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魔意荡天 第10章 地狱来的恶魔

时间:2019-12-10作者:纹紫

    事实上,拉斐尔大公这次替儿子迎亲,带来的骑士团,足足包括一名高阶骑士,十二名中阶骑士。这种配置,帝王不过如此。

    拉斐尔大公只不过借儿子成婚的喜事,向众人炫耀家族的实力,哪里想得到,就这样一只近乎无敌的战队,在撒旬手中过不了三招两式。

    拉斐尔大公很清楚,撒旬非常强大,是自己多年仅见的强大战士。理智和经验都在提醒拉斐尔大公,远离这个暴怒的猿奴,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拉斐尔大公绝不是个贪生怕死的孱弱之人。拉斐尔大公是个能让魔鬼颤抖的歹徒,是可以让天使褪去翅膀、长出双角与羊蹄的恐怖恶人。

    拉斐尔大公为了取得撒旬身上的秘密,愿意冒这个巨大的风险。

    为了获得巨大的利益,巨大的风险就得想尽办法化解,办法中就包括让撒旬愣神的旁门左道——泼狗血。

    这是拉斐尔大公身边另外一个忠心奴仆的计策,小跟班布磨的妙计。布磨出身在卡西克星上的穷苦人家,书没念过、大字不认几个,就是有一肚子忠心,和平民百姓相信的一堆古怪玩意。

    大公本来不相信这些东西能够克制撒旬,但撒旬现在眼睁睁愣在当场,不由得喜出望外,吩咐众人:“继续撒,给魔法师争取更多释咒的时间。”

    布磨因为献上妙计而兴高采烈的脸,突然垮了下去:

    这些东西,是自己连夜从科特尔村村民家寻找到的应急货。全村就那么两条黑色的看门狗,已经尽数杀光了,甚至还用了两只全身火红的大公鸡血凑数。

    大公要再泼,哪里还有可用的驱魔液体啊?

    最后布磨看着大公期待的眼神,又眺望法师们的咒语进度还没完成,只能咬牙大喊:“吐这家伙,口水也驱邪。”

    撒旬恨不得捏死这个远处跳脚嚷嚷的跟班,居然还要对着自己喷口水。真是撒叔叔忍得了,撒婶婶也忍不了你们了。

    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

    撒旬将背棘抡的浑圆,狠狠扫了过去!以那些哆哆嗦嗦老法师的身体强度,估计这一棍子,就能让整队法师直接去见卡西克诸神。

    撒旬掌中背棘的速度已经达到极致,刚猛无敌的背棘挟裹着猎猎劲风,已经把法师的袍服吹出一丝褶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撒旬与法师之间的空气,突然扭曲着、波动着,最后如同地狱之王咧开的赤炎大口,竟然在撒旬面前,变成了一个异次元的空间出口。

    撒旬手中的背棘,接触到扭曲的空间范围时,迅速被粉碎成尘埃,消失在空气之中。撒旬见状连忙退后,就算身负不死的能力,恐怕也抵不住变为粉末的恐怖力量。

    撒旬眼看着那队法师有序地向大公方向回撤,回撤的同时还在向空间出口输送法力,尽量把通道尺寸扩大。

    而这空间出口随着伸展,其中景象一览无余。

    只见处处是流动的熔岩,处处遍布狰狞尖锐的黑色巨石,有无数长着牛角、羊蹄、身后甩着一根丑陋的驴尾的人形怪物,正在追逐打斗,显得混乱无序,充满狂乱的暴力。

    撒旬眨眨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拉斐尔大公站立的方向!拉斐尔大公费尽心力,阻拦自己的真正杀招,竟然是召唤恶魔。

    撒旬觉得永远也无法理解某些歹徒的心理,也许有些恶人还拥有人的外表,却拥有远比恶魔更可怕的秉性。

    这时,已经有大量恶魔发觉了这个突然敞开的出口,只要能离开无趣荒漠的地狱,恶魔们立刻化身为亢奋的潮水,涌向出口,第一只恶魔的利爪已经伸出了出口的结界边缘。

    撒旬因为手中背棘被空间出口粉碎,很忌惮这个扭曲空间,而第一个冲出来的魔鬼令自己豁然开朗:

    如果恶魔能够通过,证明此时已经稳定,没道理只能粉碎这个世界的东西。更何况如果无法通过,大公根本不会耗费心力去开启空间。

    撒旬想通这点后,飞扑上去,一拳轰在这个恶魔脸上!撒旬满意地看着这只恶魔哀嚎着,变成了一道抛物线,远远落回自己世界中的岩浆内。

    撒旬活动了几下手指,这恶魔的手感,比全副武装的罗什小子,还柔软了几分,打起来实在太轻松了,原来恶鬼也没什么值得恐惧的。

    但,恶魔的可怕在于数量,在于毁灭一切的疯狂!撒旬的轻松很快就被涌上来的恶魔大军侵蚀一空。

    撒旬双拳齐发、两脚乱踢,所到之处有无数恶魔被击飞,可无论撒旬多么神勇,身边的空白会被更多的恶魔填上。

    就在撒旬感到背上层层叠叠,扑满了数只魔鬼,正在对自己胡乱撕扯,烦躁到无以复加的时候,突然远处几只箭翎射来,精准无比地穿透这几个魔鬼额头上第三只眼睛。

    撒旬惊讶之下,望向箭翎发射的方向,是谁在协助自己?拉斐尔大公那个狗贼绝不会有这样的好心,可这里根本不会有正义的弓箭手支援自己啊?!

    撒旬看到,伯利莎似乎只在手上扣住一个类似指环的东西,用了一根弹力极强的短弦,顺手在身边地上捡拾到刚才大公方向发射的箭翎,转手就射向那些恶鬼。

    撒旬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身体原主的记忆中,的确有陪着伯利莎练习弓箭的情况。

    可撒旬真正目睹伯利莎的高超箭术,看着孱弱的姑娘挺起笔直的背部,用最无畏的精神站在自己身后支援时,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尤其伯利莎纤指间,有鲜血汩汩流下,那是无弓激发強箭时,被箭羽反弹之力侵蚀的伤口。

    撒旬觉得自己的怒火与狂暴,被姑娘白皙手上滚烫炽热的鲜血点燃了,眸子中全是最冷酷的战意,招式越来越疯狂凌厉,迅猛到带出片片残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