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诸天幕后魔王 第八十四章 婚礼(七)

时间:2019-12-10作者:暴兵对A

    他们还会在课上写纸条,上面是看起来没有实际意义的,那些经典的台词或者对白。有一次被老师抓到,他谎称是为黑板报准备的素材,于是俩人成了板报负责人,天天为写什么样的台词上去伤脑筋。

    他们恋爱的那个夏天,他坐在靠窗的地方,阳光会从窗纱缝隙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

    她说喜欢看风吹动窗纱缝隙,光在他脸上跳跃的画面,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感觉很安心。

    他们喊武小六“宁采臣”,他们称历史老师“弃天帝”,他们叫商国松“太着急”……

    他们还把那些被老师x掉的爱情电影里的台词刻在桌子上,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也曾在知道安心拒绝释峰后在黑板上写下“娶妻当娶安心”那五个字,惹得姑娘第二天放学把一袋可比克薯片浇在了他的头上。

    总之,那一年是绚丽多彩的,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跌跌撞撞的青春岁月,幼稚布满每个过动的细胞。

    安心唱这首歌,就是单纯为张鹏飞和韩怡唱的吗?会不会……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却无法阻止内心涌动的情绪,无法遏制脑海里的想法,纷乱的思绪像潮水一样将他的心情打湿、掩埋。

    他看着杯子里的水,直到一曲唱完,台下响起激烈的鼓掌声。

    安心笑着说了一句谢谢,慢慢地退到伴娘与伴郎身后。

    接下来张鹏飞对着宾客说了些感谢的话,然后拉着新娘的手从侧门离开,到后面去换衣服。

    大屏幕开始放一些新郎与新娘在日常生活里拍摄的照片,讲述他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宾客们坐到饭桌前面等待开席。

    礼仪小姐从后面的工作间走出来,往每个饭桌上放了两条烟,几瓶酒。

    烟是软包苏烟,酒是梦蓝m6,加一瓶奔富389赤霞珠,啤酒是青啤奥古斯,在后面墙角堆着,想喝自己去搬。

    “韩怡今天可真漂亮啊。”

    “说真的,张鹏飞穿西装不怎么好看。”

    “你就直说他不如你帅就完了,还非得拉西装背锅。”

    “卧槽,你再这么说我跟你急啊,今天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婚礼,我可不能抢新郎官的风头。”

    “哈,你小子还是这么不要脸。”

    “这是自信,自信,懂不懂。”

    “强子这家伙……就是贫。”

    “……”

    众人调侃强子的时候,侧门开了,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王尚抬头看去,见是伴郎与伴娘鱼贯走出来,坐到舞台下面预留出的饭桌上。

    “咦,你们看。”南木指着伴娘身后走过来的几个女子说道:“王晓云,苏爱琴,唐嫣,杜澜……”

    都是高中时的女同学。

    看来她们是跟韩怡一起过来的。

    让王尚奇怪的是,安心没有跟他们一起出来。

    南木与章邯站起来远远地跟她们挥手,那几人也热络地回应。

    唐嫣指指后台,一阵比划,意思是等人员到齐,开席以后,她们再过来这边跟他们说回儿话,好好喝一杯。

    重新坐下后,拆烟的拆烟,拆酒的拆酒,因为是同学的婚礼,大家自然不会拘谨,不断说着以前上学时那些有趣的事情。

    不大的功夫,酒店的服务员从通往后厨的小门鱼贯走出,手里端着铝合金托盘,里面是颜色喜人的菜肴。

    一盘盘开胃菜被端上桌,宾客们也从对新郎与安心的惊艳中恢复过来,开始专注吃喝的事情。

    好日子用好菜喝好酒,这是华国人的传统。

    王尚等人也开始行动,商国松拿着那瓶梦蓝m6,指着大家说道:“谁也不能找借口不喝哈。不会喝酒的现在就走,开车来的叫代驾,今天谁要不喝一点,就是看不起咱们这班同学。”

    章邯在一边起哄道:“对,今天谁要是不喝,一会儿新郎与新娘来了,就让他代替新郎玩节目。”

    旁边南木扯了他一把:“如果张鹏飞同意,你是不是会抢着上啊。”

    “哈哈哈。”人群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商国松围着桌子给每一个人倒酒,强子和三华没有喝白酒,到后面搬了一箱啤酒过来。

    让王尚意外的是,武小六这个不抽烟不喝酒的书呆子,这次任由商国松端着酒瓶给他倒了满满一杯。

    是读研究生的时候学会喝酒的吗?还是毕业后到了单位上不喝不行?

    王尚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释峰端起了酒杯。

    “来吧,同学们,先喝一杯吧。”

    胡昊阳适机送上一个马屁:“咱不能干喝酒不说话啊,释峰,你就代表大家说两句吧。”

    释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那我就说一个?”

    “说吧,说吧。”大家笑呵呵应道。

    “好,我就说一个。”释峰说道:“既然咱们是来参加张鹏飞与韩怡的婚礼,那这第一杯酒,自然要为他们的婚姻干杯,虽然两个人还在后台忙碌,不在场,我们作为好同学,好朋友,好兄弟,还是要为他们的幸福干杯。”

    “对,为两位新人的幸福干杯。”

    “为两位新人的幸福干杯。”

    “……”

    大家纷纷举起杯,把手伸到中间,让酒杯碰在一起,完事放到唇边饮下。

    王尚抿了一大口,没有像商国松等人那样立即去夹菜,作为卖过白酒的人,他很清楚像这种高档白酒,好于普通酒的地方在于层次感与尾味,急着吃菜的话,调料的味道会破坏酒的醇香。

    强子和三华干掉了杯子里的啤酒,又各自给对方倒了一杯。

    释峰放下筷子,紧接着第二次举杯。

    “这第二杯酒嘛,为我们大家能够坐在这里,为我们的同学情谊,为没有遗忘彼此干杯。”

    “来,干杯。”

    众人第二次举杯,伸到饭桌中间碰了碰,喝了一口酒。

    很快地,释峰又一次举杯,不过这次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对面的王尚。

    “王尚,第三句你来说吧。”

    王尚皱了皱眉,心想祝酒词哪有中途换人的。

    这时胡昊阳拍着武小六的肩膀说道:“家,说两句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