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三百零五章 两个选择
    陆尔淳很认真的问着,心里怀疑殷夙可能不识货,不知道这块翡翠的真正价值是无价。

    坐在前面的梁诺平差点没喷出来,真不知道该说陆尔淳是天真还是智商低,就殷夙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还需要别人来贿赂?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来贿赂他?要贿赂也是贿赂自己才对。

    好吧,扯远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块翡翠怎么可能是别人送的,是他们千辛万苦从大帅那里“借来”的,现在被陆尔淳这么一说,瞬间就感觉不值钱了。

    陆尔淳问这话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在她的印象中,殷夙可不是会这么浪漫的男人,至少他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是一把枪,当时看到那个包装精致的锦盒,她也真的以为里面会是钻石项链之类的,却没想到是一把枪。

    殷夙气急,都说女孩子喜欢珠宝首饰,他特地送给她这块独一无二的翡翠坠子,却被她误解成是别人行贿自己的东西,是自己看不上才会给她的废品。

    “不喜欢就扔了!”在陆尔淳面前,殷夙偶尔也会耍性子,从陆尔淳的掌心里抓起那块坠子就要从窗户丢出去。

    “别……”陆尔淳连忙握住他的手,“我没有不喜欢,我就是好奇,你怎么会送给我翡翠?我以为你就算再送我礼物,也只会送军刀之类的东西了。”

    陆尔淳没敢说手雷,怕殷夙当真,其实她并不怎么用到枪这东西,顶多就是拿来吓唬人的。

    殷夙看着陆尔淳抓住自己的手,眼底掠过一抹幽光,手指一松,玉坠落入了陆尔淳的掌心里,慵懒的说道,“我从不受贿。”

    陆尔淳连忙点头,一副我绝对相信你的样子,殷夙的一双桃花眼眯成一条线,手指勾起陆尔淳的下颚,低头亲吻了她的唇。

    陆尔淳并不抗拒殷夙的靠近,但……不代表她愿意被别人观看,梁诺平和司机就在前面,总觉得很尴尬很诡异,抬起手掌捂住殷夙的嘴唇,殷夙蹙眉,有些生气。

    陆尔淳的一张脸涨得通红,“有人在……还是不要在这里……”

    平日里瞧着大胆,原来骨子里还是个害羞的小东西,这样的陆尔淳让殷夙忍不住想起第一次和她交锋的场面,一场蚀骨缠绵后,她居然能镇定自若的穿戴好,还对自己说,作为报答他的帮助,她会满足他一个要求。

    “不对……”陆尔淳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出现的这样及时?昨晚我给你打电话

    到时候,你明明还不在。”

    殷夙挑眉,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现在才发现,智商有待提高,不过……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零,陆尔淳,你爱上我了!”

    陆尔淳的心跳漏了一拍,却还是倔强的口是心非,“你可能有点不要脸吧!少帅大人!难道是……”

    陆尔淳再次醒悟过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再看殷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难道……你对我手机定位了?你监视我?”

    殷夙完全没有一点被拆穿的尴尬,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的女人,即便不能在我身边,我也要保证她时刻的安全。”

    “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权!”陆尔淳不满的抗议。

    殷夙上下打量着陆尔淳,那眼神让陆尔淳头皮发麻,殷夙邪魅的一笑,咬着陆尔淳的耳朵低语呢喃:“你身上有哪一块隐私我没侵犯过?”

    该死的,每一次,都会把她弄得手足无措的脸红,陆尔淳抗议的瞪了殷夙一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和梁诺平,也不知道人家听到没有。

    “少帅,你不要脸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小女子佩服佩服。”

    殷夙也不生气,漫不经心的说道:“少帅面前,任何人的隐私都不算隐私,因为我就是金国的最高机密。”

    虽然知道殷夙说的是实话,但陆尔淳还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没有谁愿意总被人监视追踪着。

    车子在开了一段路后终于停下来了,陆尔淳朝着窗外看着,发现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工厂,“为什么要来这里?”

    陆尔淳徒然想起之前殷夙说的那个有趣的游戏,难道那个所谓的有趣游戏就是在这里?

    殷夙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抬起手指捂住陆尔淳的眼睛,在她耳边说道:“你可以继续选择做那个涉世未深的千金大小姐,这世界所有的污秽我都会用手替你挡住。”

    陆尔淳眼前并不是一片黑暗,她的视线可以穿透任何障碍物,就如此时,她清楚的看到废弃厂房里,之前那个猥琐男被打得全身是血,整个人被绑起来悬挂在半空中,好像一片飘零的落叶。

    在听到殷夙说这句话的时候,陆尔淳就知道他还有下文,静静的等待着殷夙的下一个选择。

    殷夙看着陆尔淳安详的面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过去他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这一刻,这样的决定摆在自己最在意的女人面前,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残忍。

    明明想要保护她,却残忍而固执的要将她卷入一场腥风血雨。

    “也可以选择……”殷夙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沉声道,“用你自己的双手沾染鲜血。”

    即便已经猜到了这个选择题,听到殷夙说出来的时候,陆尔淳的心情还是很悲凉和复杂的,她曾一直逃避的事情,终究还是被殷夙逼着站在了悬崖边。

    一直以来,陆尔淳想要报复所有背叛和伤害自己的人,但并未想过要杀人,似乎今日逃避不了这个现实问题了。

    陆尔淳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大到有一日靠自己站在殷夙的身边,那么这一刻,殷夙的这个选择题,她也同样必须做出抉择。

    陆尔淳抬起手指,握住殷夙的手掌,慢慢的摘下他的手,“你不是已经替我做了选择吗?殷夙,你对我何其怜悯,又何其残忍?”

    殷夙凝视着陆尔淳的侧脸,陆尔淳已经退开车门下车了,“陆尔淳,你可以拒绝的,我说过,若你还想继续做那个不谙世事的千金大小姐,我同样会为你遮蔽这世上所有的污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