续说道:“然后让她不小心意外死亡,泽熙也不会怪我们,或许时间久了,也就忘了,毕竟人死如灯灭。”

    陆旭阳也觉得自己当初算计错了,就不该赶走陆尔淳,让她留在自己眼皮子下,也好掌控,她要和陆泽熙在一起,便是由着他们在一起,男人还能没几个女人,左右陆泽熙也不会吃亏,就当送给他白玩了。

    “你说的没错,也许泽熙真的得到陆尔淳了,就没这么执着了。”陆旭阳的眼底掠过一抹算计。

    林珊微微蹙眉,看着陆旭阳,思索了片刻,“你当真要这么做?”

    “她必须死!”陆旭阳阴狠的说道。

    “可这种事,谁去做最好?我是不可能了,这个小贱人,对我现在可是一百分的敌意,她已经知道前两次是我派人追杀她的了。”

    陆旭阳想了想,“还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做到这件事,就算他们之间没有太多情分,可陆尔淳对她也不会太设防。”

    “你是说……”林珊瞬间从陆旭阳的眼中看明白了。

    陆旭阳说道做到,当时就打了电话让陆晨霞过来了。

    陆晨霞一大早就到了陆公馆,凌晨的时候,陆旭阳突然打电话让自己过来,说实话,她一直都忐忑不安的等到现在,自从见过陆尔淳以后,她犹如惊弓之鸟,一点风吹草动,都害怕的要命,偏偏白胜利最近经常夜不归宿,自己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可没用,陆旭阳不管他们夫妻的破事,毕竟白胜利是自己当初选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