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第一强者〕〔芝加哥1990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战锤神座 第四百二十章,告一段落
    <content>

    黑色圣杯骑士的出现拦住了几乎所有尝试追击那个潜入者的海神骑士们,这些黑色圣杯骑士可怕的实力在一次照面展现无遗,一位海神骑士尝试着攻击,黑色圣杯骑士轻易地一个动作弹开了这个海神骑士的三叉戟,他侧向转身,手散发着黑暗气息的长枪直接从这个海神骑士的盔甲贯穿而过。手机端

    这个海神骑士被钉在了地,巨大的痛苦让他惨叫出声,但是黑色圣杯骑士一言不发,他放弃了对这位海神骑士进行补刀,放开骑枪,拔出剑盾,盾牌黑色圣杯的图案是对布列塔尼亚骑士们的最大侮辱和最大讥讽。

    亡灵战马口吐白烟,三个黑色圣杯骑士的冲锋威力堪百个海神骑士,海神骑士们组成的骑枪大阵和黑色圣杯骑士对冲,在金属的切割声,战马的嘶鸣声,海神骑士们高喊着曼南恩的圣名,无畏地朝着黑色圣杯骑士们冲杀而去。

    第一场交锋,有十几个海神骑士落马,而这三个黑色圣杯骑士毫发无损。

    “黑色圣杯骑士。”康涅特公爵劳恩头戴十字盔,身穿闪耀铠甲,手持雄狮之枪,他面沉如水:“回来,骑士们,回来,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是黑色圣杯骑士?”莱恩也举起了自己手的雷神之锤,他曾经和黑色圣杯骑士对决过一次,他还记得他的名字:奥诺雷-德-里斯。

    眼前的黑色圣杯骑士和他记忆的黑色圣杯骑士不同,这些黑色圣杯骑士的脸被掩盖在头盔之内,但是不像莱恩打败的那位奥诺雷-德-里斯,奥诺雷-德-里斯即使在尸体和灵魂被亵渎的情况下,依然保有某些特质,眼前的这三个黑色圣杯骑士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们像杀人机器一样,收割着海神骑士和守卫们的生命。

    “没错,那是黑色圣杯骑士!我在进攻穆席隆时,曾经和一个黑色圣杯骑士对决,那充满着诅咒的姿态是对女士的最大亵渎,但是千万不可小视他们的力量,在被亵渎并复活之后,他们相起生前还要更强!”劳恩-里奥康沃尔握紧了骑枪,开始了冲锋。

    “我也来!”莱恩拉动纯血精灵战马葡萄的缰绳,冲锋而,在夜风的吹拂和血腥的气味,他和迎面而来的一个黑色圣杯骑士当场交锋。

    “叮!”莱恩手的战锤在空气散发着炙热的温度,将这个黑色圣杯骑士当场打落马下,战锤的锤头碰撞在黑色圣杯图案的盾牌,发出金属扭曲的响声。

    莱恩已经是圣域实力的大骑士,他的一击足以击碎最坚固的钢铁,但是这位黑色圣杯骑士除了被打落马下之后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他像是死了——真正意义的死亡一样,始终宁静,他既不说话,也没有痛觉,相反,他如同一位真正的老兵一样,翻身站起,直面莱恩。

    莱恩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博德里克公爵父子正在合力对付一个黑色圣杯骑士,而劳恩-里奥康沃尔也和一个黑色圣杯骑士正在搏斗,雄狮之枪和黑色圣杯骑士手的黑色骑枪交锋,在黑暗的街道和鹅黄色的魔法灯下,劳恩-里奥康沃尔的脸带着莱恩从未见过的狂热,据说这位康涅特公爵自从见过黑色圣杯骑士之后发下誓言,必须要将这些被亵渎的圣杯骑士的亡灵全部毁灭,用来报答女士对他的恩赐。

    但现在轮到莱恩表现了,他举起战锤,那磅礴如山般的力量连续击打在眼前这位黑色圣杯骑士的盾牌,每一击都足以将黑色圣杯骑士的身体深深地嵌入地面。

    黑色圣杯骑士的盾牌连续顶下莱恩的三下重击之后,手的黑剑直接朝着莱恩的坐骑葡萄砍去,纯血精灵战马扬起前蹄避开,那硕大的铁蹄用力一蹬,狠狠地踹在黑色圣杯骑士的十字龙翼盔,随后,莱恩举起雷神之锤,锤柄在他的控制下释放出灵能风暴。

    银色的闪电将眼前的黑色圣杯骑士淹没,紧接着,莱恩试图再次使用战锤攻击眼前之敌。

    黑色圣杯骑士没有停止自己的步伐,他顽强地在闪电起身,周身发出烧焦的气味和尸油烧焦响声的亡灵并未受到灵能风暴的阻碍,他翻身而起,穿着红黑色铁靴的脚跺在地面,将石板路踩出了一个大坑。

    莱恩心凛然,他知道黑色圣杯骑士为何如此强大了。

    在亵渎了圣杯骑士的遗骸和灵魂后,邪恶的亡灵设法消去了他们的意识,让他们成为了纯粹的杀戮机器,再通过吸血鬼永生化将他们培养成了这种不会疲倦,不会恐惧,不会疼痛的超级战士。

    所以黑色圣杯骑士寻常的圣杯骑士还要更强!

    但是即使如此,在灵能风暴的持续出力,黑色圣杯骑士和莱恩足足打了七八个来回,连续的交锋让莱恩的内心逐渐有了一些把握,出于担心坐骑,他跳下战马,一锤将眼前之敌逼退。

    他的实力要稳居黑色圣杯骑士之,然而这不意味着他必定胜利,他最担心的是黑色圣杯骑士有什么特别的招式。

    很多强者败给弱者的战斗,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不了解,强者对弱者一无所知,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特别的后手,这才失败。

    所以一个巫师的法术表是绝密,巫师只会把自己的法术表告诉至亲之人和值得信赖的人是如此。

    现在,到了结束战斗的时候了!莱恩突然收起了自己的灵能风暴,那巨量的能量和沉重的压迫感在刹那消散而去,正在和莱恩搏斗的黑色圣杯骑士一个踉跄,险些倒下。

    依靠着无的武技和几乎完美的身体控制,这个黑色圣杯骑士将自己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摆脱着失重带来的脆弱平衡感,他被莱恩的攻击打出了一个短暂的硬直,他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防守。

    攻击却不从莱恩的这面攻来,一把释放着白色圣光的剑刃从侧面贯穿了黑色圣杯骑士的肩甲,一个热忱的声音高喊道:“圣光术!”

    金色的亮光照亮着夜空,将街道两边的招牌展示给了正在奋勇作战的众人,圣殿骑士阿尔弗雷德从侧面加入了战场,他手持剑盾,剑身的圣光术将莱恩和黑色圣杯骑士一起淹没。

    圣光术那纯净的光明能量终于重创了这个黑色圣杯骑士,受到正义之神祝福的剑刃洞穿了黑色的诅咒板甲,一缕黑血飚射而出,黑色圣杯骑士闷哼一声,他无视了身体的伤害,反身一剑,当场将举起盾牌抵挡的阿尔弗雷德连人带着盾牌打翻在地,然后继续挥砍一记,在阿尔弗雷德的盾牌再添一道剑痕。

    阿尔弗雷德遭此猛攻倒飞出去,直接倒在了一家面包店,从柜台落下的黑面包砸在他的脑袋,发出重物撞击金属的声音。

    “啊~好吧,我浪费了食物,吾主,我向你赎罪。”黑色圣杯骑士沉重的一击让阿尔弗雷德短时间失去了战斗能力,圣殿骑士试图爬起,五脏六腑的疼痛让他吐出一口鲜血:“完了,动不了了,莱恩~靠你了!”

    “交给我!”阿尔弗雷德的努力并非白费,当黑色圣杯骑士将阿尔弗雷德打倒时,莱恩的战锤正黑色圣杯骑士的肩膀,骨头粉碎的声音接二连三,黑色圣杯骑士剩下的一只手使用盾牌猛击莱恩的面门时,莱恩立即举起战锤格挡,反击,一气呵成。

    战锤的锤柄深深地嵌入了黑色圣杯骑士的十字盔,随后复仇女神出鞘,留着黑血的头颅被莱恩握在手:“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

    “为了女士!”

    四周很快传来胜利的呼声,劳恩-里奥康沃尔额头流下鲜红色的鲜血,身的板甲有了好几个缺口,但是雄狮之枪贯穿了他敌人的头颅,显然他赢得了胜利。

    另一位黑色圣杯骑士则是在博德里克公爵父子和十五六名海神骑士的围攻缓缓倒下,他的身至少有百个伤口,为了杀死这个黑色圣杯骑士,博德里克足足释放了三次“曼南恩之怒”,半条街道已经毁了。

    “结束了。”确认敌人被消灭,浑身是伤的波尔德罗公爵博德里克摇着头收起自己的海神三叉戟:“曼南恩在,潜入者一定是穆席隆的吸血鬼,而且极有可能还是那位自称穆席隆公爵的马休巴德。”

    “只有马休巴德和巫妖王阿克汉可以号令黑色圣杯骑士。”劳恩也收起武器,他叹气一声:“该死,我们打了很久,那个潜入者估计早已逃掉了。”

    “我们消灭了三个黑色圣杯骑士,这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收获。”莱恩也收起武器,他充满着警惕地看了一圈,随后摇头:“你说的对,劳恩阁下,潜入者应该是已经逃走了,现在全城骚乱,要巡查几乎不可能,我们还是先安顿整座城市,顺便检查一下宾客名单。”

    “嗯。”波尔德罗公爵博德里克对此最为愤怒,他精心准备的宴会现场变成这样对公爵来说是最大的耻辱,自觉颜面无光的博德里克朝着众人说道:“大家都辛苦了,今天的宴会变成这样是我们波尔德罗的耻辱,我们会给所有人一个说法,我的宫廷医师会为大家治伤,战死者的抚恤金我们波尔德罗也会负责支付。”

    三具黑色圣杯骑士的尸骸在众人的目光化为飞灰,莱恩等大贵族们寻找了一下潜入者的行踪,发现确实没有什么线索之后也离开了。

    现场剩下了二十来个打扫现场的骑士,他们大声命令着农奴士兵和军士们清理现场,不要放过任何可能的痕迹。

    今天参加宴会的骑士贵族们来自整个布列塔尼亚的所有公国,彼此之间基本都不认识,他们自愿留下来收拾现场。

    收拾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的游侠骑士挠了挠头,他打开自己的鸢盔,抱怨道:“伙计们,真是一场激烈的战斗,该死,宴会进行了一半被迫止了,我还没吃东西呢,我的肚子好饿。”

    “嘿,兄弟,你在宴会怎么没吃饱?”有一个海神骑士笑着应道:“那这里交给我们吧,你回城堡里面去宴会厅里找找,厨房和酒吧里一定有足够的东西吃。”

    “那真是太好了,谢了兄弟。”游侠骑士连连道谢,他做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布列塔尼亚骑士礼,然后慢慢离开。

    剩下的骑士们继续打扫现场。

    游侠骑士拐过两个街道,将自己的身体隐没在黑暗之,他从怀取出了金色的颅骨,这个颅骨由于已经被使用过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魔力,所以阿克汉留给自己教子用来保命的道具已经损毁了。

    感受着三位黑色圣杯骑士死去而回流的可怕能量和无数的战斗知识,马休巴德眉头紧锁,损失了三个黑色圣杯骑士不是不能接受,可是他这次在波尔德罗没有任何收获不能接受了。

    本来,只要全副武装的黑色圣杯骑士们闯入宴会现场,既没有穿盔甲也没有携带武器的贵族们如何有能力抵抗?除了莱恩和伯希蒙德两人以外,别的贵族们唯一的结局是被当场杀死。

    但是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失败不需要借口,失败是失败,这是他的教父阿克汉教给他的,胜利无需理由,失败没有借口。

    先回穆席隆吧,马休巴德刚才在战斗见证了莱恩的实力,他明白自己的差距,感受着自己身满溢的力量,他打算先回穆席隆修炼,等到完全吸收了所有力量再说。

    依靠着天衣无缝的伪装,马休巴德顺利地离开了城市,朝着城市外和菲奥娜约好的见面地点走去。

    …………

    博德流克斯城堡之内。

    莱恩刚回到城堡,见到了一幅怪的画面。

    努尔的黑女士,死亡系圣域大巫师,帝国皇家巫师学院紫水晶学院的至高法师埃尔斯佩斯-冯-德拉肯和努尔大法官、努尔的冠军,圣域战士西奥多-布鲁克纳正站在苏莉亚和艾米莉亚的面前。

    莱恩深吸一口气,闭了眼睛,他知道,努尔的人找门来了。

    艾米莉亚会怎么做?

    他又应该怎么做?</conte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