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魔意荡天 第2章 火刑架上的姑娘

时间:2019-12-10作者:纹紫

    撒旬用尽所有意志力,才把杀猪般歇斯底里的尖叫强行咽回喉咙深处,再次躺回到地上,闭紧眼睛念念有词:

    “没事,只是太累产生幻觉了,这是梦,绝对是噩梦!”

    撒旬念念有词的同时,狠狠用手拧了大腿两把,准备证明这果然是一场梦,然而撒旬失望了,因为大腿传来的痛感在清晰地提醒自己,这特么就不是一场梦!

    这个提醒差点让撒旬彻底崩溃,忽然脑海中有一股眩晕感突然袭来,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过来,瞬间淹没了撒旬……

    原来是穿越啊!地球上的自己真的爆发心肌梗死,而同时这里的一个猿奴死亡,就这样自己的灵魂机缘巧合地在这猿奴的身体上重生了。

    还好,还好,是穿越了,撒旬顿时浑身一松,连眼眶都湿润起来。

    “我穿越了!吼吼!!老子真穿了!”

    撒旬的内心独白,从惊讶到兴奋,带有无限的期待和梦想:

    老子要独霸天下、一统江山、老婆无数,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啦!

    可惜这小激动,在大脑清醒的瞬间,立刻烟消云散。

    什么?我穿到这块大陆最卑微的奴隶一族——猿奴身上了!

    神马?这具身体破损严重到无法修复?

    除了名字还是老字号——撒旬,还有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能够无缝对接,简直没有任何优惠啊!

    撒旬的心情瞬间低落下去:没法玩了,这么困难的模式。就算老子不是氪金玩家,也不至于惨成这样啊!

    现在这副鬼样子,前后通气,走出去还不得被当成魔鬼,暴打致死?!

    撒旬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一回头看见刚才慌乱中顺手撇在地上,那根滴答着妖紫色毒液的背棘长刺,心想:要不把背棘插回去,躺在地上接着装死好了。

    突然脑海里叮咚一声:“您的导航精灵已经上线,请问您现在需要我讲解一下系统规则吗?”

    “神特么的导航精灵?没资源没身份,甚至抠门到心脏也没给我,我拒绝这次穿越。”

    导航精灵激动得在撒旬脑海中乱飞,看上去像是被一棍子抽成神经病的金色飞贼:

    “撒旬主人,您不能这样。一个玩了半年,才第一回吃到鸡的玩家,尤其是因为吃到鸡,激动到心脏病爆发倒地,连救护车都没等来就一命呜呼的您,还有什么理由挑三拣四啊!”

    导航精灵蓄积了无数杀气和怒火,正准备认真和撒旬讲讲道理,突然发觉撒旬毫无反映,似乎石化了……

    撒旬觉得叽叽喳喳的导航精灵似乎远离了自己,那些噪杂的声音一下子被某种无形的屏障隔绝了,而全身酥麻僵硬的感觉,简直像被一股强大的电流瞬间击中。

    撒旬觉得没有心脏的胸膛竟然猛地跳动了起来。

    因为撒旬随意一瞥,看到了一个姑娘,一个美丽到毕生仅见的女孩子。

    撒旬咧开大嘴,发出貌似呆傻,实则内心最快活的微笑: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美丽的姑娘。

    撒旬感到自己的目光就仿佛被胶水粘在这个姑娘身上,哪怕距离是那么遥远,穿过了整个广场、穿越了重重人群,都无法挡住自己目光中的炙热。

    这个高挑纤细的女孩儿站在广场正中心的高处,发丝被疾风吹得高高飘起,映衬得肤色白皙如雪,秀发如云。

    哪怕粗糙的麻绳,将女孩儿的身体勒出深深的痕迹,狼狈中依然无法掩盖聘婷若仙的气质。

    冥冥中,撒旬有一种预感:这将是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女人,如果不救这个女孩子自己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这姑娘正是伯利克老爷的挚爱千金伯利莎,本是贵族家的高贵小姐,谁知竟落得如此境地。

    十六年前,伯利莎出生,是伯利老爷最小的孩子。几乎所有村民都记得,伯利莎出生那天,科特尔村的上空,少见的露出清亮的天空。这本不该是特别的,只是卡西克星上自打那次天灾后,连晴朗的天气也是奢望。

    更让所有人惊诧的是,那天本是寒冷的冬日,可伴随着伯利莎第一声清脆的婴儿哭泣。一股温暖和煦的气息,瞬间卷席着伯利老爷的大宅,向整个村子袭去。

    这股气息不仅将科特尔村的积雪瞬间消融,甚至绵延到村子周围的百里之遥。那一日,冬雪化尽,大地突然绿草如茵,百花绽放,香气传遍整个德雷修平原。

    伯利莎的声名也跟随着香气,播洒到整个尚东大陆。据说有三位星相大师,甚至通过天象异常,感知到伯利莎的不同。千里迢迢地赶往科特尔村,就为了一观伯利莎的样貌。

    据伯利老爷家的资深奴隶八卦:三位大师用了三个月,风尘仆仆地赶到伯利大宅,正遇上伯利莎百天出生的庆祝之日。

    伯利老爷力邀三位大师入席,觉得是全家族的无上荣耀。哪料大师们无心饮食,只是围着伯利莎啧啧称奇。

    第一位大师手抚伯利莎头顶,说到:“你会成为尚东大陆最美丽的女孩儿。”

    第二位大师看着伯利莎苹果般的脸颊,祝福着:“你将成为尚东大陆最尊贵的妇人。”

    第三位大师久久注视着伯利莎清澈深邃的黑眸,缓慢而清晰地吐露着每一个字,仿佛要把这预言深深地刻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你要开启一个新的时代,成为卡西克星新主头顶上最绚丽的皇冠。”

    三人说罢,从容离开,只是留给伯利莎一块漆黑如墨的无名宝石。这宝石没人晓得名头,只是牢牢挂在伯利莎的颈下,哪怕今日火刑架之上,也紧贴着伯利莎的雪肌,从未离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