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三百四十八章 溺水
    陆泽熙目光阴鹜,不可思议的盯着陆尔淳,腰间的硬物他很清楚是什么东西,陆尔淳手握着殷夙给自己的那把手枪,枪口此时就抵着陆泽熙的腰,目光忧郁的盯着陆泽熙,陆泽熙面色不改,“哪里来的?他给的吗?”

    陆尔淳苦笑,“在江城这个地方,要从黑市弄到一把枪并不算难,你是督察长,你比我清楚。”

    陆泽熙当然知道这一点,走私军火一直都是死罪,但当下的时局造就了一群亡命之徒,军阀派和总统府的争斗,以至于黑道也开始蠢蠢欲动的活跃起来。

    陆泽熙突然伸手抓住陆尔淳握枪的手,陆尔淳一惊,挣扎了几下却没能挣脱,陆泽熙就那么紧紧的抓住陆尔淳的手,将枪口移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陆尔淳,有本事你就开枪打死我,这心死了,你也解脱了,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我曾经决定放弃你的,但你回头抓住我了,所以,这一次我发过誓,我永远不会放手。”

    陆尔淳看着陆泽熙的眼睛,那双瞳孔里此时倒映着自己苍白无力的脸孔,“陆泽熙,你知道,我可能真的会杀了你的。”

    陆泽熙没有任何的动作,目光坚定的看着陆尔淳,陆尔淳回忆起前世陆泽熙也是被自己害死的,最终葬身于火海中,想到这里,陆尔淳伸手猛力的推开陆泽熙,手中的枪对着天花板的吊灯开了一枪,打碎了精美的吊灯,在陆泽熙想要再次靠近自己的时候,陆尔淳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喉咙,这个动作也成功让陆泽熙却步了,他眯起眼眸,“你在威胁我?”

    “那也要能威胁到你才行。”陆尔淳冷声道。

    “陆尔淳,你一直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来伤害在乎你的人。”陆泽熙咬牙,眼中有了晶莹的光芒,“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这世上最在乎你的人。”

    “曹进的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后牵引罗永康去调查他那个表妹的?”陆尔淳突然转移了话题。

    陆泽熙也有些不适应陆尔淳这种思维跳跃度,却还是承认了,“是,罗永康告诉你的?”

    陆尔淳真正明白,自己真的从未真正看懂过陆泽熙这个人,难怪罗永康说陆泽熙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但……他或许有城府,却对自己,却是真心真意的好,若不然前世也不会心甘情愿被自己害死。

    “陆泽熙,对不起!”陆尔淳转身跑出别墅,一路跑了很远,最后站在码头边,任由冰冷的海风如刀割一样吹在自己脸上,生疼生疼的,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无力感,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多了一双手。

    在陆尔淳完整个人心不在焉的情况下,这双手对着她的后背猛地一推,陆尔淳没站稳,整个人便是坠入海水中,突然被海水包围的陆尔淳陷入了惊恐中,前世在精神病院被人按在水里几次差点溺死的那种窒息感再次涌上心头,恐惧占据全部的身心,她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游出去,无奈身体却仿若是僵硬了一样,使不上力气,“救……”一张口,灌入一大口海水。

    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迷迷糊糊中,陆尔淳看到岸边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是和自己一向没有瓜葛的杨曼迪,她就那样站在码头上冷冷的看着沉入水中的自己,为什么是她?

    冰冷的海水中,陆尔淳的身体不断的下沉,她想到了自己前世的大仇还没有报,想到殷夙……她不想这么死去,她不甘心就这么溺死,她还没有来得及对那个男人说一句:我爱你。

    一个身影窜入了海水中,努力的游向陆尔淳,而陆尔淳也在最后一秒失去了意识……

    陆泽熙是在陆尔淳离开别墅后追出来了,她没有车,走不远,却在经过码头的时候看到很多人站在码头边看着海水不知道在议论什么,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停下车,一路跑到码头边,“有人落水了……快打电话报警……”

    “看起来是自杀的样子……”

    直觉让陆泽熙几乎没有做出任何考虑的时间,直接脱下外套跳下冰冷的水中了,人群再次沸腾起来,“有人跳下去救人了……”

    “这么冷的水,闹不好,两个人都不能回来,太冒险了……”岸边的人永远只是围观者,口中说着冠冕堂皇的担忧。

    陆泽熙窜入水中,游向陆尔淳,即便是在海水中,他也看到了那个沉入水中的人正是陆尔淳,那一秒从心脏延伸到肌肤中的每一根血管,都凝滞了,陆泽熙不管不顾的游向陆尔淳,抓住她冰凉的手的时候,用力将她拽入怀中,低头给她度了一口气,心里也有一个决定,倘若她这样没了,那自己就抱着她一起沉入海底。

    陆泽熙一只手臂抱着陆尔淳的身体,再次努力浮上水面,冰冷的水温也在剥夺他的体力,好不容易带着陆尔淳浮出水面,游到岸边的时候,立刻有人下阶梯帮忙将陆尔淳从水里拖出来,陆泽熙随后爬出水面,不顾冰冷潮湿沉重的衣服,硬是将陆尔淳抱起来跑到码头上,放在一张长椅上,“尔淳,尔淳……你醒醒……尔淳……”

    陆泽熙双目赤红,若是仔细看,会发现他发紫的指尖在颤抖,“尔淳……”

    看着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陆尔淳,陆泽熙用力在她腹部按了几下,做着急救措施,又低头做了人工呼吸,此时的陆尔淳仿若灵魂出窍,又仿若是在做梦,身处一片黑暗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四处寻找着出路,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出现了一团火焰,然而是一片树林被大火包围了,随处可以听到凄厉惨烈的哭喊声。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们……是你把那些驱魔人引来的……”一个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半空中,似是刺穿了陆尔淳的耳膜。

    “咳咳咳……”溺水昏迷中的陆尔淳也在这时候醒来了,她吐出呛进去的水,新鲜的空气再次涌入胸腔内,陆尔淳的胸口起伏波澜不定,也让一直担心受怕的陆泽熙松了一口气,他的眼中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将陆尔淳紧紧的抱在怀里,“你吓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