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一百三十章 杭誉劝说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陆尔淳整个人都被惊醒,她猛地推开陆泽熙,也不管陆泽熙被推开的时候撞到了哪里,仓皇的爬起来,拖鞋都没穿就跑过去开门,入眼的是去而复返的杭誉。

    杭誉看到面色泛红,整个人都有些狼狈的陆尔淳,她的眼中还透着几分惊慌,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杭誉的心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朝着屋里瞥了一眼,果然看到了原本应该躺在床上休息的陆泽熙,此时就倒在地上。

    “杭医生!”陆尔淳镇定下来后,让杭誉进了门。

    杭誉有些庆幸自己回来了,他就是觉得不放心把他们二人丢在一起,都开出了几里路后还是调头回来了。

    “他怎么了?”杭誉明知故问,心里却是骂死了陆泽熙,这家伙真的是疯了吗?这些年都克制了,现在都控制不住了?那可是他亲妹妹。

    陆尔淳摇头,“可能是出来喝水,不小心摔倒了!”说这话的时候,陆尔淳的目光飘向了窗外。

    杭誉没有多说,费力将陆泽熙扶到床上,陆尔淳踟蹰着开口了:“杭医生,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今晚留下来帮忙照顾我哥,我想去医院看看我朋友,我朋友受了伤,应该醒了,我去看看。”

    杭誉也听说过陆尔淳司机见义勇为、奋不顾身的故事,也知道那个司机就住在自己工作的那家医院,现在陆尔淳先开了口,倒也不用自己找借口了,“好,要不要我送你去?”

    陆尔淳摇头,“不用,我打车!”

    “这个时间打车,还是要小心点,我的车就在楼下,你开车去吧!”

    陆尔淳没有拒绝,接过杭誉递过来的车钥匙,便是出门了,杭誉站在阳台上目送陆尔淳离开后,这才转身拧了一块湿毛巾走进陆泽熙的房间,将毛巾丢在他脸上,“她走了,你擦擦脸清醒一下吧!”

    难怪杭誉是陆泽熙的死党了,从进门后就看出来陆泽熙没有昏睡过去,不过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尴尬的局面罢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应该是被拒绝了,若是陆尔淳哪怕只是露出一点点的接受和喜欢的意思,这扇门今天都不可能为他打开。

    陆泽熙没有动,只是将毛巾铺在脸上,脑海中却是挥之不去的画面,陆尔淳躺在他怀里,他们感受着对方的心跳,时间也仿佛在那一秒静止了,差一点就要犯错了,如果不是杭誉突然折回来。

    如果杭誉那时候没有回来,他们会发生什么?陆泽熙不敢去想,却忍不住的去想。

    陆泽熙今晚是真的气疯了,只因为陆尔淳在接了杜奕衡的电话后,还是欢快的跟着他走了,明知道那个男人花心,明知道那个人渣不喜欢她,可她还是选择了他,她说过她不喜欢杜奕衡,可是她的行动却出卖了她。

    手指摩挲着脖子里的黑曜石吊坠,这是陆尔淳送给他的,第一次送他的礼物,对他而言,真的是比命还珍贵,所以……陆尔淳就算改变对他的敌视,始终也只是当他是哥哥而已。

    杭誉也留意到了陆泽熙脖子里的坠子,和陆泽熙做朋友这么多年,也知道陆泽熙的习惯,他不喜欢佩戴任何的首饰,觉得繁琐,尤其是做警察的,带首饰很麻烦,但是今晚他却看到陆泽熙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是一根女式项链,拴着一枚黑曜石吊坠,即便不懂翡翠,只一眼也知道这块黑曜石也是一块上好的翡翠了。

    “这坠子挺漂亮,她送给你的。”这个她,不言而喻,除了陆尔淳,杭誉想不到其他人有这个魅力能让陆泽熙戴上项链。

    陆泽熙继续挺尸不说话,杭誉却不打算放过他,“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倒宁愿她还如以前那样讨厌你,至少能让你彻底死心,不会在这里煎熬,甚至犯下不能弥补的错误。”

    陆泽熙叹了一口气,有些烦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

    “我愿意在这里罗嗦?陆泽熙,是兄弟,我才和你说这些,你和她注定不可能,你自己也看到了,捅破这层窗户纸,只会把她吓跑,不过这样也好,你们两个的确不适合这样近距离接触。”杭誉说话的分贝也高了几分。

    陆泽熙喉结动了动,似是在吞咽口水,又似是哽咽了,最终化作一句长叹:“她要结婚了,嫁给杜奕衡那个人渣。”

    杭誉知道自己这时候无论说什么,陆泽熙都听不进去,索性也不废话了,起身走到客厅,打算在沙发上休息一晚,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他知道,当初陆泽熙是为陆尔淳准备的,但陆尔淳一直都很仇视他的存在,自然不可能住进来,直到有一天,陆泽熙发了疯一样的毁了这个房间,现在陆尔淳住进来了,那么这个房间呢?

    杭誉拧开门把手,焕然一新的房间让他整个人眼前一亮,看得出来,这风格的装潢都是花了心思的,陆尔淳走的匆忙,连灯都没来得及关。

    杭誉苦笑了一下,经过今晚,也不知道这个房间是否还能迎回它的主人了。

    车子停在医院大楼的楼下,陆尔淳就那么一个人坐在车里发呆,许久都没有动静,自重生以后,她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复仇和陆泽熙身上,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改变造成了陆泽熙的误会,还是自己理解错了。

    经过了今晚的事情,陆尔淳实在无法做出没心没肺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靠在车坐上,看着窗外的大雨,才发现自己竟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或许她从来都是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怀着对陆泽熙前世的愧疚,越发的依赖了他,蓦然回首才惊觉,若失去了他,身边便是没有人了。

    陆尔淳掏出手机,看着两个小时之前刚发出短讯的那个号码,手机是个好东西,有时候可以将两个人毫无交集的人联系到一起。

    编辑了一行字后,又删除了,重新编辑了一段话,再次删除,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编辑、删除,最终时间耗掉了,却一个信息都没有发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唐朝生意人〕〔逆袭快穿之浮生若〕〔重生之军工霸主〕〔越空的英雄〕〔无限神装在都市〕〔翻手成天〕〔我成了一款游戏〕〔苏静雅叶晨〕〔轮回开端之应聘者〕〔大唐第一疯子〕〔八零军婚美娇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阴阳行〕〔地球的二货保镖〕〔都市神龙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