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 白〕〔最牛兵王叶修〕〔极品全能霸主〕〔最佳特摄时代〕〔剑尊〕〔觅仙道〕〔超凡黎明〕〔天医神尊在都市〕〔魔王爆宠,重生毒〕〔逆成长巨星〕〔剑侠朋克〕〔永不沉没的星舰〕〔大魔王又出手了〕〔全球战国〕〔隐龙为婿〕〔凤策凰谋〕〔锦医归〕〔豪门天价前妻〕〔第一强者〕〔芝加哥1990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九百三十八章 重生二
    第九百三十八章  重生二

    沐影推着沐夕来到河边,看着急流的河水,沐夕终是出声道,“爹,你带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沐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道,“在你晕迷的这一年里,你娘虽然看起来,好像已经接受了你不会醒来的事实。Δ.『ksnhu『.co但我知道,无人时,她总会偷偷的掉眼泪。她一个从来不信神佛的人,因为你,每日开始焚香祷告。你不会知道,即使是一直昏迷不醒的你,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慰藉。如果你真的在界山走了,我们的天便真的塌了。以前总听人说,当孩子大了,其实就变成,做父母的依赖孩子了,这会我倒也能体会到了这话的意思。”

    “你能活着,我跟你娘已经很满足了。不管你是不是还能再站起来,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活着,还在我们的身边。”

    “对我来说,重要!”沐夕双手紧握着轮椅的把手,“对我来说,不光只想活着那么简单,我想好好的活着,想精彩的活着。如果只是像一个废人一样苟且偷生,对我来说,只会是一种痛苦!”

    听着沐夕痛楚的声音,沐影道,“我跟你娘,似乎不应该让自己的安心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更不应该逼着你做不愿意的事情。夕儿,如果,活着对你来说,真的只有痛苦,那我不愿意你一个人承受这样的痛苦。”

    沐夕闻言,惊愕的转过头来,“爹?”

    “你说你生不如死,我又怎么忍心再让你这么痛苦。可是,夕儿,若是真的失去了你,你娘也会跟着一起去的。没有了她跟你,我活在这个世上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沐影看着沐夕充满惊讶的双眼,“只是,这条路也不容易,我不忍心让你一个人走,更不忍心你娘跟我们一起走。所以,我陪着你吧,至于你娘,我便掩耳盗铃一回,没看见便只当不会发生,她不会承受那样的痛苦。”

    听着沐影的话,沐夕心里越来越慌,他更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猜到了爹想做的事情,即使是猜到了,他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夕儿,别怕,这一路,有爹陪着你。”

    沐夕分明感觉到轮椅往前推去,看着面前的溪河,沐夕微慌乱的看着沐影,“爹,爹,你想干嘛?”

    “你不是说生不如死吗?我陪你一起,结束这痛苦。”沐影说着并没有停下。

    很快,两人便已经浸入了水中,双腿没知觉的沐夕感觉不到秋水的冰凉,一阵秋风而过,溪水拍起发,落在沐夕的手臂上,他整个身子都跟着打了个冷颤。

    看着慢慢淹过膝盖的水,沐夕心里更慌了,“爹!”

    沐影握着他的手,“没事,我陪你。”

    沐夕突然意识到,爹不是在吓他,他是认真的!爹真的要带他寻死!

    沐夕略慌的看着已经没过腰间的水,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感受到水的冰凉,一丝说不出的恐惧从心底里慢慢的升起。

    他……他真的想死吗?

    沐夕想着,水已经到了脖间,而身后的沐影还在推着他向前。

    “爹。”

    沐夕出声,沐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臂架到自己的肩上,托着他的身子,“我们一起。”

    突然被抬起的身子,水再次回到腰间,沐夕心里的恐惧感突然间消失了。

    只是,紧接着,他便被带着走向水深处。

    河水再一次,从腰间慢慢的到脖间,然后到嘴边,刚消失的恐惧感再一次袭来,将他整个笼罩住。

    沐夕下意识的紧紧的握住沐影,他求救般的看向沐影,希望他后悔了,希望他能带着自己回去。

    可是,沐影像是没看到他的眼神一般,仍带着他继续前行。

    “夕儿,夫君,你们做什么!”

    突然,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岸边传来。

    两人寻声看去,夜云岚小跑着从路边跑了过来,跑到河边没有一丝犹豫的趟着河水向两人走过来,她急的哭喊着,“你们做什么?你们快回来,快回来!”

    看着满眼惊慌泪水的夜云岚,沐夕心如刀绞。

    “你娘刚好来了,我们一家也就齐了。”

    沐夕闻声,忙转头看向沐影,“爹!”

    沐影不顾沐夕的反映,拖着他更快的便向深水处而去。

    “夫君!你做什么,不要,不要!你不要这样对夕儿,不要!”声音撕心的痛哭声越来越急。

    水突然将沐夕全部淹没,河水里的沐夕看到远处痛心赶来的母亲,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可是,他却能清清楚楚感觉得到她的呐喊。身边,他的手被爹紧紧握住,而他跟自己一样,被河水淹没。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沐夕挣扎着想要浮上水面去。

    不要!

    他不要就这么死了!他不能就这样死!

    他可以因为与敌人博斗而死,他可以在战场为国而死,他可以为任何一个他爱的,他在乎的人而死,但是他不能只是因为废了双腿就选择死亡。

    他不怕死,但是现在他不想死,他想活着,他想好好的活着。

    他想跟爹,还有娘好好的活着。

    “救,救我!”沐夕挣扎着露出水面,呼救出声,“我,我不想死。”

    咕噜

    说话间,水从他的鼻口侵入,呛痛感从喉处,鼻处传来。

    他慌乱的看向一边的沐影,“爹,我……我不想死,拉……拉我上,上去。”

    话刚落,他身边的沐影另一只手便扶住他的身子,“是你自己选择活下来的,既然决定活,那就好好的活下去!”说着便将他往浅水区带了过去。

    沐夕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沐影的手臂,当他的头露出水面,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一瞬间,沐夕才意识到,活着,真好啊。

    沐影带着沐夕回到浅水区,半抱起他的身子。跑过来的夜云岚忙帮忙,将沐夕带到河边,她慌乱的捧着沐夕的脸,“夕儿,夕儿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看着被吓坏的夜云岚,沐夕摇头,“娘,我没事。”

    夜云岚紧紧的抱住沐夕,哭着,“吓死我了,夕儿,真的吓死我了。呜,你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也跟着你去了。”

    沐夕眼睛微湿,娘是真的吓坏了吧:“娘,我真的没事。”

    夜云岚看向坐在一边的沐影,想着他方才的举动,心里又恨又气,她愤怒伸手捶打沐影,“你疯了吗?你是不是疯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怎么能这样做!他是我们的儿子啊!你怎么这么狠心! 沐影,你说话啊!”

    “娘,娘,”沐夕忙拉住夜云岚,“你别怪爹,爹只是让我想的明白一点而已。”

    “不管他是什么用意,他都不能这么做!”方才看着他们两人被河水淹没的那一瞬间,她几乎要吓晕过去。他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咳,咳,咳”一阵凉风吹过,沐夕连咳几声,他看着盛怒中的夜云岚道,“娘,我有些冷,我们快些回去吧。”

    夜云岚说着看了看四周,沐影带过来的轮椅已经随着河水飘远了。

    “我背夕儿回去吧。”沐影说着微弯起身子。

    夜云岚虽然还在生沐影的气,却也不想沐夕在这里吹冷风,帮忙将沐夕扶到了沐影的身边,

    浑身湿漉漉的一家三口往岸边走去。

    在沐影背上的沐夕,在微暗的天色下竟看到了沐影头上的一根白头发。

    他心中微酸,他昏睡的这一年,爹跟娘是靠着什么支撑过来的?好不容易盼到他醒来,还未来得及开心便又要接受儿子双腿不能走路的痛苦。

    这段时间,他只顾着自己的伤痛却忽略了,他们的痛苦。

    “对不起。”沐夕喉处微痛,他清楚的感觉到爹的身子微顿了下,他的心里更愧疚了。因为他说的那些话,为他这几天的寻死觅活,为他的懦弱,“对不起,爹,我应该更勇敢一些的。”

    沐夕听到身边跟着的夜云岚的轻泣声。

    “娘,对不起。”

    沐夕说。

    “沐夕。”沐影出声:“就像我刚才说的,决定活,那就好好的活。”

    “恩。”

    沐夕轻应声,沐影也没有再说话了,三人来到路边,在马车前守着的关毅见状,忙迎了过来。看到浑身湿透的三人,惊讶又不敢多问,忙帮忙着将沐夕扶到马车里。

    夜云岚将带来的干衣服盖到夜沐夕的身上,“快些回府去吧,不快些换下这一身的衣服,只怕是要生病的。”

    沐影看了眼马车里的两人,关起了车门,与关毅一起坐在马车外,“走吧。”

    关毅看了眼沐影,想劝他回马车里坐着,吹一路的凉风回去肯定是会生病的。只是还未来得及说话,沐影再次出声催促,“快走吧。”

    关毅也只好吞下还未说出来的话,挥着鞭子,轻打马背。

    马车里的沐夕略有些担心道,“娘,你还是让爹进来吧。他全身都湿透了,吹了风是会生病的。”

    夜云岚帮沐夕擦试着他的头发,一言不发。

    沐夕有些无奈,知道娘这样的态度他劝也是没用的。

    其实,他是感谢爹的,如今他好像也能明白爹的用意了。

    先前,他以为他是真的不想活的,他一直觉得,与其这般倒不如死了痛快。可是,刚才在水里的那短短的一刻,他无法动弹的身子慢慢往下坠,他害怕了。

    他怕他真的会死。

    他突然害怕他就这样的死去,他怕以后,有一天,有人提起沐夕是怎么死的,会有人说,哦,那个可怜人啊,双腿废了以后就自杀了。

    不,他不要成为那样可怜人,他更不想就这样死掉。他不该是这样懦弱的死掉,他还想活着,想好好的活着。

    为自己,为爹娘,为每一个关心他,爱他的人,

    沐夕看着这双完全感觉没有痴觉的双腿,不能站着活,那就坐着吧。

    这般想着,沐夕突然觉得,压在心上的那颗又沉又大的石头突然没了,这一刻,他无比的轻松。

    轻松过后,他又觉得有些累了,他好想先休息会。

    “娘。”

    夜云岚以为沐夕又要为沐影说话,并没有理他,只一心给他擦着潮湿的头发。

    “我有些困,想先休息会。等到家了,你叫醒我好不好?”

    夜云岚刚想说话便感觉到沐夕的身子倒在了她的身上,夜云岚扶着沐夕的身子,“夕儿,夕儿?!”

    连叫了几声不见沐夕有反映,夜云岚抱着沐夕的身子对着叫道,“夫君,夕儿,夕儿昏过去了!快点,快点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抱歉,刘备是我杀〕〔病娇太子,得哄着〕〔庶女狂后:毒医三〕〔冰诺寒爱〕〔箭魔〕〔最狂御灵师〕〔高能二维码〕〔冷少,快转发这只〕〔重生之时代先锋〕〔长官,你好!〕〔[足球]上帝的私生〕〔快穿之放肆独宠你〕〔武林侠客录〕〔我的妈呀,要离婚〕〔大巫有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