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三百零四章 花式宠爱
    陆尔淳站在车外看到殷夙正安静的坐在车里,见到自己的时候显得波澜不惊,这大约就是真正的他,并不会时时刻刻的都和自己耍嘴皮子。

    陆尔淳钻进车后座,有些忐忑不安的坐在殷夙的身边,“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殷夙合上手中的书,抬眸看着陆尔淳,幽暗深邃的目光盯着陆尔淳全身发毛,他突然抬起手指捏住陆尔淳的下颚,“陆尔淳,你是有多缺钱,沦落到要在这里和人家挤公交车?”

    “啊?”这边是他看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完全没有一点激动和欢喜的情绪吗?

    “我听到有人说这辆车是去游乐场的,我才会跟着上车的,我……”陆尔淳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抬眸傻傻的看着殷夙。

    殷夙挑眉,“游乐场?这么大的人,还要去那么幼稚的地方?”完全是鄙夷的态度。

    陆尔淳炸毛了,“殷夙,你跑过来找我,就是为了挤兑我吗?”

    殷夙眼角眉梢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薄唇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对!”

    陆尔淳有些无语了,嫌恶的推开殷夙的手指,“那算了,我没那么犯贱,送上门给你挤兑!”陆尔淳傲娇的转身就要下车,却被殷夙一把拽住手臂。

    稍稍一使劲,陆尔淳就感觉自己失去身体重心,跌入了殷夙的怀里,抬眸入眼的是殷夙那双如墨的瞳孔,仿若无底的深渊,总能让人不自觉的沉沦。

    陆尔淳呆呆的看着殷夙,这个男人天生就有这样的魔力,能让她在他面前无所遁形,所有的坚强和骄傲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是不是开不得玩笑?”殷夙声音听来如二十年陈酿那边醇厚,听的人耳朵都要怀孕了。

    陆尔淳撇撇嘴,想要否认的时候,一个玉坠子映入眼帘,陆尔淳不能说是专家,但是玩过一次赌石后,对翡翠这一行也算是略懂皮毛了,这块翡翠打磨的吊坠一看就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玉坠的一端用项链拴着,就这么在陆尔淳的眼前轻轻摇曳着,殷夙没有多言,直接将玉坠丢到陆尔淳的怀里,陆尔淳顿了一下,接住那块玉坠。

    这样的翡翠,纵然是当初自己开出的那块血玉都不能比的,握在掌心里就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灵气,都说玉能养人,却不是什么玉都能养人的,这块翡翠才是真正能养人的玉。

    “送给我的?”陆尔淳不确定的问道。

    殷夙睥睨了陆尔淳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不喜欢就丢了!”

    刚刚回来的梁诺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冒了一身冷汗,不喜欢就丢了?少帅当真是不肉疼,大帅可是很上火呢!这块翡翠是少帅从大帅那边搞来的,大帅平日里当做宝贝一样的供着,若是知道被殷夙拿来讨一个小女孩欢心,一定要气得吐血。

    见梁诺平来了,陆尔淳连忙要坐直身子,却被殷夙强制压住,不让她起身,陆尔淳就那么枕着他的大腿躺着。

    梁诺平看着辣眼睛,心里好像吃了黄连一样的苦,少帅要追老婆,就不能顾忌一下他这个单身汉吗?

    “说!”殷夙手指盖在陆尔淳的脸上,漫不经心的说了这句话。

    “骚扰尔淳小姐的那个人已经带走了,少帅要亲自处理吗?”处理一个小人物很简单,但是这个猥琐男可是对陆尔淳不敬的,梁诺平觉得,殷夙可能会更希望自己亲自动手才解恨。

    殷夙垂眸看着陆尔淳说道:“你不是要去游乐场吗?我先带你去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殷夙说很有趣的游戏时,陆尔淳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总觉得这绝对不是真正有趣的事。

    “什么有趣的游戏?”陆尔淳迷惑的反问。

    殷夙宠溺的摩挲着陆尔淳的下巴,好像摸宠物一样的摩挲着,他最喜欢看陆尔淳这种迷惑的表情,好像猫儿一样的讨喜。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殷夙在陆尔淳耳边蛊惑着。

    梁诺平作为殷夙的特助加心腹,殷夙的一个表情或者一句话,就能明白他的心思了,关上车门,做到了副驾驶座。

    梁诺平到现在都无法相信,一向铁血纪律的殷夙为了陆尔淳已经连续的破例了,昨天半夜,突然就通知自己准备飞机,他要来找陆尔淳。

    之前在厄尔丹受了伤,但事情已经有所进展,大帅不放心那边的医疗条件,还是让殷夙回来修养了,并安排了二少和四少在那边驻守。

    可殷夙这才回来还不到一天,就为了陆尔淳一个电话,不管不顾的飞过来看她了。

    梁诺平觉得,若殷夙是君王,那陆尔淳就是祸国殃民的妖精。

    这一次,陆尔淳不愿意继续躺在殷夙的大腿上了,总觉得这个姿势很尴尬,连忙坐直身子,尴尬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殷夙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侧着脑袋打量着陆尔淳有些懊恼又羞涩的表情。

    “你昨晚说想我了,有多想?想到都睡不着了?”殷夙调侃着。

    陆尔淳的脸一下子红了,昨晚是情绪导致的,现在听到殷夙说出来,只觉得很丢脸,“我昨晚那是梦游,我不记得了……”

    “哦?不记得了?那不如我来帮你回忆一下……”殷夙身体贴近陆尔淳,吓得陆尔淳连忙躲开,“不用了……有人在……”

    殷夙轻笑,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梁诺平,“你的意思是,没有人在,你就会迫不及待、饿狼扑食的把我扑倒?”

    陆尔淳顿了一下,再次炸毛了,“你少胡说八道,我才没有……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呵呵呵……”殷夙单手托着下颚发出几声低笑,心情很是愉悦,在厄尔丹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就想要回来找她了。

    陆尔淳不理他的戏谑,看着掌心里的翡翠玉坠,雕刻的是一条鱼,是一条什么鱼,陆尔淳就看不出来了,可能是鲤鱼吧,毕竟人们都喜欢用鲤鱼来比拟吉祥物,鲤鱼跳龙门。

    “这块翡翠坠子,是不是你下属用来行贿你的,你才会这么满不在乎的丢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