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三百九十九章 毒杀亲母
    孔欣茹被一群人包围着,根本无法逃离,隐约中,她看到人群后的陆尔淳,眼中闪过错愕,“陆尔淳……”

    孔欣茹想要追出去质问陆尔淳这一切是不是她做的,但熙熙攘攘的人群挡住了她的去路,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有陆尔淳的身影了,让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花眼了。

    陆尔淳坐车后座,唐嘉北一边开车,偶尔会透过后视镜看一眼陆尔淳,“看到那个贱女人被围攻的样子,你是不是很爽?”

    “的确是很痛快。”陆尔淳眯起眼眸,前世孔欣茹和宋仲轩就是这般对自己的,当时宋仲轩也是这般劝她为艺术献身,她傻乎乎的答应了,甚至还为他筹谋画展,结果那场画展,也彻底毁掉了自己的名誉,让自己成了上流社会的一个笑柄。

    今天算是以牙还牙,让孔欣茹也感受一下这种被天下人耻笑、千夫所指的滋味,在她以为自己上了天堂的时候,一瞬间将她拉下地狱,这种过山车的滋味一定很有不错。

    原本,陆尔淳是打算一石二鸟,打算借由暴露孔欣茹真面目,让陆旭阳将她赶出陆家大门,从此断绝关系,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陆旭阳是不是将孔欣茹赶出陆家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那你打算就这么结束了?”唐嘉北恶趣味的问道,“其实我也有很多整人的办法,要不要……”

    “不用,我没想要整她!”陆尔淳淡淡的说道,“我是想让她死。”

    唐嘉北顿了一下,觉得陆尔淳这话不是在开玩笑,“那咱就嫩死她。”

    孔欣茹忐忑不安的站在唐嘉乐的面前,唐嘉乐则是随意的翻阅着那些杂志,冷笑一声,“你倒是很会给自己找上头条曝光的机会,这些新闻足够你红一段日子了……”

    “乐少,我错了,你帮帮我……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是陆尔淳,是陆尔淳害我的!”

    唐嘉乐恼怒的将手中的杂志甩在陆尔淳的脸上,“贱人,你当我是傻子是不是?居然敢骗我,我因为让你做什么形象大使,今天被我爸给骂的狗血淋头,反倒是得意了大房的人,如果真的是陆尔淳陷害你,也只能说你愚不可及,我现在真的是后悔,当初居然选择在你身上投资,你从头到脚真的是连陆尔淳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唐嘉乐的言辞刻薄,可孔欣茹却很害怕,连忙抱住唐嘉乐,“乐少,我错了,我不是有心隐瞒的,当初真的是我年少无知,才会被宋仲轩给骗了……”

    唐嘉乐嫌恶的推开孔欣茹,“你最好想办法给我处理了这件事,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孔欣茹吓得全身哆嗦,现在真的是后悔了,当初不该贪慕虚荣的招惹上唐嘉乐,弄得自己现在进退两难,生不如死。

    “我一定会处理好的,乐少,我发誓,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孔欣茹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这么说。

    唐嘉乐捏住孔欣茹的脸颊,威胁道:“明明是从小一起养大的姐妹,差别也太大了……这次是便宜了唐嘉北那个蠢货,反而我选了你这个蠢货!”

    说完就甩开孔欣茹,“滚出去!”

    “谢谢乐少!”孔欣茹战战兢兢的走出办公室,外面一群看热闹的人在看到孔欣茹出来的时候,都低下头,却还是忍不住的笑着。

    孔欣茹脸颊发烫,却也不能在这里发作,故作高傲的离开了。

    孔欣茹站在电梯里,脑子里想起经纪人说的那句话:除非现在有件事能压过这件事的风头,这事儿也就被人遗忘了。

    孔欣茹想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直接开车来到黄美珍现在租住的屋子里,黄美珍正在嗑着瓜子儿翘着腿看电视,看到孔欣茹回来了,立刻站起身,“欣茹,你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孔欣茹脸色阴晦的走到黄美珍的面前坐下,“妈……”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这次栽了!”黄美珍一点不知道安慰自己的女儿,“现在到处都是你做裸模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我当初就说你找的这个宋仲轩不可靠,偏偏就你相信他,结果……鸡飞蛋打不说,还惹了一身骚,他这是不给你活路啊,你说,你以后怎么办?”

    看到黄美珍尖酸刻薄的模样,原先那一点恻隐之心此时也消失的无隐无踪,“妈,我给你带了极品燕窝,已经炖好了!”

    孔欣茹拿出一个保温壶放在黄美珍的面前,听说是极品燕窝,黄美珍乐了,“极品燕窝?这可是好东西,还是你孝顺,这玩意儿自从离开陆公馆后,我就再没有吃过。”

    孔欣茹冷漠的看着黄美珍当着自己的面将那一碗银耳燕窝羹送入口中,最后吃光了,“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吃在嘴里都不一样,不过……”

    黄美珍疑惑的看着孔欣茹,“这银耳燕窝的味道有些奇怪,是不是你糖放多了,甜的都发苦了。”

    “可能吧!我不怎么善于做这玩意儿,你不是不知道。”

    黄美珍吃的心满意足,“现在你和宋仲轩的事儿怎么弄?乐少有没有问?肯定问了是不是?你一定要否认,说自己是无辜的,要勾起乐少对你怜爱之心。”

    “我知道了……”孔欣茹敷衍的回答。

    黄美珍还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腹腔剧烈的疼痛,好像针扎一样的绞痛,她捂住肚子,“好疼……欣茹,我好疼……你赶紧带我去看医生……”

    黄美珍伸手要去抓孔欣茹的时候,孔欣茹突然冷漠的跳开了,入一个旁观者那般,冷漠的看着疼得在地上打滚的黄美珍,黄美珍看到如此凉薄的孔欣茹,突然也明白过来了,“你……是你要害我……你这个畜生,我可是你妈……”

    “正因为你是我妈,你更应该为我牺牲不是吗?这二十年,你对我何时尽过母亲的责任,现在我遇到麻烦了,只能委屈你了,算是帮我这个女儿一把。”

    黄美珍指着孔欣茹的手在颤抖,痛苦的口吐白沫,“是你……你居然要害我……”

    “难道你没有害过我吗?就当是两清了,别人的妈妈能为女儿做牺牲,你有什么不能的?何况十三年前的案子迟早会被查出个水落石出,你左右都是一死,不如现在成全了我……”孔欣茹丧心病狂的说着。

    黄美珍全身抽搐着,已经说不出画来了,只能死死的盯着孔欣茹口吐白沫,最终还是在漫长的中毒折磨中身亡了……

    看着黄美珍死不瞑目的样子,孔欣茹也吓得哭出来了,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理智,冷静的可怕,她将带来的燕窝收拾干净,把黄美珍搬上沙发上躺着,拿出一瓶红酒摆放在桌子上,并将毒药投入红酒杯中,又灌了一些红酒到黄美珍的口中,造成黄美珍自杀的现场。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孔欣茹才跪在黄美珍的身边,大声的哭出来,“妈……妈……来人啊,救命啊,救救我妈……”

    完全是一副悲情女主的模样,孔欣茹的哭喊声也惊动了左右邻居,有人开始报警,有人喊救护车,媒体那边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孔欣茹母亲在家自杀的新闻。

    顿时间,头条还是属孔欣茹所有,只是这一次,孔欣茹成了一个弱者,因为她的母亲自杀了,就是因为受不了孔欣茹做裸模的事情而想不开自杀了。

    陆尔淳原本正在家中休息的时候,罗永康打来电话,她放下手中浇花的喷壶,拿起手机接听了电话,“喂……”

    “喂,陆小姐,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黄美珍死了,不过这个孔欣茹远比我们想的有心机,居然懂得利用母亲的死来做文章,博大众同情,打算扭转之前裸模事件的丑闻。

    孔欣茹挑眉,“黄美珍死了?这么快?”

    “是有些突然,依照孔欣茹之前的做法,是打算用慢性毒药来欲盖弥彰,造成黄美珍是心绞病发作死亡的假象,只是这一次,明显是狗急跳墙,居然急匆匆的杀了黄美珍,试图用黄美珍的死来打一次同情牌。”

    “你了解的很清楚。”陆尔淳漫不经心的说道。

    罗永康轻笑,“陆小姐忘了我是什么工作了,调查黄美珍的时候,我就伪装成水电工进入过她家,在家里安装了针孔摄录仪,孔欣茹毒杀黄美珍的过程一清二楚。”

    “这么说,你手里有孔欣茹毒杀亲母的罪证了?”陆尔淳一边说着,一边下楼打开电视机,果然电视机里看到孔欣茹哭得跟个泪人一样,一路跟着医生一起将黄美珍推进医院。

    “我希望大家不要网络言语暴力,之前那个画展,我承认那个裸模就是我,但我也是有苦衷的,母亲身体不好,而我不好意思一直管我的干爹要钱,就想着自己装点钱,却不知那年我年少不懂事,就那么被宋仲轩这个衣冠禽兽给骗了,他花言巧语哄骗我是为艺术献身,我承认那时候,少女情怀的我的确是对宋仲轩动了心,但很快我就抽身出来,我发现他私下里骗了很多女生,除了我,还有很多女生被她欺骗了,其中还有一个被他骗的堕胎辍学……我母亲就是因为看到这则新闻,才会想不开服毒自杀,我知道,她心里是有愧疚的,她是觉得她拖累我了&……但是,大家都是有父母的,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儿女,请体谅一个女儿的心,一个母亲的心……”

    孔欣茹说的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情,都觉得之前那样攻击孔欣茹太过分了。

    一时间,之前还语言攻击孔欣茹的人,突然一面倒,去声讨宋仲轩这个人渣,但宋仲轩当日画展赚到一点钱后,没有立刻还给高利贷,而是控制不住的买了白货,又上了赌桌,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也不管外界正在发生什么。

    孔欣茹眯起眼眸,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既然你手里有绝对的证据,就发一份给警察,再和各大媒体打个招呼,将这段视频公布出去,我倒要看看孔欣茹这张嘴是不是还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