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残王傻妃:代嫁神〕〔官运红途〕〔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帝诊所〕〔唐思雨邢烈寒最新〕〔Boss生猛:总裁,〕〔穿越养娃日常〕〔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级小神医〕〔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回到古代当花旦〕〔轮回乐园〕〔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黑暗扎基奥特曼〕〔我们的电影时代〕〔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九百七十四章 游戏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最后夜思天终于忍不下去了,总不能六个人就这么一直站着不说话吧。Δ书阁ん.『k→shu→.co那要站到什么时候去?

    夜思天干咳了几声:“那个……”

    听到夜思天出声,其他的几人心里皆都松下气了,总算是开口了。

    “什么?”成兰亭忙接话,他脸上皆是担心的神情。

    “我想我应该去屋子里坐下休息会。”一直这么站着,摔伤的地方还挺疼。

    成兰亭连连点头,“是要好好休息的。”

    笑笑走到夜思天的身边一同扶着她,“走吧。”

    夜思天试图往前面走了一步,牵扯到了摔到的部位,立即停了下来。

    “怎么了?疼吗?”成兰亭紧张的问。

    夜思天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伤的是那样的位置,可是看着成兰亭看着自己也不好不理。

    她轻点了点头,“还好。”

    成兰亭想了想道,“我背你过去吧。”

    夜思天连连摇头,“不用不用,不用了。”

    成兰亭又道,“你走路都会觉得痛,要怎么走去房子里休息?还是我背你过去吧。”

    见成兰亭这么坚持,夜思天犹豫的看好了看一边的笑笑。

    笑笑反问道,“要不我来背你?”

    夜思天摇头拒绝,“那还是让成兰亭来背我吧。”

    成兰亭听夜思天这么说,立即在她面前弯下了腰,夜思天看着眼前的背想了想,最后还是趴了上去。

    成兰亭将夜思天背起,向休息的屋子走去。

    夜思天只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以前成兰亭也曾背过她,那个时候只觉得被成兰亭背着还挺舒服的,背上全是肉,软软的。

    可如今,背还是同一个人的背,感觉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夜思天。”

    “恩?”听到成兰亭唤她,夜思天忙应声。

    成兰亭道,“你应该多吃一些,太瘦了。”

    夜思天笑道,“我平时吃的也不少,不长肉而已。成兰亭,你现在吃的是不是特别少啊。”

    “没有,刚到军营的前半年吃的不多,现在已经正常吃了。毕竟已经瘦下来了,而且现在的事情也比较多,不像以前那样胡吃海塞后又什么都不做。”成兰亭说。

    “那你是花了半年的时间就瘦到现在这样的?”夜思天很是惊讶道。

    “差不多吧,其实去了军营以后也不得不受,那样的身子是什么事也做不了的。”成兰亭回答。

    以他以前那样的身材,半年就瘦到现在的模样一定不简单吧。

    “辛苦吗?”夜思天问完便感觉到成兰亭脚下微顿了步:“一定很辛苦的吧。”

    “还好,都过去了。”

    虽然他轻描淡的带过,但夜思天还是从这简单的几个字里听出了他那段时间的辛苦。

    听成老夫人说,他的身实身份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如今他所得到的成就都是靠他自己。从被捧在手心中娇身惯养的大少爷靠着自己的能力在军营中有一席之地这中间的辛苦又岂是几句话能够说的清呢。

    夜思天这般想着,更有些心疼,她抬起手移到成兰亭的头发上,轻轻的拍了拍,“都过去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成兰亭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背上的夜思天。

    夜思天对着他露出一个鼓励笑:“成兰亭,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成兰亭就这么看着她,然后脸上慢慢的露出一个微笑,“是啊,一切都是值得的。”

    跟在两人身后的笑笑等人看到成兰亭继续向前走也跟着提起了脚。

    笑笑心里略有些担心,从小天儿便对男女之间相处的界线就有些薄弱,她可知道她与成兰亭这些已经称得上亲密了。

    “没想到天儿姐姐还挺喜欢成大哥的嘛。”陈光齐说。

    笑笑转头,“什么?”

    陈光齐回道,“难道不是吗?如果不喜欢成大哥,怎么会同意让成大哥背啊。”

    笑笑微愕的抬头看着前面的两人,是啊,她怎么忽略了即便是天儿对男女之间相处的界线没有那么清楚,但除了靖琪跟小王爷还有卓大哥、沐大哥那四个以外,跟其他的男子还是很有距离的。

    她好像真的对成兰亭,有些不一样。

    三年前便就是如此。

    “笑笑姐姐,你在想什么呢?”陈齐光看着停留在原地的笑笑,“天儿姐姐跟成兰亭都到屋子了。”

    “来了。”笑笑回过神来继续前进,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很多事情本来就是想不通的。

    当笑笑几人走到屋里时,正看见成兰亭不知道从哪里找了软垫给夜思天,脸上还有些不自在的红晕:“你垫着坐吧。”

    夜思天接过,也有些不好意思,将软垫放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成兰亭有点不放心道,“怎么样?会不会不舒服?要不我们回府去,找个女医?”

    “不用了,就是摔了下没事,回去用药水揉……”夜思天干咳了咳没有接着说完,转移话题道:“反正也不严重不急着回去,难得来马场一次不想就这么回去,哪怕就在这里闻闻这些香草味都觉得开心。”

    成兰亭听她这么说也不再劲了,马场的人给四人送了糕点跟茶来。

    夜思天端起茶喝了口,叹道:“若是大哥跟二哥,还有爹娘都在那就更好了。还记得我们进京前来这里最后骑过一次马,那时候开心又不舍。”

    笑笑道:“是啊,那时候你还想撮合雪阡跟马场管事的呢。结果被雪阡姨发现后,发了好大的火。”

    “可不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雪阡姨生那么大的气呢。”夜思天想到那时的情景,“没想到雪阡姨竟真的守着心里的向叔叔一个人直到现在。”

    “那个时候只觉得,所有人都有人陪着,雪阡姨一个人好孤单。就想她也能有一个能陪着她的人,所以我就想着给她找一个。可是现在我却有些慢慢的懂了,孤单并不是因为一个人,而是因为想要的人不在身边。”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他宁愿她这一生都不会懂这些。

    “天儿。”笑笑心疼的唤了声。

    夜思天抬头看了眼她,然后笑道,“唉呀,大过年的这是做什么呢,怎么跟娘还有夜姑姑她们似的开始回忆过去了。坐着也是无聊,我们不如玩游戏吧。”

    “好啊好啊,我赞同。”陈齐光第一个举手赞同。

    裴齐远问道,“那玩什么呢?”

    夜思天想了想道,“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真心话大冒险?”成兰亭一脸疑惑,“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游戏?”

    陈齐光道:“你当然没有听过了,因为这个游戏是沐叔叔教我们的。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会。”

    看他扬着脸,一脸得意的模样,成兰亭便来了兴趣,“这游戏怎么玩?很好玩吗?”

    陈齐光点头:“是的,很好玩。”他低头看了眼桌上的糕点,“咦,没有花生怎么猜单双啊?”

    裴齐远道,“没事,我们可以划拳嘛。成大哥,乐康,你们会划拳吗?”

    “会。”在军营里没事的时候跟大家会闹着玩一玩,不过他们居然也都会吗?

    他略讶的看着夜思天,“你也会?”

    夜思天点头,“那是自然,小的时候沐舅舅总是教我们玩这种游戏。怎么了,很惊讶?”

    “是啊,没想到你们居然也会玩这种粗俗的游戏。”成兰亭说。

    “游戏分什么粗俗高雅的。”夜思天问向一边苏乐康,“乐康会划拳吗?”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眼里充满了欣赏,她果然跟别的女子不一样。

    笑笑看着成兰亭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想法,心里直翻白眼,他欣赏的应该是沐叔叔,毕竟这句话是他说的。

    苏乐康摇头,“只看别人玩过,不怎么会。”

    “那没事,你跟着我们一起玩几局就会了。”夜思天开始跟成兰亭、苏乐康两人讲游戏的规则,“我们先划拳,赢到最后的那个人就是最后的胜者。然后由这个胜者从所有输的人里挑出一个人来惩罚。当然接下来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真正的玩法了。这个输的人可以挑选一下自己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一个是真心话,另一个则是大冒险。真心话就是由赢的人问输的人任何一个问题,而输的人必须保证回答的答案是真话。当然如果如果怕别人问的是自己的秘密,也可以选大冒险。大冒险就是由赢的人让输的人做一个事情,这个事情自然是要想方设法的为难。我给你们列几个例子,比如沐舅舅赢的时候就会让输的人去大街上大叫我是猪。”

    成兰亭一脸惊奇:“去大街上叫我是猪?”

    夜思天点头笑道:“是啊,是不是觉得沐舅舅缺德?”

    成兰亭摇头,他可不敢这么说沐附马。

    “怎么样?这个游戏听着好玩吗?”夜思天问成兰亭,“玩吗?”

    成兰亭点头:“听着倒是挺有趣的。”

    “那我们就开始吧。”陈光齐迫不及待的道,“我已经想好了,我赢了以后要怎么做了。”

    裴齐远道:“六个人一起,你想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就走着瞧呗!来,我们划拳吧!”

    第一轮下来,刚才还自信满满的陈光齐一脸沮丧,他没想到连说没玩过的苏乐康居然都赢了自己!

    裴齐远一脸惋惜的看着他,“可惜了,你想的做不了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别得意,过会还玩呢,到时候若是我赢了,我一定惩罚你!”陈齐远说着狠话。

    夜思天道:“来来来,我们继续。”

    第二轮,苏乐康输。

    第三轮,笑笑跟裴齐远同时败下阵来。

    陈齐光笑着讽道,“你也不过比我多玩了两轮,还不是一样输了。”然后看着夜思天道,“姐姐,加油!一定不要输给成大哥啊。”

    夜思天对着成兰亭挑眉,“没想到,你划拳还挺厉害嘛。”

    成兰亭淡淡一笑,“在军营里无聊的时候经常玩,军营里的人玩的都是钱。军响不易,自然不能输了。”

    夜思天挑衅笑道,“划拳,连沐舅舅那个老江湖都时常输给我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要用出我的十分功力了。”成兰亭道。

    “唉呀,你们别说了,快划吧!”陈齐光催促着,“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谁赢了。”

    第四轮结束。

    成兰亭一脸得意的看着夜思天,扬起一抹得意的坏笑,“承让了。”

    夜思天心突然间咯噔一跳,她竟觉得这样的成兰亭很英俊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病娇太子,得哄着〕〔最狂御灵师〕〔幽冥真仙〕〔最强神壕〕〔老婆的头号黑粉〕〔我的创业时代〕〔异世之召唤亿万神〕〔诡神冢〕〔腹黑竹马:小青梅〕〔武道天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极品狂医〕〔极品保镖〕〔万古神龙变〕〔九零美发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