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咸鱼赵的诸天杂货〕〔超级红包群〕〔权倾南北〕〔修真传人在都市〕〔战神,你家萌狐要〕〔陪师姐修仙的日子〕〔能不能不偷懒〕〔都市之医武狂少〕〔弃妇成凰:皇后要〕〔最强兵王〕〔苍穹之上〕〔沈翘夜莫深〕〔你是我的万千星辰〕〔都市桃色医仙〕〔绝世傻妃:战神王〕〔全都知道我爱你〕〔都市绝品狂尊〕〔足坛最强作死系统〕〔我真不是学神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剑仙神捕 第329章 一无所获
    “这么让人绝望吗?”方潇也是轻声笑着,显然对于易晶兰的话毫不在意。易晶然则是看着方潇不满地说道:“你呀,不懂女人,为什么又要招惹这么多女人。”

    方咏宁听到这句话也是脸色微红,坐下来不在唱曲了。而苏忧怜则是走到方潇身边搂住他后说道:“没事情,他招蜂惹蝶,我都给他打回去。”方潇则是揉了揉苏忧怜的头后说道:“没有关系,不过这身体好了?这可是船头?”苏忧怜本来一心都在方潇身上,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一不小心已经走在这船头,也就是船上最不安稳地地方。这时间方潇一提醒也是让她惊出来一身冷汗,扭头看了一眼这四周,也是只觉得身子一软,头晕目眩。方潇见苏忧怜这身子也是在往下坠,也是忙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后,方潇也是觉得这身体软玉温香。一个横抱将她抱起后说道:“你这也是有些意思啊,明明这身子还不能出来,非要逞强。”说完也是将她抱到了船舱的位置后,方潇也是将她轻轻放下。而苏忧怜也是脸红着瞪了他一眼后说道:“你最近这么肆无忌惮了?”

    “都是自己人怕什么?”方潇也是笑着说道。

    方咏宁则是把东西都交给了红烛后也是笑着说道:“哥哥,这南京还没有到,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干事情呢?这高堂都不在,你这是想干什么?”

    “死丫头,你这脑袋里一天到晚,都想的是写什么东西啊。”方潇也是伸手在方咏宁的头上点了一下后说道,“一天到晚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方咏宁也是笑了笑后说道:“哥哥,你心里都没有这么想过?”

    方潇也是瞪了方咏宁一眼后,就独自抱着人往里面走去。

    而在方潇怀里的苏忧怜也是看了方咏宁一眼后开口说道:“你有这心思不妨做些别的事情。”

    嘉兴府里的雪浓也是笑了笑后对着李刚和陆屋挥了挥手后说道:“搜。”

    陆达则是看着雪浓笑了笑后说道:“雪浓大人,我家老爷也是漠视你的这个行为,但是我还是希望雪浓大人这个行为还是要控制一点,毕竟这是嘉兴府。”

    “我记得陆老爷说过这嘉兴府并不是法外之地。”雪浓则是淡然地坐在了方才陆鹏坐的位子上,而陆达也是脸色变了变后说道:“雪浓捕头这胆子确实很大啊。”

    “嗯,我老师原来也这么说。”雪浓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陆达你不给我一杯水吗?”

    陆达也是开口说道:“好的,雪捕头稍等一会儿。”

    雪浓也是开口说道:“咱们听一听吧,我记得能在这里唱戏的人应该没有这么多人了吧。”

    “不是一流的清倌人这么能在这里唱戏呢?想来这楚雀萝姑娘也是没有机会再来了吧。”

    “也不一定,若是那天这院子不姓陆了,我这估计就能让我那女儿上台了。”雪浓也是开口说道。

    “那雪浓捕头现在看来有些问题啊。”陆达也是笑了笑后去后面拿茶了。

    再说这边李刚也是跑过来开口说道:“大人没有。”

    雪浓也是没有特别的表情后说道:“没事情,折腾他一下我也开心。”

    陆屋也是从另一侧走过来后说道:“大人,这么开心吗?我这也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雪浓也是对着陆鹏那个位置行了一个礼后说道:“陆老爷,雪浓告辞了。”

    “雪捕头慢走,有空常来啊。”陆鹏那个声音也是从里面缓缓地传了出来。雪浓也是笑了笑后就带着人往里面去了。陆达也是一脸讪笑地跟着雪浓一行人,直接送到了门口后,陆达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雪捕头慢走啊,这嘉兴府的路可是没有修好啊,这出门多注意啊。”

    “哈哈哈,陆管家这话确实不错,嘉兴府的陆确实有好好的修上一修了。”雪浓也是笑着开口说道,完后也是对着陆达伸出了手。陆达不解其意毕竟无论他陆达额如何得势,这雪浓也是没有道理向他伸手的,于是陆达也是愣了愣后说道:“雪捕头,这么看得起在下吗?”

    “在嘉兴府不是陆家的狗都能点评事事了吗?”雪浓也是咧嘴一笑,这笑容也是让陆达感到了一丝冷意。陆达也是笑了笑后说道:“既然陆捕头这么说了,那我就谢谢雪捕头高看了。”两个人也是随着这句话相互轻轻交了交手,而后雪浓也是带着人走了。而陆达的脸色则是不善地看着雪浓远走的位置,也是透出了几分凝重了。

    这边雪浓一行人也是走着说道:“老爷方才在想些什么呢?我们明明是空手而回啊。”

    “空手而回吗?”雪浓也是笑了笑后对着二人说道,“并不是这样,我们这边还是有这别样的兴收获的。”

    陆屋也是托着下巴想了想后开口说道:“大人,难道是陆达?”

    “聪明。”雪浓也是一边走着一边指了指那边的茶馆后开口说道:“我们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

    “好的。”李刚也是点了点头与陆屋跟在雪浓身后走进了这个茶馆。

    一个小二也是迎了上来后开口说道:“几位爷这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

    “我们这双手空空是来住店的人?”李刚也是看着小二说道,“你这小二这眼力见这是差啊。”

    那小二也是不恼,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后说道:“小的这打小脑袋笨,几位爷别生气,来这楼上请。”而后对着上面开嗓道,“三位爷,楼上雅座。”雪浓也是笑了笑后轻轻地拉了拉这李刚的衣角后说道,“好了,先吃饭,你呀,要好好养养脾气了。”陆屋也是笑了笑后跟在两个人身后到了二楼,这二楼也是有着另一个小二,这小二也是忙把雅间的门给三人打开了,迎着三人走了进来。雪浓三人也是在雅座里坐定下来,这雅间其实就是在二楼的厅内隔出来的,雪浓也是在刚刚登上二楼的时候也是看了一眼这个地方,也是发现这二楼对称的在左右两边设定了,这刚坐下李刚也是看着这个小二说道:“你为什么把迎到这雅座来啊,要是我们消费不起呢?”

    那个小二也是笑了笑后开口说道:“几位爷说笑了,我们这小酒楼怎么会吃不起呢?再者三哥的话总不会错的。”

    雪浓也是抬手止住了李刚的话后继续说道:“你还是控制一下吧,你将你们这拿手的菜尽管上来吧。”

    “好的,三位爷稍等啊。”说完也是一个转身就往下面去了。雪浓也是看着这雅间里的陈设也是开口说道:“李刚你说着上面的小二有眼力还是,这下面的小二有眼力啊?”

    “这二楼的吧。”李刚也是想了想后说道。

    还没有等雪浓有什么表示,陆屋也是摇了摇头后说道:?“我且问你两个问题,剩下的自己想上一想。”

    李刚也是难得对这人没有敌意,开口说道:“陆屋你问吧。”

    “首先是,若是这小二直接确定你是来吃饭的,你真得会高兴吗?”陆屋也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后继续说道,“其次,我们这一身都是普通的六扇门的官服,并没有和捕快有什么区别,你说这小二是怎么分辨的呢?”

    雪浓也是笑了笑后说道:“陆屋说的,你都听清楚了?”

    而李刚则是笑了笑后从这陆屋的身上抓了一块腰间的玉佩说道:“原来这罪魁祸首就在这里啊。”

    陆屋则是笑着说道:“这是一个原因,但是根本的原因,则是你。”

    “开什么玩笑啊。”李刚也是不满的挥了挥手后说道,“我这上下就没有贵重的东西,何德何能,能让别人这么看重我呢?”

    雪浓也是笑着开口说道:“是你的贵气啊。”

    而陆屋则是开口说道:“雪浓大人与你玩笑,我就直说了那就是你对他的态度,以及雪浓大人对你的态度。我六扇门的捕快虽然能力不足的,但是品性一流,来这样的店绝不会穿着官衣,其次就是方才那两句话,对于他是有些蒙蔽的,有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你这态度毁掉这句话也是绰绰有余,在配合上雪浓大人那句话,就显得你是一个中层官员,至少是一个小捕头。到了这么一部,也就基本够了。”

    “没错,所以李刚看事情不要只看见这表面上的东西,在那陆家的事情吧,一来我们这么大张旗鼓地去这陆鹏应该是早就有了准备,所以我们这次的第一目的是敲打,让陆鹏知道这六扇门在嘉兴还是有底子的,我想查你还是随时随地的事情。”

    “其次呢?”李刚也是开口说道。

    陆屋也是不满地翻了一个白眼后说道:”你这么傻,让我很难跟大人交代啊。那就这陆达!”

    “陆达?”李刚这一张疑问的神情也是让人有着那么一份凝重。

    雪浓也是对着外面喊道:“小二上两碗白饭,有个人只需要吃饭就可以了。”

    陆屋也是看着李刚说道:“大人的意思,你就是个吃白饭的。”

    李刚也是开口说道:“大人这话什么意思,我还能看不出来吗?不过大人的意思是哪个陆达有问题?但是这陆达跟在陆鹏要是没有问题才奇怪了吧。而且我觉得陆达未必知道很多消息吧。”

    “他陆达可能并不知道很多消息,但是他陆达一定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那支杀人不眨眼的团队。”雪浓也是笑着说道。

    “大人试出了,这陆达的身手?”李刚也是猛然被点化了,继续说道,“这陆达就是那个头!”

    “终于明白过来了。”陆屋也是笑了笑后说道,“那么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陆达给盯住了?”

    “这就是你的安排了,我只需要确认这陆达和那支队伍有联系,我们就可以上门拿人了。”雪浓也是笑着说道。

    而这边陆达也是一脸谄媚地跟着陆鹏说着:“老爷,这次他雪浓也是把牙打碎了往自己肚子里咽。”

    “这个人啊,也是遗留的冤孽啊。”陆鹏也是笑了后开口唱道,“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平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的业鼎足三分。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征南北剿保定乾坤。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汉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

    “老爷说实话对于那些年的事情,我还是有些感兴趣的。”陆达也是开口笑着说道。

    陆鹏也是开口说道:“那些年远比你所认为的要恐怖的多。”

    陆达也是开口说道:“老爷,当年您和这雪浓交过手?”

    与此同时陆屋也是开口问道:“雪浓大人,那当年您到这杭州府来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一个案子,一个我不想再提的案子。”雪浓也是开口说道。

    “就是您那一代四大名捕?”李刚也是开口问道,“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普通捕快,所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但是大人好像是被不少攻讦了,以至于自己将自己囚禁在了地牢里。”

    陆屋也是不知道这一段故事,也是感兴趣地看向了雪浓。雪浓也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李刚说的没错,我确实自己把自己囚禁起来了,因为当年的事情是我主导的,也导致了我两个好兄弟死在了我的面前同时。他们也是我亲手杀死的。”雪浓也是抬起头给了李刚和陆屋一个眼神后说道,只是这种淡然地神情也是让陆屋和李刚吃了一惊。李刚也是受了神情后,开口说道:“大人这是为什么啊?”

    “血无当时也问我了,所以没什么好回避的,他们两个都是我亲自杀死的,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我面前开口说那句话,求我帮他们解除痛苦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苦。”

    而后雪浓和陆鹏也是讲出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剑仙神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特种兵之种子融合〕〔我从不开挂〕〔都市之仙帝奶爸〕〔我的无数分身〕〔病娇太子,得哄着〕〔蜜吻999次:乔爷,〕〔豪门新娘:隐婚总〕〔大宋男儿〕〔邪世帝尊〕〔超强兵王在都市〕〔拜师九叔〕〔天价宠儿:总裁的〕〔雪落关山〕〔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