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残王傻妃:代嫁神〕〔官运红途〕〔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帝诊所〕〔唐思雨邢烈寒最新〕〔Boss生猛:总裁,〕〔穿越养娃日常〕〔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级小神医〕〔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回到古代当花旦〕〔轮回乐园〕〔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黑暗扎基奥特曼〕〔我们的电影时代〕〔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用害怕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用害怕

    夜思天疑惑的看着成兰亭,“什么?”

    “婶婶……”成兰亭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什么?”他不像是在回答她的问题,更多的像是在自言自语,所以夜思天没怎么听清楚,或者说,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对的。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这般丑陋的事情怎么能让她知道呢,他摇摇头,躲避开夜思天与他对视着眼神:“很晚了,我还是快些送你回去吧。”

    夜思天见他这般模样,下意识的看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再看看他难看的面色。大概是有他认识的人?

    夜思天想着提步离开,成兰亭跟着,心里对于夜思天没有追问很是感谢,她应该也能意识到方才那两人之中有他认识的吧。

    夜思天走到后院的门口回过身子,“你就送……”

    一直沉浸在方才事情里的成兰亭没有注意到夜思天停下,刚好与回头的夜思天撞上。

    “啊。”

    “恩。”

    两人同时发出吃痛的轻呼,只不过一个捂着自己的额头,一个则是捂着自己的下巴。

    “夜思天你怎么样?是不是撞疼了?”成兰亭摸着自己的下巴,真疼啊。

    夜思天捂着额头抬眼瞪视着成兰亭,“你说呢!你这个人,走路就好好的走路,乱想什么呢!”

    成兰亭一脸歉意,“对不起,我……”

    “算了算了,撞都撞了,再骂你多少句还是一样的疼。”夜思天揉着额头道,“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成兰亭忙放下摸着下巴的手,“不行,这么晚了,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呢,我送你。”

    “不必了,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说实话,她还是比较担心,他将自己送回府后,他一个人回成将军府。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就他,能干什么。

    成兰亭很是坚持,“不行,这么晚了我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子自己回去呢。我要送你回去。”

    “我一个女子怎么了?你打得过我这个女子吗?”夜思天回答。

    成兰亭无言,虽然这些天他也一直在努力的练武,可是他起步太晚了,而且时间也太短了,别说是夜思天了,就是京城里随便一个武管里的找个武功差不多的武童,他都比不上,怎么可以打得过夜思天呢。

    夜思天见成兰亭不说话,以为他已经被自己说服了,“好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

    打开了后院的门便径自走了出去,回头准备跟成兰亭告别时却发现他也跟着走了出来,还顺便反手关上了院门。

    “你做什么?”

    成兰亭固执的看着夜思天,“不管你说什么,我反正是不会让你一个回去的。”

    夜思天瞪着成兰亭,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可就算她瞪疼了眼睛,成兰亭仍是一脸坚持。夜思天也不想跟他这么一直耗下去,最后也只能选择妥协,“算了算了,你要送就送吧。”到时候大不了再让府里的府兵送他回来。

    成兰亭开心的追上已经提步离开的夜思天,“夜思天,你走慢一点,等等我。”

    “走慢一点走到家都天亮了。”夜思天没好气道。

    成兰亭却一点也不在意她不客气的语气,看到她方才被自己撞到的额头处已经红肿了起来,“你额头疼不疼啊?好像有些肿起来了。”

    “没事,用鸡蛋热敷一下就好了。”夜思天看着成兰亭也有些微肿的下巴说,“你回去用煮熟的鸡蛋,剥了皮在上面揉滚会明天就消肿了。”

    “还有这种办法?”成兰亭觉得很是惊奇。

    夜思天道,“对啊,小的时候沐舅舅教的,很有用的。”

    “沐舅舅?”成兰亭想着夜王府跟公主府的关系,问道,“是沐驸马爷吗?”

    夜思天点头,“对啊,沐舅舅懂的可多了。”

    成兰亭道,“我只是觉得他很厉害,我从懂事的时候就听说了他跟长公主的事情,我觉得,他是跟我爹一样的人。”

    “跟成将军是一样的人?”夜思天怎么想也不觉得,沐舅舅跟成将军有什么共同点。

    “喜欢一个女子就是一生了。”成兰亭看着夜思天道,“我幼时,娘亲就重病去了,爹到现在也没有再找过一个女子。哪怕是妾室,也没有纳过。记得我十岁时,有一次听到祖父劝我爹,哪怕是个小妾,纳个也好。我听到爹说,如果先前遇到的不是我娘,他纳几个小妾都无所谓。可是因为遇见的是我娘,这辈子除了我娘,谁都不行。”

    夜思天略讶的看着成兰亭,她是一点也没有想到,成将军竟也是这般的情深意重的人。她原以为除了她家的男子们,跟沐舅舅、卓叔叔以外,这京城里的男子都是三妻四妾的呢。

    成兰亭笑道,“你很惊讶吧,其实我也很惊讶。小时候爹对我就很严厉,不是打就是骂的,我跟他也没有多亲近。在我的心里,他一直是个只会治军打仗的粗人呢。”

    “十万禁军的兵马大将军,怎么可能只是个粗人呢。”没有统治军马的能力,哪里能管理好十万禁军。

    成兰亭自然明白夜思天的意思,其实偷听到爹跟祖母的话后,他只觉得爹是个痴情人,对娘也是真的好,可如今他却能明白爹。

    如果那个人不出现,那么是谁都是无所谓的。只是,她出现了,除了她谁都不行。

    马车内

    笑笑与韩靖琪两人面对面坐着,笑笑低着头,双手垂在膝上,无所事事的抠着。即便不抬头, 她都能感觉到坐在对面的人正在看着自己,只是她却没有一丝勇气抬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从某一天,她突然发现,他的笑,他的关心,他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特殊时,她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她开始不喜欢再跟他们一起练武,因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因为练武而满身的汗水味,只要他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她开始下意识的去偷看他。她开始期盼他出现在她的身边,看到他笑她便会跟着一起笑,也是第一次,她想变的漂亮一点,想让他看到漂亮的自己。

    后来,她也渐渐的明白了,那叫喜欢。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喜欢,她只知道,对他的喜欢让她变的害怕,胆小跟……自卑。

    那大概是因为她的喜欢是错的吧,她不该喜欢他才对。

    “手好玩吗?”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笑笑的思绪,她错愕的抬头看着韩靖琪。

    看着笑笑一脸懵然的表情,韩靖琪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呼出,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回到夜府,你还准备一直躲着我吗?”

    她确实在躲着他,可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问出来,笑笑有些慌张,“我,我没有,我……”

    “笑笑。”韩靖琪很认真的唤道。

    他的语气让笑笑不得不认真的面对他。

    “我很在意你的过去。”

    笑笑闻言,心猛然抽痛,她再次低下头,整个人都被悲伤笼罩着。

    “因为我心疼你。”

    笑笑惊讶抬头,韩靖琪怜惜的看着笑笑,想着她幼时遇到的那些,就心疼不已。如果在那之前就已经认识她多好,他可以陪着她一起度过那么难熬的时候,将孤独无助的她拥在怀里,告诉她,不用怕,一切都有他。

    她也不会遇到那个可恶的镇长!

    韩靖琪抬手,轻昵的抚着笑笑的发丝,“那一年,你那么痛苦,我却不在你的身边,对不起。”

    笑笑满眼讶然的看着韩靖琪,看着他眼里的心疼,看着他眼中那个落泪的自己。

    她……哭了?

    因为他说,心疼自己吗?

    笑笑抬手,摸到了脸颊上的泪水。

    “婉儿……”

    笑笑浑身一凛,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一般,呆呆的看着韩靖琪。

    “你说过,你本名其实叫童婉是吧。”韩靖琪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很好听,我很喜欢,以后我便叫你婉儿可好?”

    笑笑就这么看着韩靖琪,什么话也不说出来,可是眼中的泪水却止不住的落下。

    婉儿……

    这个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名字一般了,她差一点,就忘记自己曾经童婉。

    韩靖琪坐到笑笑的身边,轻轻的将人拥入怀中,“婉儿,你早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的。那些也早已经过去了,不要怕,一切都有我呢。”

    听到韩靖琪这样的话,笑笑便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她的双手紧紧握着韩靖琪的衣襟,痛哭着,“我好怕,我不敢睡觉,我怕他会突然闯进来。我觉得,活着好痛苦,我想爹娘,想姐姐跟哥哥,我想去找他们,可是哥哥让我活着,让我好好的活着。原来,有时候活着比死还要难过。”

    “不会了,不会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婉儿,不要怕,有我。”韩靖琪轻哄着怀中的笑笑,心疼的恨不得替她承受那一切的痛苦。

    她害怕黑夜,因为那个人,会在天黑的时候偷偷的来。获救后,她仍是害怕黑夜,因为那些恶梦总会在那个时候来找她。

    夜里,无数次,她抱着被子醒来,睁着眼睛想着梦中的惨死的家人直到天亮。无数次,她想,那个时候,她为什么要躲,为什么不跟爹娘一起离开。

    “婉儿,别怕,有我。”温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她的手被握住,一股暖意从手常传来直抵心底,“以后,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与你一起的。”

    笑笑的手慢慢放松,她靠在这个男人的怀中,她想,以后,她应该不用再害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病娇太子,得哄着〕〔最狂御灵师〕〔幽冥真仙〕〔最强神壕〕〔老婆的头号黑粉〕〔我的创业时代〕〔异世之召唤亿万神〕〔诡神冢〕〔腹黑竹马:小青梅〕〔武道天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极品狂医〕〔极品保镖〕〔万古神龙变〕〔九零美发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