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三百八十九章 牢狱之灾
    助理讪讪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唐紫萱的问题,这个唐家大小姐可不是那些只会花钱的交际花,她在商场上也是一个女精英了,唐家的大小姐和二少爷都是很厉害的,到底是出精英的人家,这让不少豪门世家都羡慕极了,一下子出来两个能干的子女。

    这时候,一个警察从里面走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看,助理立刻站起身说道:“你好,我是来保释陆尔淳小姐的,这位是她的代理律师柳律师。”

    警察看了一眼助理,冷冷的说道:“她醉驾,私藏违禁药品,现在转到缉毒组去了,现在恐怕不能办理保释。”

    “缉毒组?”唐紫萱表示很诧异,陆尔淳素来做事严谨,怎么会犯下这种错误,那个视频她看到了,一点不像陆尔淳的作风,完全是一个刁蛮无理的二世祖,倒是和自己的弟弟唐嘉北有的一拼。

    唐紫萱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我们可不可以见见她?”

    警察犹豫了一下,唐紫萱言辞中肯,“麻烦你了,我们就是见见她,说两句话。”

    “可以!”警察最终也松口了。

    唐紫萱扭头看了一眼陆旭阳派来的助理和柳律师,“你们要一起进去看看吗?”

    助理有些尴尬,他的目的是来保释陆尔淳的,现在看来事情显然要比想象中的麻烦,他和陆尔淳并不熟悉,没有去见陆尔淳的必要。

    “不用了,我就不去了,麻烦唐小姐帮我带一句话,就说陆董事长很担心大小姐,一定会想办法救她出来的。”

    唐紫萱也没有想太多,便是和自己的律师去见陆尔淳了,全封闭的小屋里,只有陆尔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凳子上,唐紫萱坐在陆尔淳的对面,“你是怎么回事?”

    陆尔淳疲倦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如你所见,酒驾被抓。”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话?”唐紫萱翻了一个白眼,“小北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你都不可能。”

    陆尔淳无奈的笑了,“你倒是很相信我。”

    “不是相信,是了解,你绝对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你若真是要出门,完全可以让李耿开车接你,就算不是李耿,罗永康也可以,你反而自己开车,这显然不合理。”唐紫萱分析道。

    “还有一点,你的代理律师呢?以往你出了事,罗永康总会第一时间到场,但是现在……还有你大哥,高级督察,怎么也该出面吧?反而你爸爸派了一个助理和律师过来……”

    陆尔淳挑眉,眼底掠过一抹幽暗,“他派人来保释我了?”

    唐紫萱以为陆尔淳是感动,“到底是父女,他还不算太绝情。”

    “他若是没有派人来保释我,我或许还不觉得他有多绝情。”陆尔淳似是在自言自语。

    唐紫萱也嗅到了不对劲的气息,“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陆尔淳看了看唐紫萱,也没有想要隐瞒,“我父亲之前找过我,想让我把手里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让给陆泽熙,今天就是约定的日子。”

    唐紫萱有些震惊,“当真?”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陆尔淳反问。

    唐紫萱摇头,似是不可思议,“所以……你酒驾也是故意的,私藏违禁药品……也是故意的?就是为了逃避今天办理转让手续?陆泽熙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陆尔淳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唐紫萱露出嘲讽的笑容,有些愤怒,“我以为只有我那个老爸薄情寡义,没想到陆旭阳才是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居然连妻子留给女儿的那点嫁妆都要算计回去。”

    陆尔淳垂眸,陆旭阳算计她的又何止这些,既然陆旭阳可以算计了她前半生,也算计了她母亲和祖父的一生,那么她又凭什么不可以算计他的后半生。

    “难怪陆旭阳突然这么积极的要保释你出去,醉翁之意不在酒。”唐紫萱咬牙切齿。

    “你也不必为我愤愤不平,这事儿总该有个处理的办法。”

    唐紫萱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对了,你和雷哲不是认识吗?”雷哲是盛唐的大股东,陆尔淳会认识雷哲,这一点还是让唐紫萱很意外的。

    “怎么?”陆尔淳瞪着唐紫萱的下文,看起来唐紫萱是要给自己出谋划策了。

    唐紫萱诡异的笑了,“既然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留在你手里这么危险,与其白白便宜了陆旭阳,倒不如卖给雷哲,陆旭阳,总是得罪不起雷哲的。”

    “卖给雷哲?”陆尔淳挑眉,其实一开始,为了成为杜氏企业的大股东,她就向殷夙提议过,将手里的百分之十五的陆氏股份转让给他,但是殷夙拒绝了,现在看来,还是只有这样了。

    “这两日,你就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待着,任他陆旭阳在外面跳脚。”

    陆尔淳笑了,“薇薇安,谢谢你来看我。”

    “说这种话就没意思了,其实小北也很担心你,我怕他跟过来,脾气太急,反而捅娄子,就没让他跟过来。”唐紫萱还是一心想要撮合陆尔淳和唐嘉北。

    陆尔淳点头,“他那性子是太暴躁,需要调教。”

    唐紫萱笑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她缓缓站起身,“那我先走了,外面的事,我会帮你留意着。”

    陆尔淳被带去了临时监禁的牢房里,这里关着的都是一些挑衅滋事的人,陆尔淳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几个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两个杀马特风格的女生,她们在看到陆尔淳的时候,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仿佛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陆尔淳看了她们一眼,站在牢门的旁边,靠着墙壁,目光怅然的看着坐在外面扒手机的女警。

    或许是陆尔淳这种傲慢的目中无人的态度惹怒了牢房里另外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女人站起身,双臂交叉摆在胸前,“喂,你叫什么名字?”

    陆尔淳缓缓的扭过头,看着那个女人,“陆尔淳。”

    “你是犯了什么事儿,被抓到这里来?”

    陆尔淳想了想,“酒驾。”

    “酒驾?呵呵呵……你骗谁?这里抓来的人,多少都沾染过那玩意儿,你当我傻是不是?”

    “我被冤枉的,行不行?”陆尔淳懒懒的回答。

    几个女人上下打量着陆尔淳,看到她的手镯很漂亮,一看就知道很值钱,不怀好意的冷笑,“既然进来了,就该知道这里的规矩,这镯子不错,来,借我戴戴……”

    几个女人说着便是上来对陆尔淳动手动脚,其中有人看到陆尔淳脖子上的挂坠,伸手就要去抢,陆尔淳眯起眼眸,伸手护着自己脖子上的玉坠,这是殷夙送给她的,谁都不能碰。

    “给我……”见陆尔淳不愿意了,女人们也开始耍横了。

    陆尔淳看了一眼那边的女警,继续玩手机,明知道这边发生了争执,也置之不理,陆尔淳的眼底掠过一抹阴暗,手指动了动,召唤出小鬼。

    “额……”几个女人只觉得脊柱被什么给戳了一下,全身如触电一样的痛苦,随即而来的是窒息感,“喂……我……”

    她们拼命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却越发的痛苦挣扎着,陆尔淳就那么冷眼看着,之前没有参与她们来为难陆尔淳的那两个杀马特女生也被吓坏了,大声对着外面的女警求救:“救命啊……喂,她们好像出事了……”

    女警一惊,连忙跑过来观察,只见这几个女人掐着自己的脖子,脸色发青,明显是窒息了,“喂,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掐住自己的脖子,别耍花招啊……”

    女警打开牢门进去,并呼叫自己的同事过来帮忙,陆尔淳后退一步,看着女警蹲下身想要掰开其中一个女人的手指,无奈对方始终不肯松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