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他有很多好习惯〕〔别给我刷黑科技啦〕〔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六百八十五章 底线
    雨过天晴,当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交待以后,白成岳跟凌崎的出游计划又被提起了,这次一走,他们打算至少到年底回洛城过年。

    夜思天在听到他们的打算后,也是第无数次的羡慕 :“真希望有一天也能这样出去游山玩水。”

    一边的夜洛寒道,“等你身子好了,陪你一起去。”

    夜思天开心的点头,然后看向凌崎,“凌叔,你们什么时候走啊?”

    “行李先前就收拾好了,后来因为子莹的事情耽搁了,这回也不用再重新收拾行李,后天一早就走。”凌崎说。

    雪阡闻言提醒道,“这一次出去这么久,可记得多带点银子出门。” 雪阡这么一说,大家就想到了,几年前白成岳跟凌崎出门,为了不引人耳目,两人便将钱分装在各自的身上,哪里知道凌崎在出发前竟忘记带,到后面白成岳身上的银子用完后,让凌崎拿钱才发现已经没

    有钱了。还被当成了吃霸王餐的扣在店里不让离开,后来凌崎实在没办法将身上的一块玉佩当了才给上钱,还好那玉佩除了贵一些并没特殊的意义。

    凌崎不自在道,“唉呀,知道知道,又不是第一次出门了,该注意什么我们都清楚。”

    首座上的夜沧辰放下了碗筷,看向一边的韩靖琪,夜洛寒以及笑笑三人,“你们吃过了没,吃过一起去兵营了。”

    三人迅速将碗里的稀粥喝尽,起身表示都已经吃饱了。

    夜沧辰看向白成岳与凌崎两人,凌崎摆摆手道,“我们过两天就要出发了,要好好的养精蓄锐,就不去了。”

    夜沧辰点头,“也好,那我们四个走吧。”

    几人刚起身还没出膳厅,门房便神情紧张的走了过来,“王爷,有圣旨。”

    圣旨?

    夜沧辰与韩墨卿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心。

    凌崎惊讶的起身:“这种时候,他会传什么样的圣旨?”

    夜沧辰摇头,“不知。”然后看向门房道,“你将传旨的先领到偏殿去,让他稍等片刻, 我们这就准备接旨。”

    “是。”门房离开后,凌崎略忧心道,“我总觉得这圣旨来的有些蹊跷,自从他登基以来,虽然对王爷一直很猜疑,但至少也顾着以前情份,不管是什么事情,先会跟他商量一下再下旨。若是王爷不同意,也好再商

    议,可是这会怎么就直接传旨了呢?”

    白成岳摇头,谁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是何意思,而那圣旨里写的又是什么命令。

    “都别猜测了,先出去接了旨就知道了。”夜沧辰说便离开了膳厅,众人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去领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夜王府下两位小郡王小小年纪便聪明灵俐,赤勇忠城,现下三皇子身边缺一个伴读,二子又与三皇子年纪相仿,特召一小郡王入宫伴读, 钦此!”传信的是从京城里特地千里迢迢赶

    过来的内侍,念完了圣旨不见夜沧辰说接旨,他意外的看了眼夜沧辰,“夜王爷,接旨啊?”

    夜沧辰双拳紧握放在双侧,接旨?接了旨靖琪跟洛寒就要有一个入宫吗?

    夜沧辰从来没想过,原来他对自己的猜疑竟到了这个地步,让靖琪或洛寒入宫做伴读是假, 用来做人质却是真。

    从他即位以后,他便撤下手里所有的兵权,离京城远远的,与朝中的大臣也未再有过任何的来往,可为何,他终是放心不下?

    对于他,自己早已经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可如今,他竟要拆散他跟他的家人?

    对于夜沧辰来说,自从放弃京城里一切以后,他想守护的也只他的这一方静土,这百十几个人了。可是他,却步步紧逼,直踏他的底线。

    内侍看着夜沧辰的表情,害怕不敢再说话,手里拿着圣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难不成,夜王爷他要抗旨不成?

    夜沧辰身后的所有人皆被圣旨上的内容所气道,这个夜帝做的事情是越来越过份了。

    夜沧辰也不说接旨,径直起身拿过内寺手里圣旨,“这旨你已经传了,我就不远送了。”内侍本想着这千里迢迢的来一趟,怎么也该有点辛苦费。毕竟从京城到这洛城可不远啊,却没想到钱没捞到,这旨一念完,这一个院子里的人都像要将他杀掉一样,内侍也再想着钱了,听到夜沧辰的逐客

    令便直接灰溜溜的走人了,生怕走慢一些真的会给这些人杀了。坐上轿子的内侍,想着方才的情景,看夜王爷那个样子,难不成这天要变了?

    内侍走后,凌崎便已经忍不住了,“他这是什么意思?你都这般委屈求全了 ,他还不放心你?还想要人质吗?”

    白成岳不赞同的看着凌崎,“隔墙有耳,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我们坐下来好好聊。”

    众人也一起移步到了议事厅, 以前这样的事情夜沧辰是不会让韩靖琪三个孩子参与的,只是方才接圣旨时他们也一起听到了,便就带着一起来到了会议厅。

    会议厅的长桌子上,圣旨显得那般明显。坐下后,凌崎见有一个人说话,便忍不住开了口,“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我是不会同意的。先别说他的别有用心,就靖琪跟洛寒,自小都是在我们身边长大,你们舍得让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去那种吃

    肉不吐骨头的地方?”

    裴浩天也道,“我也不同意。”

    一直未说话的韩墨卿看向主座的夜沧辰:“谁也不能从我的身边夺走我的孩子。”

    平时夜帝再怎么打压与猜疑他们,她都无所谓,可是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她孩子的主意。

    夜沧辰看着那圣旨一言不发。

    凌崎见状急了:“你不会真的还要再退吧?你要是真的动了将靖琪跟洛寒送到宫里的心思,我是不会同意的!”

    夜沧辰抬头:“自然不会。”

    凌崎终于听到了夜沧辰的答案,这才有些放心下来,然后看着圣旨道,“那这圣旨我们肯定是抗定了,圣旨都敢抗,那就是大逆之罪了。”凌崎嘲讽的冷笑一声, “他还真是想尽办法的想要除掉你啊。”

    是啊,这道圣旨不管他怎么选择,主动权都在夜帝的手上。

    不抗旨,将孩子送入宫中,那么有孩子在京中,他自然就不用担心他会有异心。

    抗旨……

    这应该是他最希望,也知道最有可能会发生的结果吧。

    他抗旨,犯下大逆之罪,那么他就有理由下令绞杀他。若是他反抗,到时候又一条谋逆的罪名加之身上。

    原来,他一直想让他死。

    夜沧辰微微握拳, “那就大逆吧。”随后他抬头看向白成岳与凌崎,“你们还按照原计划的人,后天出发。”

    夜沧辰的话刚落,凌崎便气的大骂道,“出发个屁! 夜沧辰,我们认识也有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来这一套算什么。你觉得我们会在这个时候离你们而去?”

    夜沧辰并不在意凌崎的话语里的不雅之词,“又何必呢。”

    何必再跟他一起过上以前征战的生活。

    “什么何不何必,先不说你,靖琪,洛寒还有天儿,哪一个不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了。你以为这一声叔我也是白应的吗?”凌崎甚是气愤,“这么多年不碰刀不代表就握不起来刀。”

    白成岳道:“既然这样决定了,我们也好早做准备,等内侍回去覆了命后,皇上只怕就要攻打过来了。”

    以内侍的行程,回去至少半个月,再到皇上下令处置,“我们有四十多天的准备。”

    “够了,反正兵营里这一批兵也训练的差不多了。”凌崎不甚在意道。

    夜沧辰却是阴着脸道,“训练好的兵已经被军令调走了。”

    凌崎惊讶看着夜沧辰,“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前几天的事情了,这些天一直忙着出门的打算,不知道,我也没有特意说。”

    “这明显就是早就预谋好的!”

    凌崎说出了众人心里的想法,在圣旨到达的前几日将新训练好的兵马都调走,明显就已经料到他们肯定会抗旨。

    “军营里还有一批新兵,四十天,可以了。”如果兵,他就训练。

    “可是平日里训练好一批兵需要两到三个月,四十天,能抵得到到时候皇上派来的兵马吗?”白成岳有些担心。

    夜沧辰道,“不管能不能,我们所能用的人也只有这些了。不过还好,这附近的城里的军马也都只是一般守护街道的,并不难打。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当真正的战斗开始时,我们的兵力从哪里来。”

    众人都明白夜沧所说的真正的战斗是何意思,只要他们一抗旨,一拒惩,便会被扣上谋逆的帽子,而到那个时候,他们也不得不开始谋逆了。

    这一战开始,夜沧辰与当今的夜帝,胜利的也只能有一个。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又岂是坐以待毙之人。”韩墨卿说,“真正到了那时,自然也会有解决的办法。”

    凌崎很是赞同,“没错,我们不需要想那么远,首先接下来我们便利用这四十天的时候将军营里的兵士都训练好,旨抗了,接下来就要拒惩了。”

    大家的神情都极为沉重,虽他们说的很有气势,但是这些年夜沧辰早就已经没了实权,若双方真的打起来,他们赢的机会太小太小了。所有人都知道,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要迎接战斗,家人,永远是他们最后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