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儿:总裁的〕〔神龙废婿〕〔你豪女婿〕〔无敌是多么寂寞〕〔战神,你家萌狐要〕〔村野女人香〕〔公子如兰,美人如〕〔最强枭皇〕〔都市至尊狂兵〕〔我见军少多有病〕〔邻家美姨〕〔影帝重回十八岁〕〔匠心〕〔最强斗音〕〔我真不是学神〕〔大宋男儿〕〔兵器大师〕〔都市绝品仙医〕〔光荣战纪〕〔最强仙贱系统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重生:少帅宠妻不要脸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师是和尚
    年轻和尚目光从陆尔淳进来的那一刻就一直盯着她,听到杜明宇这么说了,竟也同意了,原本杜夫人以为他是定然不会留下的,毕竟这个大师脾气古怪的很,即便之前救了杜奕衡,也不肯留下与人共餐。

    杜夫人连忙让人把荤菜都撤掉了,只留下了素菜,还让厨房继续多准备两个素菜。

    餐桌上,陆尔淳坐在杜奕衡的旁边,而她的对面坐着的就是年轻和尚,也不知这个座位是有意还是无意安排成这样的,陆尔淳偶尔会抬眸打量一下这个大师,却发现这个看似正经的和尚也在偷瞄自己。

    “尔淳,两天后我们杜氏企业会举办一场宴会,你知道这事儿吧?”杜明宇开口说道。

    “我知道!”陆尔淳乖巧的点头,“奕衡已经和我说了。”

    杜明宇沉了沉,继续说道:“我已经亲自送了请帖给你父亲,那日你父亲和你……林阿姨都会去的。”

    陆尔淳浅笑,“杜氏企业开年会这样的大事,我爸爸妈妈肯定是要去的。”

    听到陆尔淳喊出“爸妈”两个字,杜明宇的眼神跳了跳,谁不知道陆尔淳和后母林珊的关系恶劣,之前听杜奕衡说她最近变了很多,刚开始还不大相信,这会儿听到她喊林珊“妈”,杜明宇不得不重新审视陆家人的关系了。

    陆尔淳对林珊和陆泽熙没有了之前的敌对,这表示什么?陆家的内部矛盾不再是一盘散沙,难怪最近那个孔欣茹倒霉事连连,连那样的丑闻都被宣扬的满天飞。

    一桌子的人表情各异,各怀鬼胎,只有那年轻和尚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态,仿若这世间俗物都入不了他的眼睛,可偏偏的陆尔淳就是发现了,这和尚几次偷看自己了。

    若说这不是他们口中的大师,陆尔淳还能自恋一下,对方可能是在垂涎自己的美色或者是被自己吸引了,可眼前这个和尚的的确确是有两把刷子的大师,陆尔淳只能说,他的每一道目光,都好像淬了毒一样的锋利。

    出家人,不该是慈悲为怀么?

    “我和陆董事长也商量过了,”杜明宇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觉得最近事故太多,变动太大,必须要赶紧订下杜奕衡和陆尔淳的婚事,才能稳住公司的股票。

    “趁着这次的宴会,把你和奕衡的婚事定下来。”杜明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射向了陆尔淳,想要看看她的态度。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前世,陆尔淳没有等到这句话,丑闻事件后她就被退婚了,这场宴会前世完全就是为杜奕衡和白若水准备的,而自己这个被退婚的陆家大小姐,却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泣。

    想到激将来临的好戏,陆尔淳就隐隐的兴奋起来,杜奕衡还没开口,陆尔淳就开心的答应了,“真的吗?奕衡,你开心吗?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陆尔淳的反应遭到了杜奕峰的鄙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嫁给我大哥?呵呵,是谁在我面前装清高的?”

    陆尔淳瞥了杜奕峰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嫁给你大哥,和在你面前装清高是两码事,你不可能变成你大哥。”

    虽然陆尔淳的花痴反应也让杜明宇不屑,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天知道他刚才也担心陆尔淳真的会拒绝这事儿,那就不好办了。

    “今日大师也在,可否请大师为他们两个年轻人批一个良辰吉日结婚?”对风水学,杜明宇是深信不疑的,尤其是对这位年轻的大师和尚。

    年轻和尚看着陆尔淳一脸笑容,却分明的在她眼底看到了诡秘和算计,这场婚事绝非这杜家人想的那么容易,眼前这个女孩也绝对不是草包,只怕他们还不知道谁算计了谁。

    “我不是风水师!”年轻和尚淡淡的来了一句。

    杜明宇顿了一下,随后打圆场的笑了笑,“是是是,这样的小事,实在不宜惊扰大师您。”

    杜夫人看得出自己儿子的情绪低落,她知道儿子喜欢的是白若水,但……为了自己杜夫人的地位,为了杜家的生意,她也必须承认现实,权力和金钱永远都是主导地位。

    杜夫人的手在桌子下面安抚的拍了拍儿子的手背,杜奕衡顿了一下,抬眸看了一眼母亲,也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他只是有些为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哀悼,但也绝对不会后悔这样的决定,他要成为杜家的家主,娶了陆尔淳,以后或许还能成为陆家的当家人,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

    至于白若水,等他功成名就之日,他一定会再将她接回自己的身边,而陆尔淳,若她还算听话,自己也可以顾念旧情留着她,否则她不介意将她扫地出门。

    这边杜奕衡想着美事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噩梦即将来临,这一世,陆尔淳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奕衡,你不开心?”陆尔淳见杜奕衡一直在发呆,幽幽的问了一句。

    杜明宇脸色一沉,假装咳嗽了一声,杜奕衡连忙笑道:“我当然愿意,我只是在想,原本是要给你一个求婚惊喜的,现在被爸爸这样打乱了计划,有点惋惜,不过宴会那天,我还是想要给你一个最浪漫的求婚仪式。”

    陆尔淳双眼笑成了月牙,“论浪漫,这世间还真没有几个男子比得上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夸赞听在耳中格外的刺耳,更像是一种讥讽。

    晚餐过后,大师和陆尔淳都要离开了,外面竟是下起了倾盆大雨,大师自然是有杜明宇精心安排了司机开车送,至于陆尔淳,这时候更是需要看杜奕衡这位未婚夫的表现了。

    杜奕衡披上外套就要送陆尔淳的时候,大师突然开口了:“今晚大雨,杜奕衡先生不适宜出门。”

    下雨天开车本就不安全,但大师开口了,意味就不同了,杜家人自然的将大师的意思理解为,杜奕衡今晚不宜出门,恐有血光之灾。“

    这……”杜奕衡不方便出门,那么谁来送陆尔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我从不开挂〕〔豪门新娘:隐婚总〕〔极品保镖〕〔病娇太子,得哄着〕〔都市之仙帝奶爸〕〔蜜吻999次:乔爷,〕〔拯救那个反派〕〔独步大千〕〔大宋男儿〕〔都市绝品仙医〕〔腹黑爹地宠妻坏〕〔兵器大师〕〔村野女人香〕〔你惹不起的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