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绝世名门 第15章:哥,你真厉害

时间:2019-11-30作者:米饭熊

    他们统一戴着头套,包围顾天白,明显不怀好意。

    顾天白锁死车门,以防待会打扰杜惊雪睡觉。

    他站在车前,车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盖子壮汉身上,他目光幽冷,不屑的笑了笑。

    “废物,还笑的出来,还不跪下来磕头,老子可以留你一条命。”

    “哈哈,快点磕头叫爸爸,好儿子。”

    “给我把舔干净,我保证不打死你,嘿嘿~”

    顾天白面无表情,捧手哈出一团白气,转手活动关节,“我打架要收费的,一秒一百块,再磨叽一会,我怕你们破产。”

    “擦,揍他!”

    一个壮汉抡起撬杠砸向顾天白的脑门,撬杠是实心铁杆,这一击要是击中,不死也得脑震荡。

    撬杠落下的一瞬间,顾天白侧身躲闪的同时往前跳了一步,瞬移般来到壮汉身边,提膝捣在壮汉腋下肋骨,然后手肘往下戳,直接压断壮汉另一边的肋骨。

    两侧的肋骨都被打断,壮汉趴在地上,难受的面目狰狞,一口气噎在喉咙,想叫叫不出来。

    其它壮汉一看自家兄弟吃亏,呼啦一下全部涌了上来。

    “哼,太慢了。”

    在顾天白眼里,这些人的动作像是半速播放的电影,愚钝脆弱。

    他突然窜动身体,穿梭在黑压压的人群中,连城一条黑线。

    顾天白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壮汉们只能看到他的虚影,根本找不到他的实体。

    然后,伴随着一阵咿咿呀呀的惨叫声,壮汉接连倒下。

    他们躺在地上,疼的哭爹喊娘,同时对自己是怎么躺在地上的感到困惑,大多数人连虚影都没有看到,就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击中,然后栽倒在地。

    十几壮汉不到一分钟,顾天白打的只剩一个。

    他握着扳手,从背后偷袭顾天白。

    顾天白没躲,抬腿往后一蹬,把那人踢飞五米多远,砸在车顶,又滑落到地上。

    那人背靠车门,疼的浑身哆嗦,想要逃跑,可是双腿根本不受控制。

    “纪天川!”顾天白大吼一声,声音回响在黑色的夜空,几只野鸟从树上飞逃。

    “大哥,饶命。”纪天川扔掉扳手,双膝跪地,撕掉头套,脸上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他语速极快的求饶,“哥,是我,别杀我,绕我一命,咱妈会心疼的,你知道她有心脏病,我死了她会挺不住的。”

    “是纪尚宇?”顾天白淡淡开口。

    “是是是,就是他逼我的,你要报仇去找他,别找我。”纪天川跪在地上磕头,每次弯腰,背后都会传来骨刺般的剧痛,可为了保命,他只能不停磕头。

    顾天白抬脚踩着他的脑袋,“他说你就干,没脑子?”

    纪天川冷汗直流,“哥,我也不想,可我没办法,如果我不按他说的做,我会被赶出纪家的,我又没本事,没工作没钱我怎么养家,怎么孝敬咱妈。”

    顾天白,“废物。”

    纪天川,“是是是,我是废物,哥,绕我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顾天白从纪天川口袋里拔出一根烟,吸了一口,长长喷入空中,“饶你也行,但是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以后见了我叫哥,并且不准叫纪尚宇哥。”

    “好的,哥,没问题,我一定按您说的做。”纪天川松了口气,他平时是怎么对待顾天白的心里清楚,造孽太深,所以才这么害怕。

    “第二,树风庄园的项目,我要你负责。”

    树风庄园的项目是家族头号项目,一直由纪尚宇牵头负责,贸然接管项目,纪天川没有那个胆子,也没那么能力。

    “怎么,办不到?”顾天白把烟头戳向纪天川的眼珠子。

    “哥、别。”纪天川往后缩脖子,“我真的不行啊,我从来没管过项目。”

    “其它别管,你就说能不能做?”烟头的火星烤焦纪天川的睫毛,眼皮有灼烧感。

    “做做做,我做。”纪天川近乎疯狂。

    顾天白神手抓住纪天川的脖子,拎小鸡仔似的扔到汽车前面,“修车。”

    “好嘞,哥。”纪天川情绪稳定下来,一边修车一边小心问道,“哥,你怎么那么能打?”

    “别废话,修车。”

    “好好好。”

    顾天白拉开车门,坐到靠背椅上,思考着什么。

    一旁,杜惊雪睡的平静,黑色的头发分散在脖颈里,红色饱满的嘴唇勾人眼球。

    纪天川多看了两眼,回神再顾天白的时候,顾天白两眼瞪的溜圆。

    纪天川头皮发麻,赶紧扣上车盖,退到一边,弯腰恭送。

    顾天白拉下玻璃窗,平淡说到,“五分钟,300秒,一共3万块钱,回去让纪尚宇打给我,否则后果自负。”

    “是是是,哥,你慢走。”

    纪天川目送顾天白走远,浑身松软下来。

    顾天白不是废物,怎么可能?

    顾天白是个废物,怎么可能?

    顾天白到底谁,这年他经历了什么?

    纪天川是想不明白的,不是因为他不聪明,而是因为他的格局不够,以至于顾天白赖得跟他解释。

    汽车直接开到别墅门口,顾天白扶着杜惊雪走进别墅。

    家里没人,顾天白把杜惊雪放到沙发上,然后倒了杯热茶递给杜惊雪。

    杜惊雪喝了几口,清醒一些,但眼神仍旧迷离,“顾天白,我好看吗?”

    “别闹,一会冲个热水澡,赶紧睡觉。”顾天白淡淡回应,把车钥匙放到沙发上,“钥匙在这,我走了。”

    “等等。”杜惊雪伸腿阻挡,“给我脱鞋。”

    杜惊雪体寒,冬季手脚冰凉,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顾天白给他洗脚按摩,所以顾天白并不介意。

    顾天白蹲在地上,托起杜惊雪的脚脖,把白色的鞋带松开,用力拉下,“洗澡的时候多用热水泡泡,你看凉的,一点温度也没有。”

    杜惊雪主动抬起另一只脚,低头望着顾天白,眼珠闪闪,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顾天白的唠叨,杜惊雪心里酸酸的,不觉间视野模糊,融化在泪水中。

    这时,施婉悄悄踏入大门,看到眼前这一幕,眼底冒火。

    她脱去脚下的高跟鞋,狠狠砸向顾天白,没有声音,速度极快,直线飞行。

    咚——

    高跟鞋砸到脑勺前一秒,顾天白用杜惊雪的靴子把高跟鞋拍飞。

    施婉的高跟鞋撞在墙上,瓷砖呈放射状裂开缝隙,鞋跟扎入水泥墙壁,如同锤入木板的铁钉般牢固。

    “臭流氓,放开小雪!”施婉甩掉另一只高跟鞋,小跑到沙发前,用身体护着杜惊雪,“有我在,你敢欺负小雪,试试,我跟你拼命。”

    顾天白放下杜惊雪的靴子,有些不自然,“施阿姨,不是——”

    “闭嘴,鬼才是你阿姨。”施婉说着拿出手机,“你别跑,我叫保安抓你,把你关监狱。”

    “小姨,我喝醉了,是天白送我回来的。”杜惊雪按住施婉的手。

    “什么,他还灌你喝酒,反了天了!”施婉越说越气。

    “没有灌酒,你听我解释。”杜惊雪摆手他顾天白离开,然后牢牢拽住施婉,“小姨,情况是这样的……”

    顾天白一口气跑到别墅外面,长吐了口气。

    他见杜惊雪父母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这个小姨不讲理,当初杜惊雪提出订婚的时候,就是施婉带节奏,并且扇了顾天白两耳光。

    现在回想起来,顾天白的脸还有点麻麻的。

    嘟嘟——

    赵树风开着保时捷停在顾天白旁边。

    顾天白坐到副驾驶,表情冷淡。

    赵树风如坐针毡,挺身立背坐好,微不可察的咽了咽口水。

    上次投标的事情顾天白在电话里骂了几句,让赵树风寝食难安,以他对顾天白的了解,犯错不受惩罚是不可能。

    他当时没有惩罚自己,可能预示着更大的惩罚。

    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感到不安。

    “少爷,对不起,上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罗兰自作主张——”

    “知道了。”顾天白打断他的话,冷冷开口,“罗兰什么来头?”

    “罗兰的父亲是老爷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赵氏在法国的生意由罗兰先生全权负责,罗兰女士是罗兰家族的独生女,她这次来丹泽市,是受纪家邀请谈生意的,顺便托我给老爷送些礼物。”赵树风认真解释。

    “就这些?”顾天白诧疑,“她看上去没这么简单?”

    “我这边就知道这么多,她是老爷的朋友,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可以打电话问老爷。”赵树风带有几分期待,老爷让他照顾天白就是想缓和父子两的关系,可是五年来,顾天白对老爷的感情没有半点进展。

    “算了,罗兰对我不重要。”顾天白话题一转,“跟我说说施婉,她绝对不是普通人。”

    “少爷的意思是——超能者?”赵树风下意识放慢车速,“施婉五年前嫁到丹泽市,因为不能生育,三年前离婚,同年丈夫死于一场车祸,担任丹泽制药总裁,同时创办了独立服装品牌西施尚,活动正常,没发现什么异样。”

    顾天白目视前方,思考了一会,淡淡说道,“扩大调差范围,再查查。”

    赵树风脸色凝重,认真回应,“是。”

    别墅内,杜惊雪终于说服施婉不找顾天白报仇。

    施婉嘴上答应,可心里有别的打算,只是她不想让杜惊雪知晓。

    “小雪,你答应小姨,以后不要跟顾天白来往。”

    “好吧,没什么必要,我不跟他来往。”

    “有必要也不能单独相处,他不正常。”

    “还好吧。”杜惊雪挠挠头。

    杜惊雪走后,施婉拔出墙上的高跟鞋。

    她刚才扔鞋的威力,相当于一辆全速前进的摩托车,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可顾天白却能及时察觉,并且出手阻止,绝对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超能者。

    既然是超能者,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呢?

    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
小说推荐