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魔意荡天 第13章 拉拉马丁

时间:2019-12-10作者:纹紫

    拉斐尔大公挣扎着,抚摸着受伤的喉咙,艰难地呼吸了几口空气,觉得肺部充满氧气的感觉,简直比世间任何享受都要舒爽。

    新鲜的空气也促使大公的头脑重新活跃起来,像是突然回忆起重要的事情,挣扎着爬起来,扑到那位老法师身边,费劲全力扶起了老法师。

    这不是拉斐尔大公的做派,拉斐尔大公视人命如草芥,别说一个魔法师,就算死上一千个、一万个,也未见得会有所触动。

    可拉斐尔大公将这名瘦削的老魔法师搂在怀中时,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情感,痛苦地嚎叫着,希望能够唤醒这个老法师。

    老魔法师的脸饱经风霜,无数皱纹纵横密布,显得异常年迈,似乎马上就要接受死神的召唤。更不要提老魔法师刚刚用一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头,现在只有半口呼吸绵延一线,随时可能死去。

    这种情况之下,无论什么样的神医良药,都无法救回老法师的性命,更不要提拉斐尔大公现在孤零零一个人,哪里还有办法!

    也许是拉斐尔大公的呼喊太凄厉,甚至让死神感到暂时的厌倦,老魔法师居然悠悠回醒。

    老魔法师费劲全力,拍拍拉斐尔大公肥胖的粗壮手背,虚弱地说:“我的孩子,不要惧怕,这是命运的安排,我早已将灵魂献给了战神,此时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刻了。”

    拉斐尔大公面对老魔法师,完全没有以往的老辣与干练,流露出最真诚的一片赤子之心,诉说着自己的恐惧:

    “不要,父亲,您不要离开!我第一次感觉到恐惧!那个猿奴,会毁了我,毁了咱们家族,毁了帝国,毁了一切,我能感觉到!”

    老魔法师使劲喘息着,紧紧抓住拉斐尔大公的手:“孩子不要恐惧。我毁掉了派耶蒙的王冠,王冠中蓄积的能量,就算杀不死这个猿奴,也会重伤他。几年之内,他都不可能威胁到你。”

    说完这句,老魔法师忽然桀桀笑着,得意到忘记了身上的伤痛:“派耶蒙的嫉妒心、报复心极强,这王冠会把那对狗男女送到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让他们饱受折磨,生不如死。”

    可这句话,并没有安慰到拉斐尔大公,大公甚至如同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开始哽咽:

    “没用的,父亲,他太强大了,我不敢想象他到底是谁,我没有可能抵御他,如果他就是四千年来遍寻不到踪迹的主神,我完了,我肯定完了……”

    老法师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口中喷溅出大块的鲜血:“诸神的过往,哪有如此容易猜测?我不知道他是谁,可我隐隐能感知,这个猿奴越强大,面对的敌人就越恐怖,恐怕卡西克诸神都是他的敌人。

    你的确无法抗衡他,如果没有这次事件,说不定我会让你派拉乌去依附于他,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拉斐尔大公的哽咽,在听到老魔法师的回答后,彻底变成了痛哭。显然被父亲的话,彻底吓坏了,甚至觉得看到了自己的死期。

    老魔法师拼尽最后的力量,双手抓着拉斐尔大公,嚎叫着说:

    “孩子你记住,当命运把你和一个强大的敌人放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未来的你,必定同样强大。

    从前我认为你最大的前程,是变为战神身边侍奉的亲随。可现在,我觉得你可能拥有成为神祗的机会。

    未来将指引你的道路,谨记我说的话——力量始于纯粹,世界在起点和终点间游荡……”

    老魔法师的话戛然而止,双手无力地垂下,在风中轻轻摆动。拉斐尔大公的痛哭变成了真正恐怖的嚎叫,双眼滴下血一般的泪水,嘶哑的声音在寂静的旷野中回荡:

    “啊~~~撒旬,我要杀了你,毁了你的一切!”

    ---------------

    迷雾袭来之时,撒旬只感到眼前漆黑一片,仿佛坠入最幽深的海底,任凭命运带着自己随波逐流,飘向未知……

    伯利莎全身僵硬得连眨眼都做不到,神智却清醒地体会着迷雾的威力。

    伯利莎甚至听到自己所有的骨骼关节发出不祥的咯吱声,这股力量极度狂暴可怕,似乎想把自己和撒旬撕扯成碎屑。

    千钧一发之际,伯利莎脖颈上一直佩戴的黑石,忽然散发出人眼看不见的震荡,与这股迷雾的力量抗衡着,最后将迷雾生生包裹着扑向撒旬,没入撒旬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伯利莎不知道自己身旁短短时刻,就发生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争斗,只是觉得身体的痛楚渐渐消失,只剩下眩晕混沌的感觉冲刷着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了,眼前迷雾也彻底散尽,伯利莎渐渐看清楚周围的景色,忍不住大惊失色。

    到处是高耸如云的树木,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将天空遮蔽得严严实实。

    每一棵树木上的枝丫与叶子,更是发育得异常繁茂壮硕,极小的叶子也有磨盘大小,整片森林过于繁茂的生机竟然显得焦躁狂野,活生生带着股野蛮彪悍的味道,扑面而来。

    伯利莎眼睁睁看着一只翠绿翠绿的大青蛙,足足有小羊羔那么大,从自己面前越过。

    青蛙将一只铃铛般大小的肿泡眼盯着自己,明显带着不屑的神情,另外一只肿泡眼看着别的方向,死死跟踪着一只死到临头的苍蝇。

    伯利莎眼睁睁地看着青蛙伸出足足有一米长的巨型舌头,将那只足足有鹌鹑大小的苍蝇吞进了肚子,发出了响亮的“咕噜”声。

    青蛙再次跃起,刚刚准备离开,一只矫健神俊的“猎鹰”从树枝中钻了出来,直接掠走了这只得意的青蛙。

    伯利莎抬起颤颤巍巍的手臂,指着飞走的“猎鹰”,长大嘴巴,却吓得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因为那并不是猎鹰,从毛色与形状上来看,明明是一只麻雀。

    伯利莎在震撼中清醒过来后,连忙使劲摇晃着身边的撒旬。

    哪怕在昏迷中,撒旬依旧紧紧搂着伯力莎的纤腰,不管那股能量如何肆虐,也没有将他们分开。

    撒旬悠悠转醒,环顾四周:“莎莎,这是哪里?”

    伯利莎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回答,带着明显的哭腔:“撒旬,不好了,这地方好可怕啊!”

    撒旬抬眼望去,面前树木全是副营养过剩的模样,笑着摸摸伯利莎的头顶:“别害怕,这里是热带雨林。不知道那个自称派耶蒙的家伙什么来头,一个破王冠把咱们传送这么远。”

    伯利莎惊慌失措,异常害怕地抓紧撒旬的袖子:

    “我、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拉拉马丁,是个比地狱还恐怖的地方,据说地狱不欢迎活人,至少还有机会逃出来,而拉拉马丁,任何擅入者都会惨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