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他有很多好习惯〕〔别给我刷黑科技啦〕〔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305章 让她自己想吧
    “小姐,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做这些事情。”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看着这个时候还在挣扎的冰夕,看着伤心的雪阡,看不下去的沐影出声道,“昨晚,你半夜也韩府,是我一路跟着你,你跟你弟弟所说的那些话我也都听到了。”

    听到沐影的话,冰夕突然整个人就泄了气,整个人摊坐在了地上。

    听到了……

    原来昨天他们就知道了,所以,她被设计了。这一切都是骗局,这个人一辈子都不会醒来。其实她可以不出手的,只要不出手,小姐一辈子都不会发现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做贼心虚。

    不!这一切都是小姐的计谋,她早就她了吧,或许说,她早就怀疑她跟雪阡了吧。

    雪阡看着摊坐在地上的冰夕,“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为什么不再指着我?”

    冰夕抬头看着伤心的雪阡,突然就笑了。

    “你在笑什么?”这种时候,她居然还笑的出来?为什么,她的反映她都猜不透。为什么她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冰夕,为什么上一刻还是好好的下一刻却完全是个陌生人了。

    “我在笑,只怕小姐直到昨晚之前,也还是怀疑你的吧。”冰夕看向韩墨卿:“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是痛苦的,那么明明忠心耿耿却还被怀疑,你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最后一句话是转向雪阡问的。

    雪阡略错愕,随便转头看向一边的韩墨卿。

    韩墨卿也没有否认:“的确之前,我怀疑的是你跟冰夕两个人。直到昨晚,我才知道真正做这件事情的是谁。”

    雪阡闻言,整个人都低落了下去。

    原来……小姐真的怀疑她,原来,她也是不值得信任的。

    冰夕看着情绪低落的雪阡,略带嘲讽,“是不是很难过?这么多年来,你对她忠心耿耿,为了她甚至可以去死,但是她对你却不是完全信任。她还会怀疑你背叛她,这样的主子值得你忠心?”

    “冰夕,你住嘴!”沐影厉声叫着,此刻雪阡刚知道自己被背叛,心里正是伤心脆弱的时候,最容易被话语左右跟影响。冰夕这么做,显然是在挑拨她跟墨卿之间的关系。

    冰夕抬头看向沐影,看着他眼里的怨厌跟愤怒,心里如针扎一般纠痛:“你从不正眼看我,这是第一次。可偏偏是这样的情况?”

    看着哀怨的冰夕,韩墨卿上前一步。

    冰夕害怕的将身子往后缩了缩,抬头看着韩墨卿,眼里带了一丝哀求,她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着,“小姐,我那般做也是为了你。三年前,如果不是他突然死了,你怎么可能逃得过太子的求婚?你不是也恨孙玉岩吗?他这一生都没有为你做什么,最后用命给你换另一条跑,难道不好吗?”

    韩墨卿盯着冰夕,眼里全是失望,“在这种时候,你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是,三年前太子的求婚对我来确实是件棘手的事情。但也不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就算最后别无它法了,你也不应该瞒着我私自决定,让我心寒的是,你会在我的饭菜里下药。三年前是让人昏迷不醒的药,那以后,如果哪一天,你觉得是为我好,会不会在我的饭菜里下毒药?”

    “不,不会的。小姐,奴婢不会那般做的。”

    “你当然不会那么做,我是你的主子,皮将不存毛之焉附。”韩墨卿一双眼睛像是要将冰夕看透。

    冰夕摇头:“小姐,奴婢那般做都是为了你啊。”

    失望过后大概便是绝望吧,对于冰夕这个人,韩墨卿是真的不再抱有希望了。是的,这些年来她的确是忠心耿耿,她也确实没有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可是,她要的是绝对的忠心,忠心到,即使她手里拿着刺向她的刀,她都会相信,她是为自己好才这般做的。

    可是,她现在已经没办法这般的信任她了。

    “除了沐影,就你跟雪阡跟我最为亲近了。你觉得我会愿意用孙玉岩的命来换我走出那时候的困境?”韩墨卿认真的看着冰夕,眼里已经没有方才的失望跟怒意:“不,我不会的。我不要变成跟孙玉岩一样的人,我不要用别人的血肉铺成我向前走的路。”

    沐影看着韩墨卿,心里很是欣慰,她很好,真的很好,没有变成他最担心的那个模样。

    看着平静的韩墨卿,冰夕反而害怕了。正因为跟着她时间长了,才了解她。

    若是她生气,失望,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是在意自己的。甚至绝望那都是在意的表示,可是当她能这般平静的面对时,才是真正的可怕。

    “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跟了你这么多年,我就做了这么一件错事,求求你,原谅我一次好吗?”

    “是,你的确就做错这么一件错事。但却是我不可能容忍的事情。”韩墨卿曾想过,查出真正害死孙玉岩的人时,她会怎么做。她是恨孙玉岩,也曾立誓要亲手杀了他,但是不代表别人可以用他的命来换她的安稳。

    冰夕痛苦的看向韩墨卿,“小姐,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而已。求求你,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看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冰夕,韩墨卿心里微微刺痛。

    这是这么多年来与她一同并肩作战的人,这是这些年来陪她在黑暗中度过的人,这是她曾经愿意将性命交在她手里的人。

    是的,曾经……

    沐影略担心的看着韩墨卿跟雪阡,再低头看着他都觉得陌生的冰夕。

    韩墨卿转过身去,不再看身后的冰夕:“我不会杀你的。”

    话音落,身后不再传来冰夕求饶的声音。

    韩墨卿的心更冷了,原来……她一直害怕是这个啊。她竟以为自己会杀她?是自己真的太冷血无情了,还是她早已经不是那个了解自己的冰夕了。

    雪阡看着显然松了口气的冰夕,心里又怒又愤,“你以为,小姐跟你一般无情嘛!”

    冰夕面对雪阡的质问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倒像是默认了她的话。

    雪阡见状心里更是气愤,“你跟着小姐的这些年来,小姐对你亲如姐妹!让你弟弟上着京城里最好的学院,但凡你家里有什么事,哪件小姐没管?冰夕,你的心呢?!”

    被雪阡这般痛斥,冰夕忍不住的开口道,“是!这些年来,小姐确实对我不薄,可这不都是交换吗?如果我不替她出生入死,不为她卖命。她会为我做这些?”

    雪阡错愕的看着冰夕,冰夕又道,“这些年来,我们为她做的事情难道不值得她为我做这些?”

    面前着冰夕的韩墨卿慢慢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沐影,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她了。”说完以后,便提步离开了。

    走出屋子后的韩墨卿长长的吸了口气,呼出,抬手轻轻的覆在自己的心口处,轻轻低语,“没事,没事,背叛而已,不在乎就好了。”

    谁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说给谁听。

    而房间里,沐影走向冰夕面前,手里握着一颗药丸递到冰夕的面前。

    “小姐说不让我死的!”冰夕惊慌失措的大喊。

    沐影眼神里带着一丝鄙夷,“这药,并不是要你命的药。”

    冰夕不相信的盯着那枚“可怕”的黑色药丸,“那这是什么药丸?”

    沐影并不想向她解释更多:“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吃?”

    冰夕摇着头,“你不告诉我这是什么药,我是不会吃的。”虽然小姐说过不要她的命,可是她却知道小姐手里的多的是让人变疯变傻的药。她可不想着以后变成一个傻子或是疯子。

    沐影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上前一步,一只手握着冰夕的下巴,另一只手则拿着药丸放入她的嘴里。

    冰夕全身都奋力的挣扎反抗着,“恩……我不吃,我不要吃……”

    看着眼前的一幕,雪阡双手握拳,最终转身离开,而对身后的声音恍若未闻。还未走到门口,身后的声音已经没有了。雪阡的脚步顿了下,最终仍是没有转过头,她相信,小姐会安顿好冰夕的。

    “我已经让人将他们两姐弟送出去了,按路程来算,两个月后应该会到她们的家乡。 我也写了封信给冰夕,相信她看了那信后,会守着她所知道的那一切直到终老的。”

    凉亭中,正在发呆的韩墨卿回过头,“你安排就好了。”

    沐影想了想道,“这件事情过去就算了,你不要再放在心里了,很……”

    “我没事。”韩墨卿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说的话,“我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什么事情都需要你安慰的小女孩了。”

    沐影听了,淡淡一笑,“是啊,你已经长大了,足以独挡一面了。”顺着她的眼神看去,见到远处雪阡站着一处树下发呆:“这次雪阡受到的伤害跟打击很大。我要不要去开导开导她。”万一她被冰夕的那些话误导就不好了。

    韩墨卿摇头,“不用了,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若不是她自己想通的,总有一天,还是会动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