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魔意荡天 第15章 伊贝尔彻

时间:2019-12-10作者:纹紫

    难怪伯利莎紧张惊恐,他们遇上的这条蛇怪,在拉拉马丁可不是个普通货色,是个狼灭。

    这条蛇怪名叫伊贝尔彻,名字彰显了自己父母在蛇族中的血统,更重要的是,蛇族千万,其实并没有几条拥有名字。

    而伊贝尔彻这个名字,是这条巨蛇怪变异成凶兽后,拥有了异于同类的智慧之光时,灵光闪现给自己取的名字。

    伊贝尔彻从来不肯承认,之所以对名字拥有这样顽固的执念,是因为嫉妒那两个统治着拉拉马丁的兽王。两个兽王都拥有名字,我自然也应该有。

    因为伊贝尔彻非常不服气:凭年纪,我伊贝尔彻已经在拉拉马丁蛰伏几千年,喝风饮露,潜心修炼才有了今天的水准。

    凭什么两个外来者,就能称王称霸,在拉拉马丁横着走?!古语不是说过吗,再强大的陌生龙族,也斗不过土著蛇怪。

    我一个千年土著蛇,怎么就不能称王呢?

    伊贝尔彻被嫉妒冲昏了容量可怜得如同一粒花生般微小的脑子,完全不记得自己蛰伏了上千年,但真正开启灵智的日子,不过也才短短几十年,也从没察觉,灵智提升的原因在哪里。

    总之,忘恩负义的伊贝尔彻不服气,却不得不服气。无数年来,挑衅兽王的次数早就数不清了,可惜每次都被打得满地找牙。

    伊贝尔彻现在对两位兽王,表示了绝对的毕恭毕敬,但内心依旧愤恨难平,总想找寻某种机缘,再次提升自己,抢回拉拉马丁的头号王座。

    伊贝尔彻感觉自己等到了,就在刚刚,一股黑暗与邪恶笼罩的迷雾,降临在拉拉马丁。

    伊贝尔彻大喜过望,觉得这团迷雾必然能帮助自己再次进阶,至少也能拥有开言说话的能力。

    哪成想迷雾消散得如此迅速。

    伊贝尔彻身为蛇怪,自幼在黑暗的地下生活,喜好阴冷的环境,换句话说,蛇怪们天生就是进入地狱的后备力量,对魔鬼的那套玩意儿无师自通。

    所以伊贝尔彻固然还不清楚派耶蒙是何方神圣,更不晓得迷雾是派耶蒙王冠的能量外溢,但清清楚楚地感知到,这些自己觊觎的能量,是被迷雾带来的两个人,吸收到体内了。

    伊贝尔彻很不屑:人啊?卡西克诸多大陆的能人异士,误入拉拉马丁的也不少,绝大部分都化成了凶兽们的食物。

    想到这里,伊贝尔彻忍不住用分叉的舌头舔舐着几颗獠牙,回忆起三个月前吃掉的那个女人:喔,同样是人,女子的味道会更加柔嫩甘醇。只可惜那个女人年纪有些大了,倘若有今天来到的女子那么年轻,滋味一定会更加美味!

    伊贝尔彻不停地发出嘶嘶作响的声音,不仅得意,更是炫耀。

    能够成为自己的食物,绝对是种荣耀,还有些极其孱弱的人,甚至还没有这份成为食物的荣幸,就已经死在拉拉马丁的毒草毒虫手里,彻底变了草木的肥料。

    伊贝尔彻觉得这件事情很好办,那就再吃两个人,用美味人肉包裹无上的能量,这简直是此生遇上的最丰盛大餐了!

    可伊贝尔彻走的越近,心中就愈惊惧:

    为何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个男子的身上,带有这么可怕的魔意?

    魔鬼身上有魔意,但绝不仅仅是魔意,因为魔鬼还依靠着凶残、狠毒、狂乱、狡诈等等负面属性来强大自己的能量。

    而这两个人,身上的魔意是这样纯粹、单一、强大。

    伊贝尔彻犹豫了,再小的脑容量,只要经历过无数时光的洗礼,都会明白一个赤裸裸的事实:

    如果一件事、一个人,与平常人平常事极度不同,那么一定蕴含着无比的凶险与可怕。

    伊贝尔彻觉得自己应该掉头溜走,至少应该观望一阵子,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何来历,拥有怎样的战力。

    可是,贪欲永远是所有生物的原罪。

    一只飞鸟会因为地上的米粒,变成笼子中的囚徒;一个自由人会因为金钱,成为他人的奴隶;所以伊贝尔彻不由自主地继续前进,将整个命运都压在这次豪赌之上。

    “如果,如果我能拿到这迷雾的力量,能够再得到魔意的加持,一定能成为拉拉马丁之主!”

    伊贝尔彻通红的眼睛更加充血了,终于鬼迷心窍地出现在撒旬与伯利莎面前。

    伊贝尔彻一圈圈绕着撒旬与伯利莎行走,用小山般庞大的身躯,震慑两人,不仅希望这两个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失去抵抗的能力,也在观望两人的战力如何。

    撒旬死死盯着蛇怪,直视着蛇怪的双眸,看出了蛇怪眼中隐藏的无数狡诈与狠毒,自然还有最赤裸裸的贪欲。

    撒旬觉得和这种卑劣的生物,没什么可周旋的,依旧是老招式,扑上去狠狠一拳。

    不过这次盯准了蛇怪的七寸,毕竟力气不足,再也不能像抽飞大公家骑士那么嚣张随意,得速战速决。

    撒旬信心很足,因为这条蛇怪还真是大,这七寸的大小,足足有参天古树那么明显,根本不可能失手。

    伊贝尔彻想要躲避,动作做到一半的时候,却硬生生停下身形,顶着撒旬的拳锋迎了上去。

    伊贝尔彻感觉到,撒旬拳上挟裹了很浓郁的魔意,的确很可怕。不过这魔意的强度,似乎出现问题,仿佛被自己垂涎的那股迷雾所腐蚀。

    伊贝尔彻准备试试撒旬的威力,看看这个看上去很恐怖的男人,胸口明晃晃带着大洞,到底有多神奇。

    “噗嗤”,撒旬的拳头印在伊贝尔彻身上,发出了一声闷响。这声音难听极了,仿佛一拳头打在浸满水的破棉被上,相当粘滞。

    撒旬眼看着蛇怪一个趔趄,之后甩着头颅再次矗立,一条如同铁铲的分叉舌头,不停伸缩,满嘴獠牙都露了出来,显得异常愤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