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非常非常有钱
    陆尔淳送到嘴边的酒杯顿了一下,随后仰头一饮而尽,“我不会轻易让自己出事。”

    calven的神色也柔和了几分,他要的就是陆尔淳的这句话,起身拿出一个精致的电子箱推到陆尔淳的面前,“我说过今日是来给你送子弹的。”

    看着眼前这个皮箱,陆尔淳手指拂过箱子表面的波纹,抬眸看了一眼calven,“密码是你生日,你也可以设置你的指纹。”

    “你知道我的生日?”随后又觉得自己是多此一问,以calven的本事,都查到殷夙的去向,自己的生日很容易知道了。

    陆尔淳输入密码打开箱子,看到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十条子弹链以及弹夹,目测有百来颗子弹,无奈的苦笑,“送女生礼物送子弹,你还能再有一点创意吗?”

    calven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个实惠。”

    “但我用枪的机会不多。”陆尔淳想了想,还是收下了这份特别的礼物。

    “总会有用得到的时候。”calven扫视了一眼陆尔淳盘子里戳烂的蛋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邪了,居然有想要吃下去的冲动。

    “谢了!”收下电子箱的时候,陆尔淳有一种在和calven做不法交易的感觉,“其实……不介意我好奇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吧?”

    陆尔淳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更谈不上不食人间烟火,对calven的身份有所怀疑和好奇也是人之常情,calven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尔淳,“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这个问题,只等着别人来告诉你的。”

    陆尔淳听得出来,calven是在含沙射影的说殷夙身份的那件事,“没有人喜欢做被动的一方,我也不例外,还是希望自己能多抓住一些主动权。”

    calven走到沙发上,优雅的坐着,自然的翘起一条腿搁在另一条腿上,手臂随意的搭在沙发靠背上,他的身后就是一扇窗户,可以看到整片海域,目光灼灼的盯着陆尔淳,“听过路西法派吗?”

    “路西法”陆尔淳摇头,神话故事里,有路西法,是撒旦大魔王,可现实中,路西法派,是什么帮派么?陆尔淳很诚实的回答不知道。

    calven突然有些无力了,“是路西法派,不是路西法,这四个字是不拆开的,我们和神话故事的那个路西法没有任何关系。小女孩,你都不知道路西法派,你希望我怎么向你解释我的身份?”

    “你是要告诉我,你是路西法派的老大。”陆尔淳反问,事实上,她首先不了解路西法派,所以对于calven是路西法派的老大,也没什么概念。

    “可以这么理解。”

    calven不介意向陆尔淳介绍自己,左右自己在她面前,都“坦诚相待”过了,也不怕继续曝光更多了,“就是非常非常有钱,也非常非常厉害的一个社团,富可敌国,什么生意都做,例如……军火。”

    calven做了一个很庸俗的解释,只怕若是他下面的人听到calven这样形容路西法派,都要跳海了,能不能更高大上一点?

    陆尔淳点头,“我大概知道一些了。”

    calven看着陆尔淳那张精致的小脸,想起了她的朋友对她说的那句话,有人要对付她?不知道是谁这么“生无可恋”,“真的不要我帮忙?”

    calven沉声问道。

    陆尔淳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calven的意思,“不用,跳梁小丑罢了!就是素日里闲得慌,逗着玩,猫抓到老鼠的时候,一般都不急着杀了它,多玩一会,总是可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日子。”

    看陆尔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calven也知道她必定是已经早做准备了,“还是要当心,有句话说吗,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陆尔淳轻笑,她可不就是养了四只小鬼的阎王么?

    “你若有空,倒是可以留下来多看一会这场大戏,只是时间有点长,怕耽搁了你做大事。”陆尔淳似笑非笑。

    calven点头,“我会时刻关注这出戏。”得让人去好好调查一下那两个人了,又想到了什么,拿出一份报纸朝着陆尔淳招手,陆尔淳也就索性起身坐在沙发上,看着calven手里的报纸,“是不是这两人?”calven指着报纸上的杜奕衡和白若水问道。

    陆尔淳无奈的笑了,“你还会看这些八卦杂志?”

    “来找你的时候,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就买一些八卦杂志看看。”

    calven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样的杂志,到处都是,不用刻意去找。”

    calven以为要对付陆尔淳的,应该就是杜奕衡和白若水了。

    “是这个。”陆尔淳指了指角落里一张宋仲轩的头像,这期八卦杂志,都在说陆尔淳当初义无反顾的退婚不仅仅是因为杜奕衡出轨,而是为了宋仲轩。

    calven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书上会说,有些事,你猜到了开头,却未必能猜到结尾,他的确也没有留意过宋仲轩这个人,只当是别人故意写的八卦来抹黑陆尔淳的,可能他们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calven是绝对不相信,陆尔淳会放着殷夙那样的男人不要,来选这个怎么看都是奶油小生的老师。

    就算不是殷夙,自己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calven很自恋的思索着。

    “他?”calven意外了,完全没看出来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矛盾,他调查过,陆尔淳和宋仲轩之前没有任何的交集,没道理陆尔淳现在要对付宋仲轩,或者宋仲轩为什么要对付陆尔淳。

    “不说这个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陆尔淳可不打算和calven孤男寡女,莫名其妙的在船上过夜。

    有些错误,犯一次是意外,犯两次,就是人品问题了。

    游艇上有卧室,而且布置非常豪华奢侈,还有泡澡的泳池,但陆尔淳提出要走了,calven也没想过要将她留下过夜,那条线,若是跨越了,感觉也就不似现在这般单纯了。

    “好,我送你。”

    calven很干脆的站起身,打算让船调头回到渡头。

    陆尔淳看着calven,微微一笑,calven纳闷:“笑什么?”

    “我以为你会挽留我的。”

    “难道你想留下?”

    陆尔淳摇头,“当然不。”

    “那我就没必要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