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他有很多好习惯〕〔别给我刷黑科技啦〕〔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战锤神座 第三十一章,夜话(下)
    嘉兰议会之的女术士总是能和猎魔人之间扯关系,据说其的不少议员和那些猎魔大师之间关系暧昧,人们总是喜欢开玩笑,说猎魔人一生之只做三件事。

    清理腐败,消灭邪恶,女术士。

    莱恩知道这其是有根据的,嘉兰议会的女人们和猎魔人之间容易擦出火花,除了在战斗互补的原因,确实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吸引。

    “一百多年以前,伟大的救世者路德维希陛下率领着秩序联军在法沙平原击退了五十万混沌大军,可是在击退了混沌大军之后,留给路德维希的,除了满目苍夷的土地,无数被毁灭的城镇和农田以外,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那是混沌留下的腐化和宗教信仰,堕落的信仰在混沌所经过之处四处蔓延,变异的混沌生物和混沌信徒在帝国的内部四处潜伏下来,无时无刻腐化着这个世界,妄图想要等待混沌的再一次降临。”

    “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人类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专家,一些专门消灭混沌的专家。”

    “这是猎魔人的前身。”

    “猎魔人的来源非常地复杂,最早的一批猎魔人几乎全部都是在混沌战争失去了亲人和朋友之人,他们将混沌造物视为永远的敌人,在帝国和各大教会的合作训练之下,这些人们四处出击,他们燃烧他们的生命,迅捷、狡诈和致命的猎魔人将对所有信奉混沌的人进行无情的判决,甚至当时一个村子要是出了一个混沌信徒,猎魔人可以将整个村子化为灰烬。”

    “只是一百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一批猎魔人大多已经死去,还由于混沌的威胁减少,世界的腐化程度降低,愿意主动接受残酷的培训,成为猎魔人的人逐渐减少,对猎魔人的需求也逐渐下降,于是新的猎魔人,大多来源于战火之的孤儿,村民的弃婴,还有活不下去的村民,以及渴望更进一步的士兵和佣兵。”

    “经过了专业的培训,猎魔人将会懂得配置简单的药剂,随身携带圣水和圣物,精通火铳和细剑、长剑的技巧,他们丰富的经验可以很快地辨认出那些人是混沌的信徒,并对所有的可疑之人执行火刑。”

    “至于那些吸血鬼,虽然是猎魔人的敌人,不过他们在多数情况下不会主动攻击对方,一般被发现了踪迹,吸血鬼会主动离开。”

    莱恩说完了长长一段的猎魔人历史,有些口干舌燥,于是打开水壶大口喝水,女术士神色认真地点头:“那,这些常年接触混沌造物的猎魔人是如何避免被腐化呢?”

    “三个方法,第一,猎魔人常年身穿长斗篷、长外套、宽沿帽和带扣的束腰外衣,还有厚厚的手套,这种厚衣服可以在一定程度避免他们的皮肤直接接触到混沌的造物,这些衣服也会定期更换。”

    “第二,像我前面说的,猎魔人身总是带着教会的圣水和圣物,这些东西除了拿来清理腐败以外,他们也会定期饮用圣水对抗混沌的腐蚀。”

    “至于第三……这是少部分猎魔人的专利,那是对于服从教会领导,能力超群的猎魔人,教会则是定期让牧师对他们施以神术,保护他们免受混沌侵蚀,这也是三种方法之最有效的那种。”

    “这三种防范手段我在天穹堡的书库都看见过,我的意思是,除了表面的这些方法,还有别的什么方法么?”特蕾莎将有着蝴蝶纹饰的黑框眼镜摘下,一双银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坐在自己侧边的男人:“你一定知道,对么?”

    “好吧,我要说的是,选好老板很重要。”莱恩也放松,两腿伸直地坐着:“如说正义教会麾下的猎魔人们,他们都会得到教会祝福过的银剑,这种银剑对于杀伤混沌效果极佳,再如说生命教会,生命教会会发给麾下的猎魔人少量生命之泉,这种珍贵的泉水也能有效地净化腐败,还有如晨曦之主和月之女神的信徒,他们分别可以在阳光或者月光下祷告,神祇的力量会驱散他们身的混沌能量。”

    “也是因为这种长年累月地和混沌能量接触,反复地消灭和对抗,猎魔人的身体也会变得有些不同,也是医书里面说的那种小病不断,大病不犯的情况,这种身体的变化,会吸引你们嘉兰的议员们,她们很容易对猎魔人们产生好感。”莱恩心想这不是病毒抗体么?可是说出来特蕾莎肯定听不懂,于是他用了精灵医书里面的典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索菲亚和爱玛她们都和不少猎魔人之间有那种关系。”特蕾莎靠在柔软的天鹅绒枕头,语气幽幽地说道。

    “你也是么?”莱恩将食物的残渣收拾在一起,随口说道。

    “我没有!!!”谁知道特蕾莎突然激动地翻身坐起,语气很不好:“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到今天为止才是第一次和男人独处一室……”

    她的肩膀被男人按住了,莱恩轻轻地按着女人的肩膀让她躺下,帮她把被角收好,然后才满不在乎地笑笑:“好啦好啦,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那么激动干嘛。”

    “女士的贞洁不是用来开玩笑的,王国骑士先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莱恩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特蕾莎觉得来气,她可从来都没有让任何臭男人碰过自己。

    “好吧好吧,我道歉。”莱恩有点惊讶于特蕾莎的洁身自好,语气也认真了许多:“你的身体现在恢复多少了?”

    “别岔开话题!”特蕾莎没好气地说道,可还是回答了莱恩的问题:“等到明天早起来,差不多能恢复百分之七十了。”

    “我们接着之前的话题,如果一个猎魔人堕落了,那么会怎么样呢?”

    “会有麻烦,很大的麻烦。”莱恩撕咬着兔肉,眉头紧锁:“以贝尔特为例子,猎魔大师掌握了诺德王国的很多秘密,包括罕为人知的遗迹,包括教会的秘密据点,再包括王国防线的薄弱地带,贝尔特已经在诺德王国当了几十年的猎魔人了,得到充分信任的他堕落之后肯定会将这些出卖给混沌以期得到赏赐,这也是为什么英诺森大主教那么着急的原因。”

    “除此之外,昔日对付混沌的专家一旦堕落,那么是其他猎魔人的噩梦,只因为他对他们太熟悉,太了解,他们的大部分行动都会在贝尔特的预料之,他太清楚这些昔日的同僚们接下来会怎么做,在战斗的下一个招式是什么,这也是连续数个猎魔大师都死在他手的根本原因,以一般的经验来看,堕落之后,堕落猎人的实力都会至少突破一个级别,贝尔特之前已经是停在传初阶好几年的猎魔大师了,所以……”

    “所以算我们在马林堡追他,我们也至少要面对一个传阶的堕落猎人?!”莱恩的话终于引起了特蕾莎的重视。

    “哎,远的不说,说近的,我们能不能安全地抵达米约登海都是未知数,特蕾莎你发现没有?这条路早都废弃多时了,而只要道路没有问题,维拉尔德是不可能坐视一条商路无缘无故地废弃的,而且偌大一个卡尔岑海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给我们庞大的商队当向导,这其的缘由还用我多说么?你居然还这么淡定?”

    女人的脸红了,她小声地说道:“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么?”

    “暂时不清楚,先这样吧。”莱恩手冒出火星,他直接使用灵能将食物的残渣全部用火烧掉,然后回到了女术士的身前:“那你在里间睡觉吧,我在外面睡,有什么情况叫我行了。”

    “你我妈还啰嗦,现在才几点?你是传强者,超凡体质让你精力充沛不是么?再陪我聊聊吧!”谁知道特蕾莎阻止了他离开的想法:“我铺好地毯了,里间更暖和些,也够大,不是么?”

    “如你所愿。”莱恩没有理由拒绝更好的环境,虽然风餐露宿他也能接受,不过能舒服些当然是最好的,于是他再次坐下,两个人之间只剩下了不到半米的距离:“明天应该还会有战斗,这附近有一个哥布林部落,虽说实力应该不会太强,可是肯定还要打一场的。”

    “凭山贼的一面之词,你相信了?”女术士将白色的蕾丝手套褪下,露出一双纤细的玉手。

    “不,你记得,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个蘑菇么?很恶心的那个?”

    “我们能别提那个么?”特蕾莎露出嫌恶的表情,看起来那种恶心的玩意给爱干净的她留下了不少阴影。

    “我不是有意地恶心你,我的意思是说,你知道为什么血荫菇会出现在那里么?”

    “你说那是哥布林们的杰作?”女术士马反应过来,她一向很聪明。

    “正是,每一个血荫菇,都有一只屁精的亡魂。”莱恩开始诉说起了有关于血荫菇的故事:“众所周知,绿皮分成三种,最高级的是欧克兽人,其次是哥布林,然后是屁精,屁精这种玩意是绿皮之地位最低的存在,他们既是前两者的奴仆,又是它们的食物。”

    正如莱恩所说,绿皮这种生物,简直是颠覆了人类常识一般的存在,它是一种由绿色孢子凝聚而成的生物,能进行光合作用,是一种自养生物。

    没错,绿皮这群家伙是自养生物,只要能照到太阳,这群生物没有基本的食物需求。

    也是说,绿皮们完全不需要后勤保障。

    可是不需要后勤保障不代表他们不喜欢吃东西,肉类、菌类都是他们喜爱的美餐。

    绿皮之,地位最低的屁精们最喜欢吃的是菌类,他们最喜欢食用美味的蘑菇和真菌,可是这里有个问题,那是屁精们太弱小,它们本身又是由植物孢子组成,所以在食用了过多的菌类之后,他们的身体会渐渐被同化,身体变得僵硬,再也无法行动。

    “这个时候,哥布林们会将这些已经渐渐成为菌类的屁精们‘种’进地里,等待收获,屁精会在地里扎根并生长,最后成为一朵血荫菇。”

    “血荫菇可是绿皮们最喜欢的美餐,绿皮们收获这种蘑菇之后,只有在重大的胜利或者重要的日子里才会拿出来吃掉哦!”莱恩摇头晃脑地说道。

    “等等,该不会,血荫菇的那张脸……”特蕾莎马意识到了什么,女术士的脸色微微发白。

    “没错,那张脸,是屁精的脸。”莱恩点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可以断定明天一定会遇到哥布林了吧?”

    “好吧好吧,别再说那些令人恶心的事了好不好?”女术士感觉自己的胃部很难受,她靠着软软的枕头,一双妙目这样看着王国骑士。

    王国骑士蓝色的瞳孔也看着她,男人的神色古井无波。

    “你……为什么不愿意当我的合伙人呢?”过了一会儿,女人终于开口了。

    “如果你有什么任务要找我合作,可以,提出你的价码,我们可以谈条件,要成为长时间绑定的合伙人,不行。”莱恩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不行?我们之间不是很合得来么?既然合得来,年龄又相近,实力也差不多,成为合伙人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特蕾莎怪地说道。

    “难道成为合伙人的条件是合得来和年龄实力相近?我可不这么认为,你可能找错人了,亲爱的特蕾莎,或者说你有什么目的?”莱恩皱着眉头,他总觉得这个理由说不出地怪。

    这又不是贵族相亲。

    女人也联想到了,俏脸一红,只是不说话。

    “而且,合得来……纯粹只是你单方面觉得合得来好吧?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男人接着吐槽道,他斜着眼睛:“请不要将你的臆想加诸于我的形象。”

    “切,那你还不是一直盯着我的丝袜看个不停?”特蕾莎美艳的脸蛋闪过一抹嫣红,嘴并不放过男人。

    “那是两码事……丝袜像冬幕节时悬挂在大树的彩带,引人注目是正常的。”男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立即吐槽道,听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哦?是这样么?我怎么觉得不像?”特蕾莎反驳道,她银色的眼珠在莱恩身扫了一圈,挑起眉毛红着脸:“你是这样乱找理由的?编个似是而非的借口来说服你自己?”

    “……”莱恩的眼神闪烁,想一笑了之可是笑不出来,表情江住了。

    一男一女脸红着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女人先顶不住,转过头:“好啦,我知道了,这件事暂时不用急,我要睡觉了,晚安。”

    “嗯,晚安。”莱恩于是起身打算离开。

    “莱恩!”在临出门的时候,男人被叫住了。

    “嗯?”

    “很快,你会心甘情愿地成为我的合伙人的。”

    “哦?是么?那我期待着你的表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